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ED】月光之下←——刀,慎入!

这篇真的只是刀,尽管还有点糖,但原则上来说就是用来戳[]死用的,慎入!慎入!慎入!


真的不介意就继续往下看吧……


月光之下


张开双手十个手指,年轻人很不明白的看着,尽管是自己的手可是到底哪里不对了……嗯……思索了很久恍然大悟的年轻人咧开嘴笑了起来,让他那张娃娃脸看起来更加可爱。


【原来我已经死了呢,多少有些伤脑筋啊,作为王都城司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呢。】


抓着脑后萨拉邦特有些困扰的笑了,骑在马上的青年走在望不到边际的沙漠中,一轮银色的月牙挂在头顶就像一盏...

四季颂风 风颂四季 —— 续春 月朗风清 之二

前言啰嗦:

没有鸡血,没有鸡血,没有鸡血。拖拉了半年以上的更新还有人记得吗(笑)。这次貌似没有翻旧账大改的地方(可喜可贺),这次大幅修改的地方在上面↑,标题和整个篇幅的划分可能会发生变动(这人傻得总是没事找事),继续故事,下一个分节点就会干脆的告一段落。

感谢打开阅读的看官们,有啥想吐槽请不吝赐教。


——————————————————————————


第二章


[公主啊……]


[您这么叫就严重了,我没有能让您如此称呼的资格。]


[感谢您能体谅我这个老年人的心情,会让您受到那样的委屈…老夫实在是……]...


【翻译】亚尔斯兰战记16 卷末诗文

在 @云城haruka 太太的鼓励和帮助下完成的诗文翻译,初次下手还请见谅。内容是16卷全文完结后发表的奇夫为陛下著的诗,附上原文欢迎修改讨论。


***********************************************************

鷹となりて飛び去りしか わが君よ                      

四季颂风 风颂四季 —— 续春 月朗风清

 一如既往的啰嗦前言:

这是第二次重发,莫名其妙的被屏了,我也不想搞了,再发一次吧,感谢日常点赞的看官们,太太们。

首先要问候下撸否的敏() 感词,什么都没有的文章居然也能屏()蔽,太值得问候一下了!

第二段开始之前先将更改过的第一段的内容汇报一下。

1、国力扭转了一下,从衰败到强盛,回归原文的记述

2、增加了巴夫利斯的儿子,即领主,也是个好人欧尼桑,大刘降至为他手底下的兵,不过欧尼桑是注定要死翘翘的角色,希望不要成为殿下和大刘的阻碍才好。

3、娜丝玲的年级从19岁缩减了到了17岁。

4、修改了殿下出嫁的礼服的颜色,从白色变成红色,喜庆一点。

以下正文。...

四季颂风 风颂四季 —— 始冬 风起之时

↑↑↑↑↑↑↑↑↑↑↑↑闺蜜帮想的名字,取题无能终于找到依靠啦!↑↑↑↑↑↑↑↑↑↑↑↑

准备给自己做一个长篇连载的尝试,感觉会变成有生之年系列,很久不动笔都不晓得在写什么呢,请多多包涵,还有多提意见呢。


达亚,自始至终只会写达亚,(这人傻的)有一堆私设,时间操作、身份操作、历史微整形?地形微整形?


