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逃亡……

作为亚尔斯兰战记小说党的我,二创的时间轴跟着小说走,请注意阅读顺序哦

初战结束后逃亡到那尔撒斯住所期间的一点点妄想,然后取题无能……

达亚向

祝阅读愉快……

同时献上插图!

请各位移驾⬇️戳:http://tumotututu.lofter.com/post/1d68b602_85cb954



       烟雾弥漫的战场上,已经无法分清是大雾还是时候火箭引发大火引起的烟雾,充斥着血腥味和焦味,战斗还在零星的发生着,叫喊声还时不时的传入亚尔斯兰的耳朵里。【我们就这么逃走了,那剩下的士兵呢!】【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请殿下放远眼光,把重点放在日后的复仇吧!】心里反复的咀嚼着先前和达龙的对话,亚尔斯兰面露苦涩。

      【殿下】看出亚尔斯兰心绪的达龙,轻声呼唤道,少年的阴郁骑士很明白,而实况也着实让人无奈。

       让亚尔斯兰骑在自己的爱马上,达龙则随便找了匹没有主人的马,带领着亚尔斯兰迅速脱离了战场,顾及到少年的状况只是让马匹匀速前行。

       在战斗开始之前,没人会料想到帕尔斯军队会如此狼狈的惨败,所以没有人带了干粮,只有随身的水壶。而亚尔斯兰的坐骑也在刚刚的厮杀中跑走了,可谓雪上加霜。达龙让亚尔斯兰喝过水后,两人决定稍微修整一下。


       入夜,尽管刚刚从残酷的战场上脱离,林子间却安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两人甲胄上都有干涸的人血,没人想得到他们刚刚经历了什么。

       达龙大大小小经历的战斗已经很多了,可是反观亚尔斯兰却是第一次经历这样惨烈的战斗,最后还要被迫逃离。达龙低下头仔细观察从刚刚开始就一语不发的少年。

       【殿下】轻声呼唤低着头的王子【那尔撒斯虽然不得国王的欢心,但论智谋还是十分了得的】达龙经量找着话题跟亚尔斯兰攀谈。

       【是吗,原来他也不着父王的喜欢啊】亚尔斯兰心领神会的知道,这位忠心的骑士正在担心自己,抬起他小小的头送上一个微笑。略微有些牵强,笑容显得有点僵硬。

       看到亚尔斯兰僵硬的笑容,达龙心想说错话了,可是看到了难得的笑容,严肃的脸庞也柔和了很多。【殿下,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轻轻的松了口气的亚尔斯兰这次露出了以往的笑容,【说起来,从出发到现在还没有停下过呢,身上好多地方都好痛。】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从马上下来的亚尔斯兰松了口气。

       “出发”当然指的是战斗刚刚开始的冲锋,身上好多地方都痛难道是刚刚战斗时那里伤到了?达龙顿时紧张起来,甲胄上没有看到明显的损伤,王子身上也没有流血,难道是那里撞到的内伤,达龙一边自责的没有在出发之前就详细询问王子的状况下,还让他骑马跑了这么远的路。

       【您那里伤到了吗?都是下官思虑不周,没有考虑到您有可能负伤。】达龙紧张的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可以解开亚尔斯兰的盔甲仔细查看一番,但是毕竟还没有到安全的地方,随意的解下盔甲是不是合适。

       看着达龙手足无措的样子,亚尔斯兰噗噗的笑了出来,【我没有受伤,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现在大腿好酸,肩膀也是,而且觉得盔甲也好重,脚也很痛,呵呵,大概只是累了吧】最后那句话里带着自嘈的酸楚。

       跟从大将军成为国王的安德拉寇拉斯不同,亚尔斯兰直到十一岁之前都是在王宫外由奶娘夫妻带大的孩子,跟一般下级骑士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就算被国王的父亲领到王宫中也是从那时开始练习武艺和骑马的。

       【要不要让我帮您看下脚,之后还要走一段山路,还是先确认下情况会好一些】达龙单膝跪在亚尔斯兰身边示意让他脱下皮靴。

       【不用了,不用了,一阵天都在皮靴里,那个……】

       没有等亚尔斯兰说完,达龙就自顾自的为王子脱下皮靴,脱掉袜子,仔细的检查王子的足部。有些地方已经明显磨伤了,虽然不是很严重,起的水泡也没有破,但是不保证接下来的路那些水泡不会破。

       检查完一只脚的达龙刚刚伸手要去看另一只脚时,明显察觉亚尔斯兰整个人蜷缩了起来。抬头才看到王子捧着自己红透了的脸庞微张着嘴一开一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受影响的达龙只能低着头,压低声音的说,【殿下,脚上磨了点小水泡,还没有破应该不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路程,让下官查看下另一只脚,然后我们就出发吧】

       虽然听到头顶上发出了细微的声音,但是还是不足以听清楚,达龙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声音的主人。亚尔斯兰攀附在马鞍上,另一只手还是死死的遮着自己的脸,可是就连遮着脸的手都开始发红了,嘴里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只言片语。

       【不……不……了……自己……】亚尔斯兰已经达到极限了,如果不是顾虑到现在他们在躲避敌人估计在达龙为自己脱靴子的瞬间就惊叫出来了,达龙那双手,又温暖又粗糙,而且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茧子,这是长时间练习武艺得来的,亚尔斯兰手上虽然也有茧子,但是拿笔的茧子更加明显一些。

       这双手刚刚没有间隔任何东西直接抚摸在自己的脚上,因为疲惫而敏感脚被人抓在手里的时候亚尔斯兰差点跌倒,相比身体上的刺激,心里上的刺激更大一些。羞耻感从脚底直冲头顶,让女官为自己洗漱整理已经在这些年里勉强习惯了,可是达龙这样让自己敬仰的人为自己……而且在查看脚部的同时还很轻柔的为自己做按压,试图为年少的君主减少一些疲劳。一天疲累之后来一个足浴的确是很舒畅的事情,但是换到现在显得有点不太合适,可是达龙手上的力气控制的恰到好处也让亚尔斯兰脑袋里嗡嗡作响。

       见亚尔斯兰无论如何也不愿意递出另一只脚,达龙在帮他穿好皮靴后,站起身,打量着还在惊恐中的亚尔斯兰,思考着自己做过头了吗。

       【那,殿下,我们快走吧,有可能在深夜之前就可以到那尔撒斯那里】说罢达龙牵起两匹马的缰绳先走了起来,确认亚尔斯兰跟上后两人默默的行走着,不过相比之前的气氛,感觉要轻松许多。


Fin.


嗯!以上就是期间妄想,其实也是受到很多同人的影响了,如果看官们有即视感也不要太惊讶哦~

其实码子员这里只是把之前码的整理归集一下,陆陆续续还有一堆,笑

多谢观赏

评论

热度(32)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