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5】搭救-重逢-战栗

感觉自己快要到日更的节奏了,是因为之前有存货的缘故吗?

整理了目前为止的文章,忽然发现其实好多地方都值得深挖,比如那耶这一对,我又开始开心的纠结他们的心路历程了。

感觉自己这会儿奇亚写的太过于开心,原来的达亚路线要断了……真的是太可怕了,被朋友吐槽说干脆全部重写吧,让我瞬间觉得脑袋发昏,为了避免这个状况还是转回来比较好吧。

碍于自己也是个超级纠结的人,所以多少都喜欢让角色闹别扭,嚯嚯嚯

文章依然分成三段(都成为习惯了,笑)第一段是动画12集之后达亚倾向的描述,第二段是进入培沙华尔城之后那耶的别扭叙述,第三段是银假面来袭之后到的无责任添加,奇亚向。

本篇里CP众多,请自带避雷针。

++++++++++++++++++++++++++++++


【——搭救——】

 

青葱少年之间的友情的确让人看着就心情舒畅,可是单独被排除在外也让奇夫有些无趣。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耶拉姆都护着亚尔斯兰不让自己靠近,欣喜与同龄伙伴交好,少年完全没有发现另两个同伴之间的疙瘩。

路程也所甚无几三人只要翻过眼前的山丘就可以到达培沙华尔城了。

 

【耶拉姆以后有什么打算呢?】难得不用担心追兵,也习惯了马背上行路的亚尔斯兰与另一名少年攀谈起来。

【嗯,要看那尔撒斯大人有什么安排呢,原来帮忙那尔撒斯大人打理起居的回报就是他会教导我知识呢。】耶拉姆甩动下头,继续说道,【其实我还打算等再长大一些就出门旅行,看看外面的世界,听说东面的绢之国和西面的密斯鲁都各具风情呢。】

【说道绢之国,那里的美女也堪称一绝呢,殿下。】奇夫不死心的还要横插一杠,他骑马靠近亚尔斯兰,但是又被耶拉姆挤开了。

应该说帕尔斯果然是擅长骑马的民族吗,虽然耶拉姆年纪尚轻,但是他的骑术已经非常了得了,经管相比成人组其实还有一些差距,不过相比鲁西塔尼亚人来说已经技高一筹了。

苦笑着耶拉姆与奇夫不明所以的争夺,亚尔斯兰还是很愉快,可以跟伙伴们一起骑行在山间,就算没有停下来欣赏风景的闲情逸致,但是偶尔映入眼帘的美景还是能让人在一时间忘记烦恼。

山林间鸣鸟的叫声吸引了亚尔斯兰,他抬起头看向湛蓝的晴空,飞鸟展翅高飞而过,心里想着要是自己那对长着翅膀的友人无非也是这样翱翔于天际吧。少年露出了参杂着羡慕的目光,自从知道自己将作为王太子被迎接入宫之后,少年就知道自己等同于被关入了名为王宫的巨大鸟笼中,就算自己不死心,迟早也会心死的。

 

翻越山丘之时吸引了三人的是刀剑碰撞发出的声音,担心着是不是同伴遇到了敌兵,亚尔斯兰驱赶马匹快速前行,就连在一边的奇夫都觉得亚尔斯兰冲的太快了。

【殿下!】

耶拉姆和奇夫的叫唤声根本无法进入亚尔斯兰的耳朵里,心里无限的焦躁让少年甩开同伴加快了马匹的速度,那里!那里有什么让自己无法不去在意的事情正在发生。不行!一定要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晴朗夜空的双眸里映射出的是让自己惊恐的画面,黑衣的骑士被两人夹击,情况危急。自己能做什么!感觉空气进入肺腔的时间都显得多余,亚尔斯兰屏住呼吸再一次夹紧马腹,抽出短剑冲进混战中。

【达龙!】少年用紧张到嘶哑的声音呼唤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战况的亚尔斯兰已经冲入了密集的敌兵之中。

 

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喊声让开始冷静下来的少年再次手足无措起来,亚尔斯兰抵挡着鲁西塔尼亚的士兵的攻击。瞬间有什么东西窜出地面让马匹惊叫起来,被甩出去的少年被同伴接住,所幸没有直接堕马来的严重。

