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7]黑豹-胧月-浓汤

前言:终于进行到月下告白了!说实话作为田中发糖的极少数案例之一,表示看了各种妄想后,自己的妄想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平常,还好之前给自己埋了点伏笔,稍微还能凑活吧,请看管们见谅。

 

这篇里拉杰德拉王子依然作死的节奏(笑)实际上任何企图接近殿下的人员都是各种作死的节奏,谁叫家里有个战力5万的护妻狂魔呢(笑)

 

祝阅读愉快~~

 

CP:达亚   那耶

 

+++++++++++++++++++++++==

 

【——黑豹——】

 

 

 

【亚尔斯兰!亚尔斯兰!天上闪耀的星星,诸神的宠儿,愿您的睿智和力量为国家和人民带来和平……】

 

 

 

营帐之内摆满了各式料理,但是其中的人却对美酒美食一点兴趣都没有。拉杰德拉深麦色的皮肤现在看起来有些发亮,他那张五官分明的脸凑到了亚尔斯兰的眼前,少年警惕的看着对方不断的靠近。之前近臣们离开营帐的时候曾经耳语过,如果发生什么事情请一定要大声呼救,现在亚尔斯兰觉得自己应该准备大叫了。

 

【不要紧张吗,我亲爱的亚尔斯兰。】这么说着拉杰德拉一只手向少年伸了过来企图抓着他,可是却被明显的避开了,撩空的辛德拉人还没有气馁,直起坐着的上半身探向亚尔斯兰。

 

【来来来,我们坐的近一些,我有些事情要找你商量啊。】

 

越发往后挪动的亚尔斯兰,脸色有些紧张,说实话他不知道要怎么应付这个不断黏上来的人,出于礼貌他也不方便强硬的拒绝他。

 

【拉杰德拉殿下,您有什么话直接说不就好了。】

 

话语间两人的攻防战一直在无声的进行着,拉杰德拉只要靠近一些,亚尔斯兰就马上后退一点,庆幸的是营帐很大,到处都铺着厚实的地毯。

 

无奈拉杰德拉只能说明了他的来意,他想和帕尔斯军分开进攻首都乌莱优鲁,亚尔斯兰在做出要与同伴们商量才能给出答复之后,快步离开了营帐,才刚刚迎接到外面的空气,少年就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看到亚尔斯兰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发表感言的人就一下子多了起来。

 

【殿下!那个不要命的辛德拉厚脸皮王子,我一定要一剑劈了他,看看他都对殿下做了什么。】

 

【这次我完全赞同骑士大人的想法,这个任务请无论如何交给我来办吧。】

 

【精灵说了,你们两个是一丘之貉,所以自相残杀更好一些。】

 

【随便你们了,注意行事的时候记得不要让殿下知道啊。】

 

在营帐中乐呵呵一个人吃着美食的拉杰德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异国的帕尔斯人嘴里到底死过几回了,他还在洋洋得意自己的计谋马上就要实现了。

 

 

 

与拉杰德拉王子的五万辛德拉部队分道扬镳之后,亚尔斯兰带着自己的一万骑兵和充足的粮草,外加一名辛德拉向导从北面向乌莱优鲁进发。

 

这名被排遣而来的辛德拉向导有着当地人的深麦色皮肤和一双玛瑙色的眼睛,值得注目的是,这个辛德拉人的身手非常了得,经管他一直想隐藏起来。

 

【加斯旺德。】

 

这么呼喊着,亚尔斯兰骑马靠近了那个辛德拉向导。

 

【加斯旺德,你之前住在辛德拉哪里呢?】

 

【回禀殿下,我是孤儿,所以我没有固定的居所。】

 

【这样啊,你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吗?】

 

【是的,殿下,从我懂事起,就没有父母的记忆了。】

 

【那你没有想找到他们的意思吗?我是说你不想见他们吗?】

 

【没有,殿下再往前走一些古加拉特城,我去通知一下军师大人吧。】

 

自行阻断了与亚尔斯兰的对话,加斯旺德掉转马头离开了,少年看着离开的辛德拉人露出了怜悯的目光。而从始至终在侧的达龙现在也一同样的目光看着亚尔斯兰,只是随后马上就收回了视线。

 

 

 

古加拉特城就在眼前,按照那尔撒斯的计划,作为使者的奇夫和加斯旺德被排遣过去。

 

【奇夫!】叫住正在做准备的人,亚尔斯兰快步走了过去。

 

【殿下,您这么急着过来要做什么呢?可千万不要为我担心哦。】

 

【你在说什么呢,会担心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左右看了看,奇夫只带了佩剑和琵琶就准备出发了。

 

【带这么少的装备可以吗?你一定要小心啊。】

 

看着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乐师,少年有些紧张,他猜想使者的任务非常危险,为同伴担心的心意一点也不假。

 

摸了摸亚尔斯兰的头,奇夫微微低下腰,让自己的视线与少年平行,露出了魅惑一般的微笑。

 

