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4】教导-分散

本片是从漫画21画开始的脑洞,后半段是从卡歇城到培沙华尔城之间大家被打散之后的妄想……里面满满的奇亚,不过也基本到此为止了,之后还是达亚占主要戏份呢……

+++++++++


 

教导

终于摆脱了追兵进入安全舒适的卡歇城,亚尔斯兰一行受到了城主热情的款待。

【那尔撒斯大人你看!这些都是没有看到过的料理啊……】

耶拉姆的兴奋之情完全写在了脸上,这个曾经是奴隶的少年,之后跟着主人过着隐居的日子,怎么说呢,耶拉姆更加偏向于会过日子的那种孩子。

【哦!法兰吉丝小姐,这真是好酒啊!】提着酒壶想为隔壁的女神官倒酒的奇夫,看到的是已经空了的众多大酒壶,这个美丽的女性完全是海饮的量啊。

就在6人愉快的进食着丰富的料理的时候,体格健硕的卡歇城主荷迪尔坐到了亚尔斯兰的身边。少年王子拿起加入了杏仁及糖浆的沙冰一口吃到嘴里,满满的杏仁香气和甜味包裹着口腔,冰凉的沙冰在舌头上逐渐融化,亚尔斯兰现在非常满足于甜品带来的幸福感。但是随着荷迪尔的话,少年一下子没有了进食的兴趣。

【殿下今年也14岁了呢,臣虽然没有儿子,可是却有个13岁的女儿哦,在我这个做父亲的看来她也算是非常可爱、活泼呢,要是能陪伴在殿下左右,那就是她的福气了呢。要不要我把她叫来陪伴殿下呢。】

【噗!……】非常没礼貌的,亚尔斯兰把还没有咽下去的甜品喷了出来。【你在说什么呢!】

不依不饶的荷迪尔继续挪动他那巨大的身躯靠向亚尔斯兰,【我觉得殿下的年纪已经适合娶妃了,您看……】

【嗯!吭!我要出去吹吹风。】亚尔斯兰起身快速的离开了宴席,一脸不快的走出大厅。

本来打算起身的达龙却看到奇夫笑眯眯的对自己做了手势,【还是我去吧。】明显过分愉快的乐师踏着轻快的步伐追着少年离去。

 

【哈……吓死我了……】按压着自己的胸口,亚尔斯兰一脸微怒的在走廊上走着。

身后奇夫三步并两步的追赶上来,凑近亚尔斯兰愉快地说着。

【殿下之前都没有艳遇吗?女性可是非常美好的哦,能让你忘记很多烦恼哦。】

瞪了一眼在自己身边的乐师,少年王子别过头,【都说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些啊。】

【那以前呢?殿下,身边的女官应该也是随您挑选的,难道……】

奇夫的话还没有说完,亚尔斯兰就用涨红的脸瞪着他了,实在是太可爱了,奇夫现在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都说了!没有!】略微提高了一些声音,亚尔斯兰喘着粗气转过身去了。

【好了,好了,殿下。】一改之前的语气,奇夫突然沉着起,收敛起之前的表情,认真的看着亚尔斯兰。受到他的影响,少年也屏住了气息看着乐师。

【殿下,你值得信赖的属下,我,奇夫!现在将要教您这世上最为重要的事!】

咽了口唾液,亚尔斯兰瞪大了晴朗夜空的双眼,看着奇夫。紫红色的发丝,深蓝色的眼眸,外加一张面容俊秀的脸,亚尔斯兰觉得这个叫奇夫的流浪乐师的确是非常有魅力。

 

不一会儿的功夫,奇夫就开始左拥右抱了,帕尔斯由于位于大路公路之上,来往的人各式各样,其中不乏众多民族的混血。现在奇夫身边的女人们完全体现了这一点,不管肤色和眼瞳的颜色,这些女子都非常的美丽,卡歇城的富饶在这一点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对自己颇有自信的奇夫,撩起了额前的头发,朝着已经无言以对的亚尔斯兰用歌声一般的言语说道。

【殿下就要像这样,缺少女性的人生,就如天无繁星,地无群花,宛如置身黑暗世界一样。】

【不。】按着自己的额头,亚尔斯兰别过头。【所以我说,现在我并不考虑娶妃,而且……】

【哦!殿下,正因为是这种时候,您更加需要安慰啊,而且以您的身份来说,燕瘦环肥任君挑选啊。】愉快的拉着亚尔斯兰,奇夫的笑容看起来甜如蜜,他有些强硬的拽着少年,想他把他拖到女性的包围中。

 

已经吃饱喝足的另外几人在看到奇夫的举动后,脸上和额头上都冒出了青筋。

达龙表示自己赤手空拳就能让亚尔斯兰烦恼的东西瞬间消失。

 