【殿下,没事吧!】耶拉姆看着怀里的亚尔斯兰急切的询问,从刚才的情形看可能是自己的屁股更加痛一点,但是还是要确认王子的安危。

【我没事,耶拉姆才是,摔疼了吗?】亚尔斯兰同样的询问起友人的状况,帮自己垫背的可是比更加年幼的同伴啊。

就在两人互相确认是否受伤时,妖异的魔导士凭空的出现了,手里的尖刀发散着不详的银光。耶拉姆想起身挡在亚尔斯兰之前,可是少年王子压下了侍童的身体,自己挡在他的面前护住他的身体,而转折也是在一瞬间发生的。

 

看到不详的魔导士居然将剑刃对准自己最重要的王子,达龙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自己在查迪身上浪费的时间太多了,挥动了长枪。骑士全身迸发出的斗气从腹部向四肢发散,甩开查迪,达龙猛踩地面,反作用力让他化作一道黑色的闪光,穿过战场在弹指之间。魔导士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挥下,达龙已经近在眼前。

不死心的查迪气势汹汹的砍杀过来,不过这次达龙没有丝毫犹豫,将虎虎生风的青年打倒在地。不过查迪并没有投降的意思,眼见自己已经毫无胜算,调转头就开始逃跑。

 

确认了周围已无敌人之后,达龙提着长枪回到亚尔斯兰面前。骑士单膝跪地,低下了头。

【殿下,万分抱歉,让您处在危险之中】

【没事的,你看我也没受伤不是吗?】

眼前的黑衣骑士这才抬起了头,亚尔斯兰看到达龙满脸的愧疚,这么多天没见,亚尔斯兰根本不想在达龙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而且你看刚刚耶拉姆接住了我,都没有摔到啊,而且一直是达龙你来救我,难得一次让我来救助你吧。】微笑着亚尔斯兰希望刚才的话语可以让骑士的表情轻松一些。

略微睁大了眼睛,达龙看着亚尔斯兰的笑容心里暗暗发誓(与王位无关,我的剑只为你而存在。)看着眼前这位少年骑士心中除了不移的忠心外,又多了几分怜爱,多想在少年的脸上只看到这如同阳光的柔和笑容。

 

 

 

【——重逢——】

 

汇合的人员中缺少了自己的主人,让耶拉姆开始有些焦急。

【耶拉姆,我们还是一起去找找看那尔撒斯吧。】

听到来自于亚尔斯兰的提议,耶拉姆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

【不,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方便。】摇了摇手,耶拉姆准备起马匹,他多么想现在就快些返回去找寻那个让人担心的雇主。

【耶拉姆,我也一起去。殿下请跟着法兰吉丝和奇夫先行前往培沙华尔,我们在找到那尔撒斯之后回快马赶过来的。】达龙一边说着,一边牵着自己的爱马走近两人。

【达龙,你也要去?我们才刚刚碰面……】亚尔斯兰明显对于分别有些抗拒。

【殿下……】

达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像叹息,从他微微皱起的眉间,亚尔斯兰觉得自己说了过分的话,随即闭上了嘴,有些失落的少年转头向另外两个同伴走去。

【殿下,找到那尔撒斯,我们就立刻赶过来,您请不要担心。】

对于身后达龙的声音,亚尔斯兰只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他略微有些低落。

看着亚尔斯兰失望的走远,达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撇开与那尔撒斯的私交。达龙认为目前最不能缺少的就是那尔撒斯的头脑,所以自己除了保证亚尔斯兰的安全外,尽可能的作为智囊的那尔撒斯也是需要注意的对象。不过看到因为自己一句话而失落的少年,骑士还是倍感自责,要是自己能更加会说一些就好了。

 

结束了和银假面的舌战,那尔撒斯终于和自己的损友加至交的达龙碰头了,喜形于色的耶拉姆也在一起搜寻自己的队伍中,才想上前打招呼,一同的少女就自我介绍起来。

【我是亚尔佛莉德,那尔撒斯的妻子。嗯,其实,是还没正式结婚。所以,只能算是情妇。】调皮模样的亚尔佛莉德,面不改色的说着。

那尔撒斯一反常态的发了脾气,不停的否认,最后只能拔高了声音辩解道。

【我什么也没做。妻子也好,情妇也罢,都是这女孩说的。她是轴德族长之女,受到银假面袭击,我救她脱险,仅只这缘份而已。】……

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耶拉姆难得的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雇主惊慌失措的样子,拼命的辩解着自己与少女之间的关系,让少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耶拉姆一刻也不想多停留,他迳自快马加鞭,先行离去。对于身后雇主大声的呼唤,对于现在的少年而言听起来都是那样的不耐烦。

