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2】噩梦-各自-女装

前言:

本次分了三个小段落,如标题所示(笑)从拜访那尔撒斯到逃离包围圈,再到王都侦查之前,每个地方只要原作留时间了,码子员都妄想了……(疯子)不过就目前的进度,无论是那对CP都是懵懵懂懂的状态,所以只能各种暗示(笑)最后一段略微OOC了,要是笑了请笑吧,这个就是目的来着,不过就是不晓得这个设定是不是能让各位笑出来就是了。

CP:达亚,那耶

以上!祝阅读愉快~~

++++++

(噩梦)

衷心感谢慷慨的招待了自己的那尔撒斯,亚尔斯兰在吃饱了之后很快的就被疲倦的魔爪控制了,经管少年还想说服曾经的旧戴姆拉领主为自己出谋划策,但是实在抵不过睡意。

在亚尔斯兰就寝之后,那尔撒斯表示达龙可以睡自己的房间,他自己可以去耶拉姆哪里,但是被达龙以“今天一定要守在殿下身边才行”的理由拒绝了,知道友人不会改变心意,那尔撒斯吩咐耶拉姆把被褥交给达龙自己处理。

 

进到房内的达龙看到因为疲惫而熟睡的亚尔斯兰感到一阵心酸,已经记不得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的样子了。印象中能让自己记住的敌人又有多少呢,可能是基于此,达龙嫌少有所谓的战斗阴影。有时也被同僚讽刺说没神经,达龙自己也见过很多上过战场之后崩溃的人,所以亚尔斯兰无论有什么样的反应达龙都觉得有可能,可是这位王子太镇静了,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透过从窗子中透进来的月光,达龙仔细的观察着熟睡的亚尔斯兰,战斗的余韵已经从这位王子身上退去,经过梳洗亚尔斯兰又变回了那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略微瘦弱的肩膀均匀的律动着,微弱的鼻吸声传到了达龙的耳朵里。

记得自己还没有升任千骑长,出征时和其他骑士睡一个帐篷的情形,那真的比地狱好不到哪里去,满屋子的汗味和此起彼伏的鼾声大合唱让年少的达龙头痛不已,随后他就在那场战斗中斩落了对方的将军得到了千骑长的封赏,也让自己有了独立的帐篷。回忆至此,年少的王子不知对这场战斗会作何感想,但是达龙希望亚尔斯兰还是能更多的宣泄自己的情感可能会轻松一些。

 

【父…利…达龙…】熟睡中的王子如梦魇般的呼喊着谁的名字,之前的都是模模糊糊唯独达龙的名字却清楚的说了出来,双手在床边胡乱的抚摸着,感觉还在战斗中。

见状达龙马上上前握紧了亚尔斯兰的手,嘴里轻声的说着【都过去了,没事了殿下,我达龙将一直在您身边守护您,我发誓永远不会离开您】,一边低语着一边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亚尔斯兰的手边,少年王子梦魇中是否因为骑士的出现而发生改变呢,从他再次进入梦乡来看骑士的守护咒语起效了。

 

苦笑着达龙再一次体会到握紧自己手的人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这弱小的身躯还要背负王太子的名号,不管国王和王妃对他的态度怎样冷淡,这个孩子仍然倔强的迎着阳光健康的成长,广阔的胸襟,谦逊的态度,认真宽大的对待每一个人,还极其善良。有可能总有一天亚尔斯兰会了解作为一个国王过分的善良和温柔并不是执政的全部,但是有这份心意对于国民来说将是一代盛世君王。自己可以辅佐这位君主实在是太幸运了,明天一定要说服那尔撒斯为王子献上他的智慧。暗暗下定决心的达龙心中窃喜着明天的到来,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虽然比不上那尔撒斯那颗脑袋里装着十万大军的智慧,作为最年轻万骑长的达龙也并非空有一身的武力而已。这样思索着达龙握着亚尔斯兰的手进入了梦乡,为这一天画上了一个句号。

 

秋天的太阳早早的出现在窗台上,而亚尔斯兰也在同时清醒了过来,说清醒有可能更加接近于惊醒,在明白了自己正在怪癖智者的隐居小屋内时松了一口气,昨晚虽然梦到鲁西达尼亚的追兵但是幸亏达龙的及时赶到让自己安眠了一晚,想到这里没有焦点的双眼空洞的看着自己的手,是错觉吗总觉得昨晚自己身边有个人一直在守着。

 

(各自)

耶拉姆快步从监视的山坡上回到他们隐秘的山洞中。

【当!当!当!】

【他们一清早就练上了啊。】耶拉姆才回到山洞中就看到拿着短剑的亚尔斯兰和达龙在对练,那尔撒斯嫌弃他们太过吵闹,然后自己推着耶拉姆两人来到洞外。

 