【殿下,我还要为您的事迹编唱歌谣呢,所以您的心就稳妥的放在肚子里等我回来吧。】

 

被美青年如此笑容看着,少年有些害羞的别过了头,随后两人嬉笑开来。

 

 

 

不远处,达龙看着与奇夫亲近的亚尔斯兰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他现在可以确信自己的心意是什么,即使如此这份嫉妒心实在是让他自己也无法控制,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亚尔斯兰手里,如果他要选择奇夫,自己又能如何呢。

 

【杀气太强了。】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拍,达龙回头看到好友的那尔撒斯露出调侃的笑容看着自己。

 

【依我看来,殿下对于奇夫只是同伴间的关心而已,倒是你……】

 

欲言欲止的那尔撒斯眼神飘向了别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那尔撒斯再将视线回到达龙脸上。

 

【…………快去准备之后的事情吧。】

 

看着最后莫名其妙离开的友人,达龙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不过碍于要执行的任务,黑衣骑士还是默默的离开了。

 

 

 

古加拉特城的战役顺利结束后,加斯旺德被五花大绑送到了亚尔斯兰面前。辛德拉人一副就死的表情,根本不向亚尔斯兰求饶。

 

【加斯旺德你打从一开始就要背叛我们吗?】

 

【我是辛德拉人,从来就对如同我父亲一般的宰相大人尽忠!】

 

【将孤儿的你收养长大的人嘛?原来是这样啊。】

 

【多说无用!快点动手吧。】

 

【那就如你所愿吧。】抽出长剑奇夫漫不尽心的走过去,将长剑举过头顶。

 

【等一下!放了他吧。】亚尔斯兰最后还是怜悯的放走了加斯旺德,虽然同伴们没有一个人对君上的决定有异议,但是少年自己还是有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天真了。

 

 

 

 

 

 ============================

 

【——胧月——】

 

 

 

比起月光,亚尔斯兰更加喜欢阳光,能给人带来温暖和能量。可是现在自己也不得在月光之下有喘口气的机会,连续两个月不停歇的追逃,连接着直接出征异国,都让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疲累不已。难得在暂时成为自己据点的城堡中,亚尔斯兰沐浴着皎洁的月光休息一下。

 

站在古加拉特城的城墙上,亚尔斯兰用手指轻轻的为密友告死天使梳理着羽毛,灰鹰也已同样柔和的动作用喙部碰触着少年的脸颊。一旦防空心思以后,亚尔斯兰的脑中蜂拥而至的是由老将军巴夫曼守护的那个秘密,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思绪如同发酵一样开始侵入少年没有完全成熟的心智。

 

如果按照巴夫曼的话来推断,自己可能没有王室血统,那这样的话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辛德拉一月的气候相比夏季的七、八月实在是凉爽舒适的季节,经管如此偶尔吹过亚尔斯兰的夜风还是让少年不经打了一个冷颤,停在肩膀上的告死天使煽动着翅膀,轻柔的盖住了少年,亚尔斯兰笑着安抚了密友。就连长着翅膀的同伴都在为自己担心,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呢。

 

【殿下,即使是辛德拉,冬夜的风还是不能多吹的。】

 

跟随着熟悉的脚步声,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是让亚尔斯兰倍感安心的骑士。告死天使识相的拍了拍翅膀离开了少年的肩头,就在亚尔斯兰抬头看着密友展翅翱翔的同时,红色的绢布出现在视线中。

 

【唰…】

 

当斗篷包裹住自己时,温暖就通过没有生命的布料传达而来,亚尔斯兰感受到与自己不相同的体温。

 

骑士的手臂在没有接触到少年的情况下将他围在里面,达龙低下头看着只到自己胸口的亚尔斯兰,怜爱之心无以复加,他不想看到少年一人独自神伤,但是能为他做的事情又少之甚少,现在只能为他挡去夜间的凉风而已。

 

【呐,达龙。】抓起骑士的前襟,少年略微更靠近一些骑士。

 

达龙看着靠近自己的亚尔斯兰,瞬间抬起了头,他全身紧绷着害怕稍有动作会发生什么。

 

【我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呢?】

 

如同含在嘴里的喃呢一般,没落少年的话语让达龙觉得像被人从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似的,按照那尔撒斯的推断亚尔斯兰可能不是安德拉寇拉斯王的儿子,但是也没有人正式指出这一点。眼前的少年并非愚笨的人,他可能已经苦恼已久了。

 

【殿下。】温和的呼唤着,达龙很想收紧自己的臂弯,将少年抱紧在怀里,可是最终他没有这么做,为少年披好斗篷,自己往后退了一步,单膝跪地。

 

【殿下很多事情您在这里一个人伤神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等事情明了了在做决议,抛开这些我其实知道殿下您的身份!】

 

【!】

 