不太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吧,以下正文。

~~~~~~~~~~~~~~~~~~~~~~~~~~~~~~~~~~~~~~~~~~~~~~~~~~~~~~~


在这个季节,吐出的空气都会变成白色,每每这个时候就会跑出不那么温暖的屋子。微微抬起头哈出气,看着白色的雾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单纯...

【10.2】【间歇】夏装那之后

本篇接续着上一篇【夏装】之后,如果感兴趣可以连着上篇一起看(做广告啦!)

脑洞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一样东西,和太太们聊天的时候总能蹦出些奇妙的好玩的脑洞,但具现化实在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让脑洞停留在聊天记录真的也是个不错的选。

原以为可以写成简单的小文,不知道为什么写到一半就不行了……本着挖了坑就要填完的精神,终于努力的完成了……

以上,祝阅读愉快。

++++++++++++++++++++++++++++++++++++++++++++++


黎明头顶的苍穹展现出媚幻的色彩,失去了月光的夜空,被银河中的繁星用璀璨的小光点装饰着,东边的阳光就像渲染的光幕渗入到夜的画布中。就算如此还...

【10.1】【间歇】【超短打】夏装

看了官图开始妄想的码字员,很突然的想起来一件事情,到基兰才能穿夏装,中间还要打特兰,打完了特兰国王就回来了,不是亲爹妈不疼娃,想到这里殿下死忠的码字员玻璃心都要碎了。

最近好苦好苦,给自己发糖,不过这个算糖吗,失落得快,回复的还要快,算了质量下降也没办法了,脑洞开的太大填补起来是坑,开的不够大不算坑鸡肋。

最后会帖官图,大家一起欣赏哦,可爱的殿下的小短裤!O(∩_∩)O


++++++++++++++++++++++++++++++++++++++++++


被赶出培沙华尔城的第三天,亚尔斯兰一行就收到了来自荒原的太阳炙烤。太阳展示着他的威力,用最大限度的热能照耀着大地,骑在马背上...

【13.2】国王的日常生活 之四 乱入(R18)

前篇吐槽:取题无能似乎是个病,码字员连可以医治的药都找不到,继续还是只能取很古怪的名字。

全篇粉红色,选择贴了很多来分割关键字,结果还是行不通,乖乖的外链吧……

照理文章不能放的地方会【哔——】掉,其实对剧情的影响可能不太严重……这里的残缺版也希望阅读愉快。

虽然和疯狂动物城没有关系,但是正巧这部可爱的电影上映了,码字员也很萌,但!真的没啥关系,脑洞到后面发现用到里面的一些架构可能会好一点,就造了这一篇……

已经是脱离原作很远的杂七杂八妄想了,请受不了的同学见谅。貌似也油尽灯枯了,有人给点鼓励吗,来点文字鼓励吧。以上……

感谢点击阅读!


全篇外链出现问题,请直接戳【哔——】...

【13.1】国王的日常生活之三 —— 醉酒(R18)

国王日常系列的第三弹(我在讲什么啊……)还是无肉不欢的节奏,原创路人还是非常路人的 


介于某毛的提议,全篇黄暴,么啥实质性的内容,捆绑有?语言pl


y有?


总的来说还有什么值得写的吗?


大刘的形象应该全部崩掉了,陛下也算是受尽折磨了(?),请介意的同学谨慎阅读…


全篇外链出现问题,请直接戳【哔——】


以上,祝阅读愉快~~


+++++++++++++++++++++++++++++++++++++++++


拿起酒杯,凑近嘴边,葡萄酒的芳香立刻进...

【13】Greedy all of you (R18)

时间轴使用的是原文中提到3年空白期

选用了绢之国密使和辛德拉密林的命题,写的作文……

经管写的时候找了很多有关于季风,时节,西高止山脉等等的资料

可惜,在基兰碰到绢之国密使的剧情写了一大堆,然后密林就变成那样了……

涉及到某些内容,照理会有全篇外链,需要的请移驾。

全篇外链出现问题,请直接戳【哔——】

祝阅读愉快~~~

+++++++++++++++++++++++++++++++++++++++++

(一)

帕尔斯历323年的10月初刚刚结束了复国和亚尔斯兰17岁的生日庆典,首都叶克巴达纳恢复到了以往的繁忙。


这天早晨刚刚结束晨会的亚尔斯兰正走在回去书房的...

【12.3】国王的日常生活 之二 浴室轶事 (R18)

磨磨唧唧的我又来了,对于本次的妄想,完全出于自己洗完澡之后的感想,以及对土耳其浴场的向往(就算向往也没有好好描述)

属于那种越是认真研究,到最后越是不晓得在写什么的典型(对!就是这个人,取材了一堆,完全不晓得用在哪里!)其实我也吐槽不了我自己了

全文满满的达亚放闪,首尾都是肉,满嘴的油……肤浅的我脑子里全是龌蹉的东西,感谢 @秃毛 的图让我结尾部分的过了一把痴汉瘾(上图链接,请戳!)那个算痴汉吗?不晓得哎……哈哈哈

介于R18的问题照理的上:全篇外链,出现故障,请使用【哔——】外链


正文需要吐槽的是结局,写到深夜真的没什么心思了,能有精力的话我就努力在补完一下,...

战空(超短)