小侍童转过头来,冷冷看了他的雇主一眼。

【达龙大人,快走吧!马上又有追兵过来,而且亚尔斯兰殿下一定在等我们回去。】

耶拉姆故意无视于雇主存在,独自又快速策马向前。

 

亚尔斯兰非常高兴与那尔撒斯的重逢,而那尔撒斯也已在“被封为宫廷画家之前,决不轻易就死”的回答感谢了少年的牵挂。对于亚尔佛莉德的加入,亚尔斯兰也爽快的同意了,不过在看到那尔撒斯一脸遗憾之后,少年觉得自己是不是答应的太爽快了?

 

经过长途跋涉培沙华尔城的红色外墙在亚尔斯兰看来打从心底里感到安心,一行人安全的到达后,受到了热烈欢迎,在奇斯瓦特的细心安排下7人都进入各自的寝房稍作休整。

 

【呼——】长长的舒了口气,那尔撒斯对于终于能摆脱亚尔佛莉德感到轻松,坐在床边脱掉皮靴,感觉双脚的皮肤都开始畅快的呼吸了。

可是同一房间的小侍童却出奇的安静,耶拉姆利索的整理着衣物等一些生活琐碎的物件,将那尔撒斯换下来的皮靴拿到门口,仔细的用刷子整理干净之后,再伺候那尔撒斯换掉身上的脏衣服,穿上干净的带有阳光气味的长袍。

打理完自己的雇主之后,耶拉姆退到房间的另一边开始整理起自己的东西。

那尔撒斯猜的出耶拉姆不发一语的原因,但是自己已经再三解释了,跟亚尔佛莉德只是救了她的交情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耶拉姆就不相信自己呢。

背对着那尔撒斯,耶拉姆脱去覆盖到膝盖的长靴,脱去身上的衣务,刚刚准备换上干净的衣服时,被人从背后环住腰抱了起来。就因为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所以少年开始毫不客气的挣扎起来。

【放开我,您在做什么呀,那尔撒斯大人。】

耶拉姆真的有点生气了,自己在跟他分别的几天里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还要注意不要让奇夫那个不安好心的乐师染指王子,自己还遇到危险……这么的尽心尽力可不是为了看到那尔撒斯带着女人回来的。

【耶拉姆,你在生气吗?】

耳边的低语让小侍童颤动着身体,年纪虽然比亚尔斯兰还要小上一岁,但是一直在民众之间生活的耶拉姆在某些方面的知识比王子要来的多得多。而且服侍的这个主人原先在王宫中也是浮名不断,自己这个侍童的身份也让少年自己多少有些自觉。但是一起了这么多年,作为雇主的那尔撒斯从来没有越轨的举动,偶尔会离开山庄几日,然后再回来,这就是耶拉姆知道的全部,可是现在那尔撒斯的举动实在是让耶拉姆无法理解。

【我没有理由生气,而且那尔撒斯大人要娶谁也是您自己做决定,我只能遵从。】

耶拉姆说的是实话,他作为侍童有什么理由和权利去质疑和动摇雇主的决定呢。从那尔撒斯稍微松开一点的臂弯中挣脱,耶拉姆快速的穿好了衣服,在没有看向那尔撒斯的情况下抱起脏衣服离开了房间。

那尔撒斯看着离开的耶拉姆,脸上写满了苦涩,可是要怎么开口他也没有头绪。耶拉姆非常的可爱,照顾自己的起居简直是无微不至,虽然算不上美人,但是面容清秀的,让人看着很舒服。

在巴休尔山隐居时那尔撒斯有时会骑着马出去几天,为了打发所谓的生理需求。不过有次难得遇到了个不错的对象,闲聊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那个正在为自己梳头的妓女惊讶的问道,既然有侍童在身边为什么不让他服侍自己,而要跑这么远的路来妓馆呢。对于这个问题那尔撒斯自己也没办法回答,但是对于耶拉姆的怜爱的的确确的在与日俱增。转念想到耶拉姆的年龄,外加少年活泼的性格,有一日若是耶拉姆要踏上旅途自己到时是不是会干脆的放手,成年人有时候需要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很多啊。