【耶拉姆真的要跟着我们一起走吗?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把你托付给朋友好一些啊。】

【那尔撒斯大人事到如今说什么呢,要是没有我就没人给你们做饭了吧!而且打探情报也是我比较方便吧。那尔撒斯大人…】耶拉姆的话被什么给堵住了。

那尔撒斯抱着小侍童,把他的头压到自己的胸口,脸上露出了苦笑。有可能是耶拉姆习惯做家事之类的缘故,少年有一身非常匀称的肌肉,无论是背上还是腰上都是绷得紧紧的,抱起来真是弹性十足。

初衷只是让耶拉姆闭嘴,可是现在达到目的的那尔撒斯却不想放开少年的身体了,享受着青草一样的清新味道,画师用力的在少年的颈项边吸了一口气。

【耶拉姆刚刚经过的地方有花吗?怎么有股香甜的气味呢?】说着再凑近嗅了嗅,然后自己的脸被人用手推开了。

【您在说什么呢,这个季节哪里来的花啊,再说了今天早上不是吃的苹果馅饼吗,是果香吧。】

看不到耶拉姆的表情,小侍童快步走开了,说着要准备午饭什么的,自顾自的走进了林子里。

那尔撒斯一脸茫然,到底是怎么了。平时自己也会抱抱耶拉姆,但是重来没有被如此明确的推开过,轻叹了口气,那尔撒斯悠闲地跟在耶拉姆后面走进了林子里。

 

【殿下腰上要用力…好的,腿也要夹紧用力…手腕不要这么僵硬…】达龙一边指出亚尔斯兰需要改进的地方,一边挥动着长剑。

【呼呼…】亚尔斯兰已经明显开始气喘了,年少的王子在体力方面欠缺稍微多了些,【等一下!哪里!】明明看出达龙出剑的轨迹了,但是已经无力抵挡的亚尔斯兰只能看着对方弹飞了自己的剑,最后一个踉跄坐到地上。

浑身冒着汗,亚尔斯兰看到站着的骑士丝毫没有气息紊乱的迹象。达龙微笑着伸出手想拉亚尔斯兰站起来,嘟着嘴少年逞强的自己跳起来,不过脚下不稳的他还是跌近达龙的怀里。

有些窘迫的亚尔斯兰别过头,明明想证明自己可以的,但是直接失败了。

达龙充满宠溺的眼光,他把亚尔斯兰扶好让他站稳,为少年拂去身上的灰尘,往后退了两步。

【多谢殿下给下官机会为您拂尘。】骑士略微低下了头,为自己的少主人留出一个台阶。

亚尔斯兰自己也明白这是骑士的体贴,所以他只能苦笑着接受了。

 

走到一边的石椅上坐好,亚尔斯兰不客气抱起桌子上的水壶喝了起来,喝到一半少年突然僵住了,就在达龙纳闷之间。亚尔斯兰低着头红着脸小声的嘀咕着,

【对不起啊,达龙,我把水都喝完了。】

【殿下…】达龙从心底里叹息着这个少年,暖暖的情意慢慢的流连出来,【那殿下要不要跟着下官一起去打水呢?】

亚尔斯兰点了点头,抱起水壶站了起来,跟着骑士走出了藏身的山洞。

一向处事周全的耶拉姆很早就准备好了足够的水和食物,不过达龙似乎不打算告诉亚尔斯兰。看着像小狗一样跟着自己的王子,骑士心里装满了怜爱的心意,随意的聊着无关紧要的话题,达龙喜欢看亚尔斯兰阳光一样的柔和笑容。

 

(女装)

亚尔斯兰一行四人逃离了卡兰手下的包围圈,那尔撒斯遂决定让耶拉姆潜入王城打探一些情报。

正在修整自己的装备,达龙听到了藏身小屋打开门的声音,转头的黑衣骑士看到了足以让他腿软的画面。

少女小麦色的肌肤,黑绢般的秀发和乌溜溜的眼珠。身材修长,相当的美丽。这个明显就是耶拉姆,达龙惊讶的也不是这个,重要的是耶拉姆的身后跟出来的人,让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人足以心跳停止的景象。

亚麻色的长发,白皙光滑的皮肤,晴朗夜空的深邃眼眸,包裹着长裙的纤长身体,有些扭捏的动作,亚尔斯兰居然学耶拉姆穿着女装!