文章的开头要做些解释,平日里我最喜欢看的节目无非是记录片和动漫,所以前阵子二战纪录片霸占电视机时,我也认真的看了一些,随后非常喜欢对于空战的那些介绍。

所以莫名的开始以下的妄想,因为是二战背景,所以基本上就属于架空,非常遗憾的是虽然标了达亚,但是文章里完全没有两人的交流,和大触不同,我其实编剧很弱……

时间背景,是二战反攻时期的西西里岛登陆战,其实英美联军实在结束非洲战场之后,开始的反击序幕,整场战斗因为意大利守军的消极抵挡,最后变为了德国人的撤退战……(废话好多……)

根据殿下的发色自然就成了第三帝国的军人,大刘这马子就适合美利坚了,so两人是敌对阵营滴,相爱相杀?不是!其实两个人真的...

【12.2】沙漠秘境(下)

前篇传送门

(四)

黎明之前开始扎营准备休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孔拉居然和克巴多争吵起来。


【…您外出连个水壶都不带,却带着酒瓶!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沙漠,难道您不知道吗!…】


【麻烦死了,出来的一路上我怎么会知道没有可以买的店铺啊,说到底南市场怎么会没有卖补给的店啊。】


【…】


被克巴多气的连褐黑色皮肤都发红的孔拉转过头离开了,伊斯方赶到时争吵已经无言的结束了。


【哈…克巴多大人您没带给养就跑来了沙漠是有多小瞧大自然呢。】


耶拉姆无力的吐槽着克巴多,后者却皮厚的丝毫没感觉,怡然自得的喝着...

【12.2】沙漠秘境(上)

啦啦啦,作为命题作文之一我将原文中提到的青铜都市留给了克巴多先生,作为只写腐向同人文的我而言,这篇完全属于架空的文章从构思到完成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笑)其实只是偷懒而已

非常感谢一边看我啰嗦一边帮助我脑洞写完的F子、秃毛(笑)还有我家的神脑洞闺蜜们,有你们太好了。

文章难得的分成上下两个部分,因为害怕太长的阅读量让看官们不适,分成两部分更好一些吧,大概可能也许……


开头还穿着了没事情放闪的达亚……虽然不是直接的……

文章本身的CP配对是克巴多X伊斯方,为什么会是这两个人,我只能表示原先的设定是克巴多X夏普尔的,谁让哥哥死得早,只能弟弟顶上了(喂!)

所以不能接受的同学到这里就可...

【12.1】国王的日常生活 之一(R18)

初夜之后短暂分别之后的相聚,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情欲的大刘和还没有适应情事的陛下,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请不要被上面的话骗了!(喂!拆台啊!)
其实文章后半截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吐血…
原来的节奏是强制发糖的,可是随着心情的变坏居然变成了没内容的肉文…我承认我的确肤浅了一些…(本来就很肤浅…)
请随意阅读吧…老样子会上外链……这里只能算试看,有意向的亲可以直接移驾…

屏蔽部分请直接戳【哔……】

以上,祝阅读愉快…(。-_-。)…

+++++++++++++++++

送走了耶拉姆,亚尔斯兰一个人回到了书房,平日处理公务的都是两名青年,突然之间少了一人偌大的房间显得有些冷清。

看着早上耶拉姆整理好的文件,亚尔斯兰百...

【12】Byebye My Virginity (R18)

欢天喜地的散花,散花,终于到了初夜啦,太高兴了,请需要的同学自带白饭……

作为达亚里程碑的一页,最早在完成初夜的文章后,基本上就没啥动力了……

乐乎上不能贴过头的地方,像上一篇一样会选择外链,请移驾吧……

关于文章,内容选择的是亚尔斯兰登基以后的时间轴,所以就是原作中被忽略的三年时间来妄想,真的是妄想,所以内容本身和原作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自己的胡思乱想……

最后祝阅读愉快~~


++++++++++++++++++++++++++++++++++++++++++++++++

(一)

银质汤匙和骨瓷的白色浅汤盆之间发出悦耳的碰撞声,规律的、匀速的。看着跟盘中汤食奋...

【11.2】舞娘-约定 (R17)

原本预定R18的文章,这里放不了,找了WB放不晓得会不会被屏蔽,直接上连接,这里先放一些试读,愿意移驾的看官请跟随链接移驾……吐血,到处都被屏蔽,我到底是有多招人讨厌……


关于文章,这篇完成的比较早,所以有些地方处理很生硬,而且无能的我已经无法修改了,全篇阅读应该不受太大影响……以上


祝阅读愉快~~~~

++++++++++++++++++++++++++++++++


海边溺水、高烧不退,灾难总喜欢缠绕在亚尔斯兰的身边,为了将这个少年打造成国王吗?达龙心里愤恨的琢磨着,亚尔斯兰连续几天,由于晒伤和溺水带来的高烧终于有褪去的迹象,通过清淡有...

【短篇】王子与白狮

本篇的妄想来自于P站太太的图,虽然起了王子与白狮这样的名字,可惜陛下与白狮的互动几乎没有呢。

其实发布的文稿已经是第三稿了(笑)

