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3】月下-琵琶-拥抱

又是没头没脑的各种联想……

CP:奇亚

+++++

月下

 

活捉卡兰的计划没能成功,运气欠佳的万骑长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枪下。

轻叹了口,亚尔斯兰现在站在莫过腰间的泉水中。这里是山林间的一处深水泉,山上的泉水到这里蓄成了一个水池。十一月的山泉非常的凉,少年用凉透的泉水浇熄自己心中无名的焦躁。

身后不远处女神官法兰吉丝作为护卫安静的坐在岸边,她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现在掩藏在眼帘之后。

说实话亚尔斯兰也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焦躁的样子,抬起头,树林仿佛在泉水上开了一个洞,夜从那里泄露下来。

相比夜晚,少年王子更加喜欢早晨,喧闹人声可以让他感觉不到孤单。耳朵里缺少了刚才的嘈杂,让人觉得有些寂寞。冰冷的月光也不是亚尔斯兰喜欢的,像带走温度一般,让人寒冷。

毫无征兆的法兰吉丝搭起弓,转过身咻的一下,箭离开了弓射了出去。

【怎么了?】

之前就由达龙等人确认过附近没有敌人的踪影,亚尔斯兰才放心的过来洗漱的,可是女神官的弓箭还是笔直的射了出去。等待了一会儿,法兰吉丝回过头,露出了安心的微笑,被样貌美丽的女性注视着,亚尔斯兰有些害羞、轻轻的侧过头。

【殿下,夜里的泉水实在不适合多泡,您快点上来吧。】摊开准备好的薄毯,法兰吉丝示意亚尔斯兰快些上来。

 

时间回到一刻钟之前……

奇夫注意到法兰吉丝拿着沐浴用的薄毯朝林子深处走去时,乐师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借口帮耶拉姆捡树枝生火而离开了,愉快地饶了一个圈子之后,奇夫开始压低身形在林中四处找寻着什么,终于他闻到熟悉的香水味,淡淡的通过矮树飘散过来。

溪水声也越来越清晰,奇夫喜滋滋的靠近了目标地点,在拨开妨碍视线的树枝后,奇夫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看到女神官穿戴整齐的坐在水边,而没有下水洗澡。可是水声表示那里有人在水里,往旁边伸出头眺望了一下,奇夫看到一个背影。

白皙而笔直的背脊,微薄而纤细的肌肉,腰间流畅的曲线浸没到水中,弯下腰脊椎骨一节一节的凸起。月光从头顶倾泻而下反射在水面上,光晕随着水纹一波一波的扩散,奇夫觉得有可能密斯拉席亚女神的背影也不过如此吧。

十一月山间的泉水这样的冰冷,这个少年在想着什么呢。用手捧起水拍在自己的脸上,晶莹的水珠飞散开来,从浅色的发丝上缓缓落下,好像星星掉了下来。奇夫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原来就喜欢纷争的自己跟着这群看似麻烦不断的家伙,有个漂亮的女神官,现在加一个潜力十足的王子,真是太让人愉快了。

哎!法兰吉丝小姐怎么转过了头呢,还有弓箭!

【咻!……咚!】

不知道是不是视线对上了,奇夫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法兰吉丝的弓箭,羽尾现在在自己头顶不足三个手指的地方晃动着,好险。

 

 

 

琵琶

 

夜风拂过面颊,微微有些凉意,轻轻的拨动琴弦,清脆的音色流入耳朵里。

【说起来,奇夫是乐师呢。】亚尔斯兰一边帮着耶拉姆整理着餐食的盆子,一边看向奇夫。

露出愉快的笑容,乐师继续拨动着琴弦,今天好似不需要注意追兵,所有人都稍显放松。

【是的,殿下,如果哪天我们不需要躲避追兵,我一定为您献唱一曲。】微微低头行了个礼,奇夫用自带的星光做了一个俏皮的动作。

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除了亚尔斯兰,王子开心的笑了出来,说着太有趣了,亚尔斯兰跑到奇夫身边坐下。伸长了脖子想看清奇夫手里的琵琶,亚尔斯兰就算在王宫中也从没有这么靠近过乐师和乐器,在尚武的帕尔斯王子需要学习的除了武艺之外就只有战略了。

 

对奇夫手上的乐器感兴趣之外,这个看似自由的人同样非常吸引亚尔斯兰的目光。就算之前有在王宫外生活的经验,但介于年龄的关系亚尔斯兰的视角还是很小的。被带入王宫之后自己就像被囚禁的小鸟一样,那里都没有去过,所以眼前的这个流浪乐师在少年看来非常耀眼。

奇夫似乎看出了亚尔斯兰的视线,他坏心眼的转过去一点,让少年看不到他手上的琵琶。背对着篝火琵琶已经被奇夫的影子遮住了,亚尔斯兰有些焦急,他还没有看清楚呢。少年只能再凑过去一点,一边还伸长了脖子。