【殿……殿……下】达龙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现在的心情了,一开一合的嘴巴看起来跟金鱼一样。

一把推开脑袋短路的挚友,那尔撒斯倒是非常的镇定,【殿下为什么要穿女装呢?难道也要和耶拉姆一起进城吗?】

【什么!太危险了!您可千万不能去啊!】达龙还没有听完那尔撒斯的话,就一把抓起了亚尔斯兰的手臂,纤细的触感通过手掌传达到大脑,果然亚尔斯兰作为武者还需多多加油。

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挣扎,亚尔斯兰向那尔撒斯投去求助的目光,然后自己开始安抚情绪过于激动的骑士。

【达龙,你先不要紧张,听我说,耶拉姆对王城不熟悉是不是,我可以为他带路啊,而且我很担心母亲的情况,所以让我去吧,而且你看,】才想低头拿什么,碍于达龙抓的太紧,亚尔斯兰连动都困难了,最后少年不得不抬高了声音,【你抓的太紧了,达龙,我好痛!松开点!而且我也有带武器的好不好。】

撩开开叉的长裙,在大腿高位处的确是有一个小刀的收纳袋,里面也装着小刀,可惜这个反效果让除了耶拉姆之外的两人瞬间捂住了口鼻,看到两人的反应耶拉姆就知道自己的预测是对的。

早先决定了由自己去王城侦查,耶拉姆一个人进到藏身的小屋里更换衣服,才刚刚开始脱衣服,就有个不速之客进来了。亚尔斯兰缠着耶拉姆好久好久,直到小侍童换好了衣服,少年还在那里不依不饶的要一同前往,耶拉姆最后败给了亚尔斯兰,帮他换上了女装带上假发。

耶拉姆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有自信的,所以当亚尔斯兰选择红色假发时马上就被一票否决了。为他带上自己选的亚麻色假发,穿上麻质的浅黄色长裙,最后问他到底要在哪里带武器,少年王子不客气的撩开了开叉的长裙露出大腿,说这里就好。耶拉姆最后在心里扶着额头为他将装小刀的收纳袋绑在上面,顺便预估着看到他撩起长裙估计好多人都会心猿意马,随后两名实验者立马证实了这个猜测……

亚尔斯兰的皮肤算是同龄人中嫌少的细腻型,在皇宫中的生活也让他更加滋润,原本身材就偏瘦的少年加上腿型较好,那双细长的腿在众多女官之中也是广受好评的,只是本人不知道而已。现在这个撩开长裙的动作显得过于粗犷,就正常的男性而言杀伤力满值,达龙捂着自己的口鼻回头与那尔撒斯对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下头,随后分头行动。

扛起亚尔斯兰,达龙快步走回了藏身的小屋,不管少年怎么挣扎都是枉然。那尔撒斯则是拉着耶拉姆小声的嘱咐着什么,然后离开了。

【达龙!放我下来!你在干嘛!喂!】一路上叫喊着,亚尔斯兰最后被放回了小屋中,关起门,达龙这才单膝下跪开始请罪。

【请殿下降罪,下官冒犯您了,可是侦查的任务请无论如何交给耶拉姆去完成,您还是先把衣服换了吧,还有您的女装请不要随意使用,下官告退了!】说完才想逃离的达龙被一把抓住了,回过头,只看到亚尔斯兰红着脸侧过头。

【难道我穿的很难看吗?耶拉姆为我搭配的,我觉得还不错啊。】

【不不不!您这样很漂亮,而且很可爱,最最重要的是太性感了,不不不!请您忘了我刚刚说的话……哎,还是请您先换衣服吧。】达龙觉得言多必失指的就是现在的自己吧,扶着额头他连看亚尔斯兰的勇气都要没有了。

【哦,这样啊。那你帮我脱衣服吧,刚才是耶拉姆帮我穿的,我脱不来,可不能把别人的衣服弄坏啊。】说完,亚尔斯兰转过身拿下假发,低下头,露出了线条流畅的后颈,颈骨一节一节的浮现出来。

心里想着这是密斯拉神给自己的考验吗,庆幸的是现在小屋中光线昏暗,达龙自己都觉得现在自己的脸肯定很古怪,仔细的为亚尔斯兰解开衣服上的绳结,骑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出了小屋,背靠着门长长的喘了口气,骑士心里浮现出刚才看到的,甩了甩头感觉自己有些古怪,达龙觉得还是继续去磨剑比较合适,决定先把刚才的心情封印起来。

Fin.


后语:

第二段里如果只把开始的两句对话单独拿出来看,有没有发现其实很搭哦(奸笑)

关于亚尔斯兰女装的设计请吐槽吧,因为码子员想到长裙和小刀时自然的就想到了开叉旗袍……(*/ω╲*)然后天然呆的王子,豪放一时也是碎一地了(奸笑)

关于达龙想封印自己的心情,这个请不要吐槽哦,因为码子员没有想好要怎么接呢……O(∩_∩)O哈哈~~

评论(7)

热度(52)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