献给亲爱的霏/F子,希望甜甜的糖能和您的胃口。 @零雨其濛 

+++++++++++++++++++++++

时至帕尔斯历321年12月中旬,即位才不过3个月,年轻的国王亚尔斯兰为了马上就到来的新年祝祷,接受宰相鲁项的建议,召集了国内的诸侯进行了一次小型的围猎,地点选在王都附近的山林中。

入夜,好不容易结束了公式化的宴席,亚尔斯兰信步走在营地附近,殊不知身后跟着忠诚的骑士。

达龙看到亚尔斯兰离开座位后就不做声色的跟在身后,他深知年轻的...

【11.1】沙滩-鲨鱼-薄荷

支线剧情中奇亚的大戏份开始了哝!!!

作为已经完成主线的我来说,达亚已经即成事实了,奇亚作为割舍不了支线剧情可以实现的程度并不算高,这篇属于在基兰的又一个危险事件(笑),我还是帮殿下找了一堆麻烦,不过这次大活跃的变成了奇夫。

可是本篇最后奇夫炮灰了,先打个预防针哦~~

最后祝阅读愉快哦~~~

++++++++++++++++++++++++++++++++++++++++


说起海边会想到什么,碧海、蓝天、细砂、阳光、美女、少年? 


帕尔斯人并不会在海滩边享受日光,他们都是出海捕鱼或者经营海上贸易,所以绵延的沙滩并不是这么招人喜爱,毕竟港口还是需要深水位...

[11]意外+困扰?


这篇我也真的是很意外+困扰的,一直以为是正常大家都能见的,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被设定了权限,只能从新再来一遍了……

以上,祝阅读愉快。

++++++++++++++++++++++++++++++++++++++++++++++


帕尔斯历321年6月底,到达南部海港城市基兰的亚尔斯兰一行人平定了海盗,赶走了只会捞油水的总督,住进了总督府并改名为王太子行宫。


这座白色的大宅子非常符合亚尔斯兰给人的印象,日子平稳的就像他们是出来郊游一样。亚尔斯兰到9月就要15岁了,现在还经常和耶拉姆一起出去骑马。傍晚古拉杰会拜访王太子府为亚尔斯兰讲述他的冒险故事,而个性拘谨的少年,对古拉杰的故事非常的感兴趣。按照达龙的评价这个属于海上男人的古拉杰完全就是拉杰德拉的基兰版。当然黑衣骑士说这话一半是因为嫉妒,年少王子的好奇心完全倾向去海上男子的冒险故事。


而奇怪的事情也是不会停止跟随亚尔斯兰一行的。发现异状的是王太子府的中年女佣,由于更换了主人,原本属于总督的奴隶都变成了自由民,他们分到了一定的金钱后自己选择是否留下。大多数年轻人都离开了,留下一些中年人他们都不愿放弃稳定的工作,所以现在服侍在王太子府的大多都是中年人。发现异状的就是专门负责清洗的女佣,她发现连着两天王太子房间的床单都不见了。她是个认真的人,打算报告给管事长的时候,碰巧她看到了中庭中有几个更可靠的身影。


【达龙大人,那尔撒斯大人,奇夫大人!我是负责清洗的人,有件奇怪的事要向你们汇报。】


女佣详细说明了她两天去王太子房间准备收床单去清洗,可是怎么样都找不到那条绣有金色滚边的床单,可是到了下午回收晒干的床单时却会多一条出来,多出来的必定就是王太子房间里少掉的那条。但是奇怪的少床单是前两天的事情,也就是这两天又正常了,说完女佣便退了下去。


那尔撒斯与奇夫交换了下眼神,两人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留下达龙一人表情严肃。奇夫坏笑的推了推达龙问道,


【战士中的战士还记得自己初体验的情况吗?】


达龙回忆了一下给出了模凌两可的答案,


【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概是14岁吧,对方比我年长,很多事情那时候都不是很懂。】


帕尔斯的女性更加喜欢强而有力的男性,达龙十几岁就获得了狮子猎手的称号,而且也是最年轻的万骑长,送上门的女性自然也不在少数。


【啊!败给你了。】


一脸失望的奇夫,表示达龙的经验比自己还老道。经过奇夫的一点拨,达龙马上就明白了个中缘由,按着额头连连惨叫原来是这样啊!

 

对亚尔斯兰来说困扰从那天早上开始的,比往常稍早一些,王子从阳光刚刚到达基兰的海滩就醒了。因为今天预定要出海捕鱼,所以亚尔斯兰格外的兴奋,但是异样感马上感染了他的全身。撩开薄毯亚尔斯兰发现了一件让自己震惊不已的事情,自己尿床了…颤抖着少年不知怎么办才好,乘着天还没有亮透,少年抱着床单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水井边。


整整一天亚尔斯兰都魂不守舍,自己已经14岁了,尿床都是很遥远过去的事情了,虽然那个不太漂亮的奶妈从来没有责备过弄脏床单的自己,但是会露出苦笑。现在要是被自己的同伴们知道不晓得会有怎么样的反应,连想象都觉得可怕,前两天才被夸奖了剑法和功课,难道就要这样付之一炬,亚尔斯兰有些窘迫,以为是累了造成的,捕鱼结束后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可是天不遂人愿,第二天还是尿床了,沮丧的王子感觉比一个人离开培沙华尔还惨,绝对不能让同伴们知道特别是达龙,怎么能告诉自己倾慕的人,到了14岁自己还会尿床。亚尔斯兰仍旧一个人偷偷的把床单清洗完后,再偷偷的晒出去。还好有在宫外生活的经验自己对洗东西略微还有些心得,床单每次都洗的很干净。