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尔撒斯决定还是先将国事平定之后,再来考虑他自己的私人问题。

 

 

 

【——战栗——】

 

席尔梅斯的突然出现让全身放松的亚尔斯兰一阵战栗,这个带着银色假面的男人散发出的气息震慑着少年。

【要怪,就怪你是安德拉寇拉斯的小孽种吧。】低沉的嗓音仿佛从地底发出的恶语一般。

亚尔斯兰睁大了双眼,晴朗夜空的双眸蒙上了一层惊恐,没有佩戴武器也没有强力的同伴在侧,这时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最接近死神了。

多亏老将军巴夫利斯一直以来训练亚尔斯兰反射神经,少年一再的躲过了银假面不留情面的狠狠攻击。

最后被亚尔斯兰抓在手里的救命稻草是火把,而且发挥的效果居然那样明显,节节败退的反过来是银假面。被打斗声吸引来的同伴实在让少年安心不已,被达龙、奇斯瓦特、奇夫和法兰吉丝包围,这个带着假面的男人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和强韧的意志相称,银假面有过人的武艺,可是眼下的局面对自己有多少不利希尔梅斯自己也心知肚明,扭转局面的转折不是由刀剑中发生的,而来自于一个老人的声音。

【不能杀他!不能断绝了王家的血统啊!】巴夫曼的话语成为银假面逃走的契机,而邻国辛德拉入侵的战报成为没有追问老将军的理由。

 

看着来来往往准备着的士兵们,亚尔斯兰一个人依靠在窗户的边缘,对于刚刚老巴夫曼的话,少年觉得自己现在要是太过纠结就实在太对不起要出征为自己作战的骑士们了。

【咚咚。】门口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的人是奇夫,他的手里拿着一杯散发着热气的饮品,递送到亚尔斯兰跟前,清香立刻钻进了鼻腔。

【这是耶拉姆出门之前为你泡的红茶,我到认为晚上喝茶伤身,在里面加入了牛乳和蜂蜜。】

接过杯子温度从掌心传来,十二月的夜晚一杯热饮可以带来的安慰感效果卓越,受到影响亚尔斯兰露出了些许笑容。

【好喝!】酌了一口热饮,少年抬起头神采奕奕的看着乐师。【这个等达龙他们回来了要麻烦奇夫再泡一次呢,太好喝了,好想让大家都喝到这么好喝的饮品呢。】

露出一脸嫌弃,奇夫念念碎的为什么要给那群男人泡茶啊,不过在看到亚尔斯兰的笑容后放弃了。

后退半步一只手搭在自己胸口,一只手拉起亚尔斯兰的手,奇夫低下了头,欠身行礼。

【如果这是您的期望,我将倾尽所有。】

奇夫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不过这些话也的确代表了自己开始萌芽的心情。

【奇夫。】放下手中的杯子,亚尔斯兰认真的看着奇夫,在他眼里这个容貌秀丽的青年实在非常炫目,包括他现在说的话,如果自己是一个女子估计已经神魂颠倒了吧。

【我觉得奇夫就像天上的飞鹰一样,拥有美丽的羽翅之外,还有一双利爪。最重要的你是那样的自由,如果现在你愿意在这里停留,我愿意为你撑起一片树荫;如果你要振翅寻找自由,请了无牵挂的翱翔去吧。代替无法离开国家这个牢笼的我,尽情飞翔去吧。】

拉起奇夫,亚尔斯兰愉快的笑了起来。

【如果奇夫能将外出的所见所闻告诉我,我将很乐意倾听哦。不过现在我需要为我的骑士送行去了。】

少年最后露出的是坚毅的表情,离开了房间,因为他看到整装待发的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黑衣骑士也骑上了马背,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出发命令的到来。

奇夫看着去到城楼上的亚尔斯兰,又一次在心中感叹,这个只知使命的少年是不是注意到他自己的目光究竟投向何处呢。


后话:

感谢阅读于此的看官们,感觉奇亚非常的有趣,不过早已达亚中毒的我是不是能表达出大家希望看到的奇亚呢(笑)

下一篇中厚脸皮王子拉杰德拉要登场了,不知道是不是会有新的趣事发生呢……(笑)

评论(3)

热度(38)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