被分开安排了寝室,就算有些不爽,最后达龙、那尔撒斯、耶拉姆和奇夫四个人一间房。

抱怨着四个大男人睡一间,奇夫的脸都要变绿了。

耶拉姆倒是很开心,拍着柔软的床铺感恩终于不用睡地上了。

达龙和那尔撒斯倒是对荷迪尔的反应有所顾忌,最后在房梁上发现了用来催眠的药物,一行人决定开始反击。

 

教导

【咚咚。】

从窗户侵入亚尔斯兰的个人房间,奇夫看到了少年从心底露出的微笑,与他的年龄相符,非常的纯真。

小声的说明了来意,将荷迪尔用来迷倒达龙一行的迷药放到门口招呼外面的守卫,奇夫在屋里等着外面的人睡着。

期间看到亚尔斯兰正在看鲁西塔尼亚的圣经,让乐师倍感新鲜。他自告奋勇的为王子读圣经,可是在看到不可为女性神魂颠倒时决定帮亚尔斯兰扔了这本没用的书。

【不要扔啊,奇夫。】好不容易阻止了奇夫,亚尔斯兰拿回他的书将他藏在胸口,【如果不能理解他人珍惜之物,就去掠夺和破坏,这样和蛮族没有任何区别。】

【嚯哦…】奇夫眯起了眼睛,原来这个王子比看起来还要古怪啊,连敌人的立场都要去了解吗,很想告诉天真的殿下很多时候考虑了再多也是徒劳的。

就在两人还在进行攻防战时听到门口终于有了动静,悄悄地打开门,发现侍卫已经睡着了,领着亚尔斯兰,奇夫回收了迷药后,两人来到了达龙他们在的房间。

在商量了之后,那尔撒斯叮嘱亚尔斯兰随时做好出发的准备,由奇夫再送回去。

离开时,达龙一本正经的警告奇夫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如果不是他自己还需要做更多的准备,似乎根本不想让奇夫代劳,觉得他实在保护过度,乐师也只是一笑打发了达龙。

 

再次回到亚尔斯兰的寝房,少年王子似乎对唾手可得的柔软睡床有些眷恋,目光不断的来回着。

一屁股坐在别人的床上,奇夫发出了感叹。【这床也太软了吧,这明显是差别待遇吗。】

【哎?】听到让自己动摇不已的描述,亚尔斯兰略显遗憾的坐到床边,摸了摸床上铺着的软垫,松软的触感真是太舒服了,好想在久违的床上睡一觉啊。

【那就躺一下,不要让自己遗憾吗!】说着从腋下架起亚尔斯兰,奇夫抱起少年一起蹦到了床上。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软垫深深的凹了进去,对两人来说完全没有受到冲击,因为床实在太舒服了。

伸了个让人满足的大懒腰,奇夫转头看着旁边的亚尔斯兰。浅色的发丝凌乱的散落在深色的床单上,因为兴奋感和满足感而微微发红的双颊,晴朗夜空的双眼这时看起来异常闪亮。

【果然好舒服!奇夫谢谢你啊。】

突然被感谢的奇夫有些无措,他没想过这个少年会如此的坦诚,与自己之前遇到的所谓上位者都不同,亚尔斯兰非常的与众不同,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奇夫看着少年那双深邃、透彻的眼睛,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吸进去一样。

【奇夫,你不是还要去通知法兰吉丝今天晚上的计划吗?现在还在这里来得及吗?】

【是呢,不过我也想在这柔软的床上多躺一会儿呢,殿下要不要连我的份一起享受了呢。】轻轻的摸了摸亚尔斯兰的头,奇夫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然后从窗口再次轻快的跳跃而出。

好险,要是刚才再多待一会儿,会发生什么,现在连奇夫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预测了。

 

果然如那尔撒斯的预料,荷迪尔还是露出了丑陋的嘴脸,逃离了卡歇城,就算有所眷恋美食和安稳的睡床,亚尔斯兰还是庆幸自己选择了那些跟随着自己的同伴。

向东的前路总是困难重重,一行六人还是被打散了。

亚尔斯兰在遇到耶拉姆后开始与小队敌人交战,就在自己应接不暇时奇夫的出现让两个少年欣喜不少。

 

分散

奇夫一人冲过了烟雾,回头一看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有些失望的他开始打算,之后是直接去边境要塞培沙华尔还是就此抽身呢。

【铛铛!】刀尖碰撞的声音吸引了乐师的注意力,他策马前往,肚子里盘算着是法兰吉丝小姐就出手打救,是男人就拍拍屁股走人。

在夜晚中那浅色的发色是如此的显眼,把嘴都憋成へ字型了,奇夫死心的担起保姆的职责。

 