然而为了不让惨剧继续发生王子每天都睡不好,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敢睡,傍晚只要古拉杰来,亚尔斯兰一定会让他说很多很多,直到古拉杰自己逃回去为止,即使回到房间里亚尔斯兰也不敢喝水,眼睛瞪得大大的,坐在绢之国进口的竹子做的躺椅上,断断续续的昏睡,这样连续折腾了三天,亚尔斯兰连自己都觉得要吃不消了,有时看着天上在飞行的密友告死天使就有一种快晕眩的感觉。同伴们立马就发现了亚尔斯兰的异常,还在担心王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在接到了女佣的报告后,线索就都串联起来。


亚尔斯兰在结束了晚餐后,困意迅速的找上了这个还是少年的孩子,王子决定快点回房,就算是尿床没人发现,但要是当众睡死了,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就糟了。


坐在竹制做的椅子上休息到还好,要是睡觉的话真不怎么舒服,实在是太硬了,亚尔斯兰蜷缩在上面尽量给自己换一个舒服点的样子,可是左也不好右也不好。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殿下,您睡了吗?】


虽然亚尔斯兰真的很困,但是来人的嗓音却让他精神一振,是达龙!亚尔斯兰跳下椅子,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了房门。

 

【达龙,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呢?】


其实亚尔斯兰这时真的很心虚,自己现在真的不敢跟达龙独处,生怕会发生什么,骑士倒是完全不理解自己似的走到房间里来。


看到有被褥被扔在椅子上,达龙扭过头问道


【殿下现在睡在椅子上?】


这个问题不问到好,问了让亚尔斯兰更加无地自容,脸蛋的颜色红的都要滴出血来的感觉。


【不不,基兰很热,呵呵,你看这个椅子很凉爽不是吗!哈哈哈】


看到亚尔斯兰手足无措的样子,骑士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无可奈何还是苦笑。无论是哪个在亚尔斯兰看来都很可怕,难道达龙知道自己尿床了,而接下来骑士开口的内容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女佣报告说,前几天殿下的床单曾经失踪过,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啊!啊!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我…】


亚尔斯兰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起来,逐渐的崩溃了,蹲到地上捂着自己的脸。


达龙被吓了一跳,他原先这么问其实只是有些事情想告诉亚尔斯兰而已,但是王子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料。


【殿下!】


一步跨到亚尔斯兰身边一把抱起他,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拨开散落的浅色发丝,试图拉开他捂着脸的手,但是王子捂得很牢,骑士也用不了蛮力,然后开口询问起来,


【殿下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亚尔斯兰维持着捂着脸的动作,把头靠上了达龙的肩膀,整个人弓了起来,感觉隐瞒不下去了,王子死心了一般的如实告白。


【达龙,我说了你一定不能笑话我,要是你要笑我,我就去死!】


对于突入其来的王子死心的表白,让骑士语塞,他原本是打算来讨论一个轻松的话题,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王子如此的视死如归,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达龙决定认真的听下去,于是骑士达龙郑重的回应了亚尔斯兰,


【殿下,无论您对下官说什么,下官一定认真听您的话。】


【嗯,说好不许笑话我哦,】


再三确认后,亚尔斯兰支支吾吾的继续说下去,


【其实那两天我尿床了,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连着两天…】


呻吟了一声,断断续续的诉说着,


【所以这些天我都不敢睡觉,也没有办法告诉别人,达龙你会不会看不起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尿床。】


抱紧手臂上的人,达龙安抚着轻拍他的背脊,


【殿下这件事你的判断下得有些早,能让下官为您分析下吗?】


达龙现在的口气有些像那尔撒斯授课时的样子,亚尔斯兰缓缓的抬起头,松开捂在脸上的手,一脸茫然。


【殿下最近有做梦吗?】