【呐,奇夫手里的琴能给我看一下吗。】终究还是看不到,亚尔斯兰无奈的请求奇夫。

【哦呀,原来殿下要看我手里的琴啊,您请不要客气,来。】

将琵琶爽快的交到亚尔斯兰手上,一边非常顺手的扶起少年的手,让他也能正确的抱着琴。一只手环到了亚尔斯兰的背后,就在马上就能抱紧之前一股寒意从奇夫的背脊爬到了他的后颈。

回过头,原先在整理马鞍的法兰吉丝已经摸到了弓箭上了,达龙将打磨好的长剑提在手上,那尔撒斯的手似乎也在自己的佩剑上来回抚摸着,耶拉姆早就收拾好了餐盘握着类似石块一样的东西。

哈哈哈,干笑着,奇夫回过头,看了看还在认真玩弄琵琶的亚尔斯兰,少年学着乐师的样子拨动了琴弦,可能是用力不巧的缘故,有一根琴弦直接崩掉了,向反方向崩弹的琴弦直接打到了奇夫的手背上。

【痛!】咋了下舌,奇夫看到自己手背上有一条红印,还好上面缠着护手的绷带不然一定会出血的。

【啊!真是对不起!】抓起奇夫受伤的手,亚尔斯兰非常的抱歉。【耶拉姆,你那里有伤药吗。】

其实一早奇夫就不痛了,可是看到亚尔斯兰紧张的样子觉得好可爱,所以他默不作声的表现出痛苦的样子。

 

【殿下我认为那样的伤口,对乐师来说习以为常了,所以不用管他。】

【哎!】

【要是伤口恶化就不好了呢,还是要早些治疗的好,对吗?达龙。】

【哎!】

【是的,为了不让伤口恶化直接把手剁下来更好一些,来耶拉姆从行李里把绳子拿出来,我们要先把他绑起来固定住。】

【哎!】

【达龙大人我已经准备好了。您请用。】

【哎!】

跟随着达龙的提议,其他的三个人都行动了起来,亚尔斯兰则完全摸不到头脑看着忙碌的几人,最后是奇夫自己挣脱了亚尔斯兰的手,往后跳了一步。

【哈哈,你们太夸张了,殿下你看我的手很好哦。】甩着手奇夫再往后退了几步,因为拿着绳子的达龙已经走到他面前了。

 

 

拥抱

 

一个人在被侵略者破坏的村庄周围信步的亚尔斯兰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吸引,原以为是达龙和那尔撒斯回来了,经管感觉时间尚早,可是最信任的那个人马上回到自己的身边,还是让少年王子期待不已。

当马队靠近一些后,发现居然是一小队鲁西达尼亚的士兵,惊慌之余亚尔斯兰发现自己连佩剑都没有带,惊惶无措的少年突然被一双手臂拉着躲进了一个废弃的马厮里,背后抱着自己的是奇夫,习惯性的奇夫捂住了亚尔斯兰的嘴以免他发出惊叫声,另一只手则固定在他的腰上。

 

等马队走远后,松开双手,奇夫发现怀里的少年从后面看完全可以误认为是少女啊,柔软的浅色发丝,稍加锻炼紧实的肉体,还未完全发育的身体,纤细的脖颈,刚刚两人紧贴时传入鼻腔少年特有的青涩气息,都让这个流浪乐师感到愉快。

打量着王子的乐师发现王子微微有些发抖,调侃着奇夫凑近亚尔斯兰的后颈说道【刚刚还真是危险啊,王子殿下,还请…】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奇夫眼前的王子迅速的转过身,映入奇夫眼中的是眼眶中满是泪水的亚尔斯兰。

 

晴空夜色般的双眼被泪水浸润的晶莹剔透,微红的脸颊和有些粗重的呼吸,【是啊,真是很危险啊,没事我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多谢你啊奇夫卿】说着才抬手要去揉眼睛的亚尔斯兰被震惊了。

 

看到亚尔斯兰眼睛里呼之欲出的眼泪,奇夫发挥了他以往与众多女性交往时积累的经验,俯身靠近,将双眼中就快滚落的泪水吸走了。看着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全身僵硬明显魂魄也飞走的王子,乐师愉快的笑了起来。

【哈哈,殿下,作为一国的王子不提早学习些与贵族小姐们交往的方法可是不行的哦】说着乐师更加得寸进尺双手环上王子的腰,将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灼热的鼻息随意的进出,抬起眼肆意的欣赏着亚尔斯兰震惊的侧脸。

就在奇夫还想做什么的时候感到脑后一阵冰凉,侧过了脑袋,同时一只弓箭穿过刚刚奇夫脑袋在的位置,从亚尔斯兰的耳朵下面穿了过去,深深的插在后面墙壁里,射箭的除了法兰吉丝没有第二个人了,躲过一劫的奇夫还是不死心的一手扶着亚尔斯兰的腰,另只手托着他的手走出废弃的马厮。

 

【亲爱的法兰吉丝小姐,你刚刚的那一箭直接射中了我的心。】

如歌唱一般诉说着的奇夫被法兰吉丝如同驱赶害虫一般从亚尔斯兰身边赶走。完全不理会他的法兰吉丝领着失魂落魄的王子朝一行人躲藏的小屋走去。

评论(10)

热度(36)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