三人终于在黎明之前脱离了敌人的层层包围,有些疲累的少年二人组在马上尽力的支撑着自己。

【殿下,下次要是再发生什么意外,请一定不要顾及我快点自己逃命去吧。】纵使自己已经筋疲力尽耶拉姆还是对于刚刚亚尔斯兰回头救自己的行为作出抗议。

抬起头,亚尔斯兰一脸惊讶的看着比自己年幼一岁的同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丢下耶拉姆呢!你可是我最重要的同伴之一呢!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了。】

【可是我只是奴隶的小孩啊,您是王太子,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同伴呢。】

【耶拉姆是原奴隶的小孩吧,再说了,我的目标就是解放全国的奴隶,而且抛开这些我只是单纯的想跟耶拉姆你做朋友!要是我遇到了危险,耶拉姆也会奋不顾身的来救我吧。】

【会啊,我一定要保护好殿下的。】耶拉姆看着表情鉴定的亚尔斯兰将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因为您是现在那尔撒斯大人追随的人啊,我们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吧,您之后可是会成为国王的人啊,有我这么个身份低贱的人做朋友,您到底在想什么啊。)

看出耶拉姆烦恼的奇夫策马走到他身边,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类似鼓励的摸了摸他的头。

【你要好好加油啊,耶拉姆。】

【才不用你来操心呢,我会按照那尔撒斯大人的话行事的,我们现在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说完鞭策着马匹,耶拉姆带头小跑了起来。

 

找到一个已经被遗弃的村庄,三人决定暂时歇歇脚,等到夜晚在继续赶路。

在耶拉姆准备餐食的间隙,亚尔斯兰帮正在放哨的奇夫送去刚打上来的干净的井水,可是走到马旁边却不见人影,就在亚尔斯兰准备大声叫唤时,一道身影从旁边的树上一跃而下堵住了王子的嘴。

【嘘!真不晓得您是不是少根神经,我们还在被很多人追捕呢!】

奇夫故意压低声音对着亚尔斯兰做警告,而后者却轻松的将水壶递给奇夫,并笑着道歉。

【嗯,是我没注意到,抱歉啊,让奇夫卿操心了。】

对于王子直率的道歉,奇夫心里又是好笑,【王子难道之前都是在宫外长大的?】对于忽然问到的过往亚尔斯兰稍微有些迟疑。【啊,算我没说过】

【不不,我之前在皇宫外生活的时间的确更长一些,都是住在奶妈夫妇的家里】亚尔斯兰略微低下头边回忆边说着,【可是在我进宫没多久他们夫妻就因为旧红酒而中毒身亡了。】

王子叙述的事情奇夫马上就明白了,红酒中毒无非也就是那对夫妻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而遭人杀害的,可是他完全不想对王子诉说他的观点,奇夫先前对上位者先入为主的观念,都被面前这位王子一一打破。

唯一可以确知的是,事情演变势必愈来愈精彩了。奇夫不屑忠于主君,然而,与亚尔斯兰在一起,除了做一位流浪乐师兼强盗之外,每天都在惊涛骇浪之中度过。也许这个少年会成为一位明君,而如那尔撒斯这样的军师,会把这王子培养成何种王者,实在值得拭目以待,但眼前如何做弄这个纯真的王子更加让奇夫难以自拔。

【呐,殿下】奇夫自顾自的坐到树荫底下喝起了水壶里的水,然后朝着亚尔斯兰招招手,示意王子殿下也坐下。

在奇夫身边坐定的亚尔斯兰歪着头看着这个面容姣好的流浪乐师,奇夫喝水的样子其实也是经过他本人的精心设计的,对自己的容貌有一定估量的奇夫经常在旅途中邂逅各种贵妇人,对于注重军事的帕尔斯军人来说无论是上级军官还是下级士兵一年中都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部队中度过,那他们的妻子情人有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独守空房。突然到访的流浪乐师就难免的让人多加侧目了,外加较好的容貌,近乎完美的技艺,很少有人抵得住奇夫的诱惑。

亚尔斯兰突然觉得难道是奇夫水壶里的水更佳美味吗?明明自己刚才也喝过啊,看着不觉着做了吞咽的动作。偷瞄到王子这一举动的奇夫暗自得意,随即放下水壶露出盅惑般的微笑。

【殿下要喝一口看看吗?我水壶里是不是装了好喝的蜜汁呢?】说出如同魅惑信徒一样言语的奇夫慢慢靠近亚尔斯兰,被诱惑的王子毫无抵抗力的伸出了双手。

故意将水壶抛给亚尔斯兰,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王子如奇夫所料的把水壶里的水打翻了。