【我都不怎么做梦啊。】


【那前两天没有梦到过漂亮的女子之类的?】


刚刚说完,达龙觉得自己嘴笨死了,于是换了一个问题。


【前两天有梦到过我吗?】


【啊!这么说来有啊!】


亚尔斯兰惊叫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跟那尔撒斯一样有艺术的灵感吗?】


【不不不,恕下官失礼,我打死也不想跟那尔撒斯一样有什么艺术的灵感。】


达龙甩甩头,像扔垃圾一样抵触挚友的艺术,不过他马上回复本来严肃的样子继续,


【那殿下梦里面我到底做了什么?还记得吗?】


看着因为回忆而脸红的亚尔斯兰,达龙根本不需要答案,他是来明知故问的。


梦境的内容亚尔斯兰记得非常模糊,但是他记得梦里达龙就像在培沙华尔城里一样抱着自己,可是现在却像小孩子一样被抱着坐在达龙的手臂上。有些害羞的亚尔斯兰扭了扭身体发出抗议,


【达龙,你这样抱着我难道是把我当小孩子吗。】


【怎么会,不过这样不就能让下官仰视您的脸庞了吗?而且您看有时候这个动作,在做某些的事情会很方便哦。】


达龙一边说着一边让两人本来就凑的脸靠的更加近。


顺从着达龙抚摸着自己脖颈间略微用力的手,亚尔斯兰抱着他的脸将自己的嘴唇覆盖上去。少年学习的速度让人惊叹,只教过一次关于接吻的事情,他就记住学会了,虽然技巧很青涩,但是应该怎么做已经都掌握了。亚尔斯兰微启的嘴唇迎接着爱人的到来,两人来回交缠着,感到骑士渐渐收紧手上的力道,让年少的王子兴奋不已,从鼻息中流露出的哼哼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尽管知道要用鼻子呼吸,可是才第二次的王子有些开始掌握不好了,庆幸位于上位,亚尔斯兰用力撑起身体,摆脱了骑士的吻,达龙倒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再一次拉下亚尔斯兰吻了上去。


区别于第一次仓促的相处,现在无论是时间还是环境都很好,达龙完全不想松开自己的手,对于逃开的亚尔斯兰,达龙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自己能独占这些青涩的反应实在是太幸福了。而且有些坏心眼的,达龙希望亚尔斯兰对自己的吻多一些回应,第二次开始的吻跟之前的都不同,多了一些霸道的气息。口中原本的轻柔开始越来越肆无忌惮,让亚尔斯兰有些无措,深深浅浅的舔舐让王子的嘴角马上就挂上了晶莹的丝线,流出的也不单单是鼻息声了,亚尔斯兰喉咙口有意无意的呻吟声听起来太悦耳了,以至于达龙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开始下一个阶段了。松开了王子的嘴唇,看着亚尔斯兰樱红色的脸庞,晴朗夜空的双眸充满了水气,浸润的闪闪发光,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找不到焦距。


把亚尔斯兰放倒床上时,手里的王子突然跳了起来,一边要逃开一边支支吾吾的说不能在床上。骑士的臂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大,王子的逃脱一开始就不可能实现。将亚尔斯兰放到床上,达龙自己也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低头不语的亚尔斯兰,达龙微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题。


【殿下,我们继续刚刚的问题,其实那两天您都不是尿床,这个是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会有的事情。】


看到抬头惊讶不已的亚尔斯兰,达龙苦笑着想这个王子难道没有人教过他这方面的事情吗,后来转念一想,正好那时候鲁西塔尼亚来入侵了,真是够了挑了个什么时期来的啊,那群野蛮人。


【每个男孩子到了殿下的这个年纪,基本上身体就开始了变化,】


一边说着达龙一边将亚尔斯兰搂进怀里,让他背靠着自己的胸口,坐在自己的腿上,随后继续慢慢悠悠的说到,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就会积攒一些压力,适时的解放之后,连人都会轻松很多的。】


顺着达龙手指的地方,亚尔斯兰低头看了下,随后倒吸了口冷气,


【原来成年人也会尿床的啊,这个大家都会有吗?】


对于王子的问题,达龙瞬间脱力了,随后他觉得用嘴解释实在有些复杂,自己的口才肯定比不上那尔撒斯和奇夫,让亚尔斯兰快速明白的方法只能动手了。


【殿下,之后下官做的事情,请您不要降罪才好,也请您不要阻止。】


【嗯,你做什么都没关系,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歪着头,亚尔斯兰看向身后的骑士,感觉对方开始面露苦色,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不过马上亚尔斯兰就没有余力想这些了,达龙的手已经灵巧的探入了衣料中,准确的找到目标,


【咦!你在干什么,达龙!】


【————————哔——————————】


达龙小心翼翼的将亚尔斯兰安置睡平,盖上薄毯,自己则舒了好大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手掌,骑士苦笑起来,王子还如此的年少,自己到底是不是可以占有他。自己也积压了不少压力,适时的解放一些还是有必要的。

 

耶拉姆有些焦虑,原因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生活很平稳,而亚尔斯兰的状况却在变差,今天晚饭时更是如此,就在他想出房门时,被房间里另一个人叫住了。旧戴拉姆的领主那尔撒斯看着一晚上在屋子里焦躁不安的小侍童觉得很好玩,发现他有跑出去的意思,那尔撒斯开口叫住了他。


【耶拉姆,你要去哪里?】


【啊,那尔撒斯大人,今天亚尔斯兰殿下的状况很糟,我要去看望他一下。】


【等等,不用去了,今晚达龙会过去的,你就乖乖的跟我在一起吧。】


【哎~不是吧,达龙大人去了有什么用啊,他又不会看病,还是我去吧,万一殿下还想吃点什么呢。】


没好气的那尔撒斯瞪了耶拉姆一眼,他知道侍童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同龄的朋友,可是现在去自己有可能会被目前武力第一的人一剑给劈了,想到这里那尔撒斯向耶拉姆招招手,小侍童不明白主人的意思,朝坐在大型软座椅上的人走了过去。刚刚到了可以抓到他的地方,那尔撒斯就一把把耶拉姆抓到了自己的臂弯中禁锢起来。


【说起来,那天我们骑马回来之后,殿下的样子就开始奇怪起来了。】


歪着头,耶拉姆回忆起五天前,他们跟古拉杰商量好第二天要出海看渔民捕鱼,回来的路上路过一家妓馆门口,看到黄昏开始招揽生意的女性正在和她的客人热情的拥吻。看到这一幕的亚尔斯兰足足愣了好久,如果不是骑在马上,估计就站直不动了。


听完侍童的话,旧领主噗噗的笑出了声,连最后一块碎片都找齐了,所有的线索都握在手中,如果这是一场需要交战的战斗的话,那结果只能是己方大获全胜而已。


FIN.

++++++++++++++++++++++++++++++++++++++

这篇很久之前就贴了,但是一直被各种限制,为了不打乱顺序,重新编辑了一下,就酱紫吧。

为啥没人给评价啊!!!!!

感谢阅读。

【10】续

帕尔斯历321年5月,亚尔斯兰率领十万士兵朝首都叶克巴达那进发。先锋由伊斯方、萨拉邦特、特斯组成,之后的阵营由达龙和奇斯瓦特统领,再到亚尔斯兰的本阵。

帕尔斯军的攻势无往不利,就在一切进行的很是顺利之时,传来了东北方的特兰入侵的消息,讽刺的是最早来通报的居然是辛德拉的新国王拉杰德拉。

亚尔斯兰听从了那尔撒斯的建议先回头平定特兰,被问到是否会感到遗憾时,亚尔斯兰觉得一切进行的太顺利才奇怪呢。

迅速回撤的帕尔斯军马上跟特兰在培沙华尔城的攻防上胶着起来。在新月的夜晚,根据那尔撒斯的奇策让特兰的军队摸瞎的首尾自攻,再由毫发无伤的帕尔斯军一举将其击溃,可谓皆大欢喜。


亚尔斯兰一如...

【9.1】放手

培沙华尔城对奇夫来说太无聊了,乐师百无聊赖的坐在城墙上拨弄着自己的琵琶,回想之前在辛德拉还是纷争不断,刀光剑影就让人心跳加速。奇夫很喜欢紧张的气氛,不过目前招募同志的平稳阶段就激不起乐师的兴致了。


看着不断进入城中的士兵,充满男人的地方实在是让人不愉快,奇夫皱着眉头,灵巧的跃下,踩着轻快的步伐,乐师打算去为这枯燥的日子找点滋润的东西去。


【殿下?】


被呼唤的亚尔斯兰抬起头,看到在门口往里张望的奇夫,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少年马上起身去迎接来者。


【奇夫你怎么来了呢?】


让乐师进...

【9】独白

帕尔斯历321年4月,已经万物苏醒的帕尔斯花朵开的争奇斗艳,如果没有鲁西达尼亚的入侵,现在正是外出写生的好时机。完全没有时间拿着画笔的那尔撒斯正在享受着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喝一杯耶拉姆泡的茶了。一边感叹工作的繁重一边诉说着自己对艺术的执着等等的那尔撒斯接受了来自挚友的吐槽,【如果你的画技跟你的智慧相衬的话,你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了,可惜神明是公平的,赋予你一项过人之处时,相应的会夺走一样。】


达龙跟那尔撒斯一样最近也是忙的不可开交,三月底亚尔斯兰作为王太子发表了两项公告,讨伐侵略者和废除奴隶制。先不提废除奴隶制会给帕尔斯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至少现在驱逐鲁西...

【8.1】妄想小剧场 之一 拉杰德拉的美梦 【短篇】

本片文章是亚尔斯兰一行回去帕尔斯以后,拉杰德拉午睡时的妄想,完完整整的是拉杰德拉个人的南柯一梦,作为别人梦里的殿下自然也实实在在的occ了一把,请不喜欢的同学绕行,谢谢。

另:辛德拉的西面是帕尔斯哦,所以各位懂得。

祝阅读愉快哦,至少当初完成这篇的时候是非常愉快的呢~~~

++++++++++++++++++++++++++