【啊啊!真是好浪费啊】奇夫夸张的耸了耸肩膀,更佳靠近亚尔斯兰,后者还在伤脑筋湿了的衣服要怎么处置才好。

【其实我还没有喝够水呢,到底怎么办才好呢,殿下。】

亚尔斯兰这才反应过来奇夫的确只喝了几口水而已,才想起身再去打水回来,就被奇夫抓住扑倒在他身上。

【哎!我再去帮你打壶水来就好了,对不起啊奇夫卿,你先让我起来吧。】

微笑着亚尔斯兰抬起头,正好和奇夫的视线平行。

亚尔斯兰这才发现奇夫的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非常漂亮,紫红色的发丝可能由于连日的征途粘上有些灰尘,嬉笑着亚尔斯兰轻轻的帮忙奇夫拂去头上的灰尘。

【奇夫卿,如果好好梳洗干净的话一定很受异性的欢迎吧。】

话语间完全没有任何掩饰,直率的表达着自己对男女间懵懂的知识。

奇夫自然清楚在亚尔斯兰的这个年纪不会有人教导他男女情爱之间的事情,就因为这样戏弄这个王子才特别有趣。

【是啊,这样让我来教一下殿下要怎么和女性之间来往吧,比如现在……】

奇夫不着痕迹的搭上了亚尔斯兰的肩膀,将他拉近自己,刚才才弄湿的头发还沾着水珠,在浅色的发丝上散发着光晕,干湿之间的衣服贴紧了少年的身体。从脖颈之间往下看,虽然看不到女性一般丰盈的胸部,但是少年特有的青涩身体还是让人心里痒痒的。拉起亚尔斯兰的一簇头发,按到自己的嘴边,奇夫勾起了嘴角。

【殿下和贵族小姐交往时,如果条件合适,祭出这个杀手锏没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哦,你看就像你现在这样,殿下要不要试试看其他的事情呢。】

说着奇夫慢慢的抚摸上亚尔斯兰已经红透的脸,被乐师有些凉的手碰触,少年明显有些惊吓的侧过头,不过在自己脸庞边的手掌阻挡了他的退路,就在奇夫的脸不断地被放大时,一个做薄饼用的小锅出现在两人之间。

 

【哦呀,哦呀,耶拉姆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奇夫嬉笑着放开了亚尔斯兰。

耶拉姆灵巧的把两人分开,查看眼前一脸茫然的王子,看到湿得斑斑驳驳的衣服时叹了口气,【殿下,要是有空在这里玩水的话,要不要来帮我准备吃的东西呢?】

【真的吗!我要去,奇夫卿,那我去帮忙耶拉姆咯。】完全没有听出弦外之音的亚尔斯兰被耶拉姆领了回去,奇夫看着走远的两个少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逗弄亚尔斯兰完全出于奇夫本身好玩的脾性,但是被逗弄的对象展现出来的毫不做作的反应,和他身为王子上位者完全没有关联,反倒是一反常态的平易近人让这个阅历丰富的乐师侧目不已。

不知不觉之间目光已经随时追逐着这个少年了。作为母亲的泰巴美奈王妃奇夫已经见过了,还没有见过国王安德拉寇拉斯,可是就亚尔斯兰的容貌来说可能倾向于母亲更加多一点吧。柔和的长相,颜色较浅的发色,白皙且细腻的肌肤和一双晴朗夜空般清澈的眸子,虽然不能进入美人的范畴,可是也绝对算的上是佳品。

越来越期待王子的成长,奇夫满意的为自己近期的路线做了下规划。

 

耶拉姆感觉头都要晕死了,明显的奇夫是个不安好心的家伙,一转眼就不见的王子果然傻乎乎的跑去给居心不良的奇夫送水,送也就送吧,为什么老是被他耍的团团转呢,这个傻呆呆王子要是有什么意外,那尔撒斯大人一定会责备自己的。

耶拉姆在肚子里无奈的嘟囔着,把亚尔斯兰领回准备餐食的矮桌旁,两人坐定,亚尔斯兰发现食物已经都准备好了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耶拉姆,不是都准备好了吗?我们不去叫奇夫一起吃吗?】

(就是要让你们分开我才随便说的呀!)心里如此大叫的耶拉姆突然灵机一动,认真的对亚尔斯兰说【殿下,我们来做朋友吧!】

对于耶拉姆的提议,亚尔斯兰很是兴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抓紧耶拉姆的手。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哦!】故弄玄虚的耶拉姆很高兴的继续说【殿下一直到培沙华尔之前都要陪在我身边哦,这样我们可以增进友谊,怎么样。】

【嗯嗯!】亚尔斯兰一口应允了,想要一个同龄伙伴的愿望终于达成了,没有不开心的理由啊,同伴开出的条件就算没说过,亚尔斯兰也是这么打算的。对耶拉姆而言真是了结了一件微妙的事情,也让他轻松不少,至少亚尔斯兰不会自己去接近那个不良乐师了。

远处奇夫看着两个嬉笑到一起的少年,觉得最近一定不会缺少乐趣,眺望了下远处,奇夫愉快的笑了出来。


评论(5)

热度(36)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