春季的辛德拉午后微微吹来的风中带着各种花的香味,拉杰德拉站在露台上享受着还算清凉的午后时光,身边服侍的女子个个美艳动人,但是新国王的脸上却有说不出的表情。最近拉杰德拉总是选择面向西面的露台来休息,就算美女相陪有时候也会出神而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

拉杰德拉的臣下都...

【8】战象-骚乱-决斗

非常高兴的辛德拉篇在这里就结束了,散花~~

第一段类似于交代剧情,写得很无聊,但是感觉不写自己又少了点什么所以就写了。

第二段是打败卡迪威王子的部队到神前决斗前的无责任添加,场面非常混乱,怎么改都是这样看起来是没救了。(希望不要嫌弃~~)

第三段到了神前决斗,作为各位太太们已经妄想了很多的梗,这里写的其实更加古怪一些,殿下受到了来自于骑士的身体和心灵上的各种打击(笑)


最后祝阅读愉快~~

+++++++++++++++++++++++++++++++===


【——战象——】


象,温顺的庞然大物,长长的鼻子,大大的耳朵,温柔的眼神,厚实的皮肤。但它们发狂时你...

[7]黑豹-胧月-浓汤

前言:终于进行到月下告白了!说实话作为田中发糖的极少数案例之一,表示看了各种妄想后,自己的妄想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平常,还好之前给自己埋了点伏笔,稍微还能凑活吧,请看管们见谅。


这篇里拉杰德拉王子依然作死的节奏(笑)实际上任何企图接近殿下的人员都是各种作死的节奏,谁叫家里有个战力5万的护妻狂魔呢(笑)


祝阅读愉快~~


CP:达亚   那耶


+++++++++++++++++++++++==


【——黑豹——】


【亚尔斯兰!亚尔斯兰!...

【6】邻国-俘虏-远征

话说文章写道这里还是摆脱不了要跟着一定时间轴走的习惯,要不然觉得没法写……剧情还是拖延到原作之中,请见谅。<(* ̄▽ ̄*)/

然而现在发现CP越多,写的越多,越啰嗦。不行了,自己怎么结尾都不晓得了。

+++++++++++++++++++++++ 


【——邻国——】


【耶拉姆可以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这么主张着硬是挤进了那尔撒斯和耶拉姆之中的亚尔佛莉德被安排了分摊执行计谋的任务。

拿着写着异国文字的羊皮纸,轴德族的少女完全摸不到头脑,她根本就看不懂除了帕尔斯语之外的文字,就在耶拉姆一个人忙着准备的时候,亚尔佛莉德一脸茫然。

【拿来,你要是看不...

【5】搭救-重逢-战栗

感觉自己快要到日更的节奏了,是因为之前有存货的缘故吗?

整理了目前为止的文章,忽然发现其实好多地方都值得深挖,比如那耶这一对,我又开始开心的纠结他们的心路历程了。

感觉自己这会儿奇亚写的太过于开心,原来的达亚路线要断了……真的是太可怕了,被朋友吐槽说干脆全部重写吧,让我瞬间觉得脑袋发昏,为了避免这个状况还是转回来比较好吧。

碍于自己也是个超级纠结的人,所以多少都喜欢让角色闹别扭,嚯嚯嚯

文章依然分成三段(都成为习惯了,笑)第一段是动画12集之后达亚倾向的描述,第二段是进入培沙华尔城之后那耶的别扭叙述,第三段是银假面来袭之后到的无责任添加,奇亚向。

本篇里CP众多,请自带避雷针。

+...

【4】教导-分散

本片是从漫画21画开始的脑洞,后半段是从卡歇城到培沙华尔城之间大家被打散之后的妄想……里面满满的奇亚,不过也基本到此为止了,之后还是达亚占主要戏份呢……

+++++++++


教导

终于摆脱了追兵进入安全舒适的卡歇城,亚尔斯兰一行受到了城主热情的款待。

【那尔撒斯大人你看!这些都是没有看到过的料理啊……】

耶拉姆的兴奋之情完全写在了脸上,这个曾经是奴隶的少年,之后跟着主人过着隐居的日子,怎么说呢,耶拉姆更加偏向于会过日子的那种孩子。

【哦!法兰吉丝小姐,这真是好酒啊!】提着酒壶想为隔壁的女神官倒酒的奇夫,看到的是已经空了的众多大酒壶,这个美丽的女性完全是海饮的量啊...

【3】月下-琵琶-拥抱

又是没头没脑的各种联想……

CP:奇亚

+++++

月下


活捉卡兰的计划没能成功,运气欠佳的万骑长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枪下。

轻叹了口,亚尔斯兰现在站在莫过腰间的泉水中。这里是山林间的一处深水泉,山上的泉水到这里蓄成了一个水池。十一月的山泉非常的凉,少年用凉透的泉水浇熄自己心中无名的焦躁。

身后不远处女神官法兰吉丝作为护卫安静的坐在岸边,她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现在掩藏在眼帘之后。

说实话亚尔斯兰也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焦躁的样子,抬起头,树林仿佛在泉水上开了一个洞,夜从那里泄露下来。

相比夜晚,少年王子更加喜欢早晨,喧闹人声可以让他感觉不到孤单。耳朵里缺少了刚才的嘈杂,让...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