【您是我最重要的殿下,我会守在您身边保护着您,陪伴着您,直到有一天您不再需要我为止,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达龙微皱着眉认真的看着亚尔斯兰,少年这时对骑士的回答心动不已,视线慢慢的模糊起来。

 

 

 

当温润的液体划过脸颊,亚尔斯兰才发现自己哭了,止不住的泪水从眼眶中涌出来,用手背不停的擦着,如孩童一般的哭泣。

 

【殿下。】达龙抬起头看着少年的泪水,他现在实在想不出要怎么帮助少年止住眼泪。达龙拉起亚尔斯兰垂在一边的另一只手,感觉到对方回握自己的力道,骑士柔和的同样握紧了少年的手。

 

感觉到达龙的鼓励,亚尔斯兰稍微遏制了一些情绪,从手掌上传来的温度和披在自己身上的斗篷一样,那样的温暖、安心、舒适,手掌中习武得来茧子摩擦着自己的手心,亚尔斯兰略微抬起头看着达龙。

 

晴朗夜空的眼眸中映射出达龙担心自己的表情,亚尔斯兰抹去眼泪才想说什么。一阵夜风吹过,将斗篷吹起,本来就不怎么合身的衣物,眼看就要滑落到地上了。

 

在斗篷落地之前达龙眼疾手快的拉了起来,重新为亚尔斯兰披上,可是这一次骑士选择抱紧了少年。

 

【殿下,无论您是什么人,我的剑只为您而挥动,我都会陪伴在您的身边。】再一次诉说着自己的誓言,达龙安抚着亚尔斯兰的背脊,由上至下的一次一次又一次。

 

【谢谢你达龙。】将自己的脸完全埋入达龙的胸口,这些年嫌少有表达自己情绪的少年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而达龙只是柔和的安抚着他。

 

对于十多岁的孩提而言父母是最好的安定剂,可是从十一岁起亚尔斯兰就再也没有体验过这样让自己忘乎所以的拥抱。亚尔斯兰享受着骑士给予自己的安全感,平复着自己的思绪。

 

 

 

达龙看着在自己胸口不停哭泣的孩子,他又一次意识到自己对于现状的满足,就算是在哭泣也是属于自己的,这点太过于优越了。无论亚尔斯兰的真实想法,在自己臂腕中的触感是真实的,这表情全是属于自己的,赤裸裸的占有欲。惊醒着自己的欲望,骑士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少年,生怕他会发现然后逃开。

 

终于止住了泪水,亚尔斯兰害羞的抬起头,索性达龙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的看着自己,拍了拍亚尔斯兰的背。

 

【殿下我陪您回去睡吧。】

 

用自己的袖口办亚尔斯兰擦干泪痕,达龙仔细观察着少年的表情。

 

【达龙,我们第一天在那尔撒斯那里过夜的晚上,握着我的手的人是你吧。】亚尔斯兰瞪大着晴朗夜空的眼眸看着自己最忠实的骑士。

 

【是的,那晚殿下说了梦魇。】

 

【果然,达龙你一直都是我的守护神啊。那天如果不是你将我从亚德罗帕迪尼的战场上带回来,可能我现在已经没入黄土了。】停顿了一下,少年微微害羞的看着骑士,从下至上的小声的问道,【虽然我现在给不了你什么,但是我保证夺回国家以后一定兑现,达龙你想要什么,无论是什么我都尽量满足你。】

 

好想直接告诉他,我想要的只有你!压抑了自己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达龙只能换了一种说法。

 

【下官只要能陪在殿下身边就足够了。】转念一想,又补充了一句,【殿下能不能让下官多考虑一些时间吗?】

 

【当然!只要你决定了就告诉我吧,可是天上的星星我可摘不下来就是了。】微笑着亚尔斯兰觉得之前让自己伤心的事情都随着达龙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

 

【——浓汤——】

 

 

 

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放下图纸,那尔撒斯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肩膀,环视了屋子。

 

为了对付辛德拉引以为傲的战象部队,帕尔斯军需要特别的工具,那尔撒斯从决定要出征辛德拉起就一直在倒腾着,将图纸交给工匠并命令他们连夜建造。当然图纸是耶拉姆代笔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尔撒斯画的图纸没有人看得懂。不停的抱怨着辛德拉人太笨了,最后还是耶拉姆重新按照老师的意思画了一张才解决了问题。

 

现在那尔撒斯为了监督工程住在离开广场非常近的三层小屋的二层里,房间里除了床就只有一张桌子,记得自己今早离开的时候桌子上墨水渍和图纸到处都是,可是现在却非常整齐。

 

微微笑着,那尔撒斯曾不止一次的跟自己的侍童说过可以不用整理的,因为马上就乱的不像样子了。铺开图纸,拿出笔刚刚想再研究一下数据,敲门声响了,随后门口传来精神满满的少女的声音。

 

【那尔撒斯我拿来了晚饭,你还没有吃过吧,趁热快吃吧。】

 

亚尔佛莉德端来的热汤和薄饼夹鸡肉的面包,让从中午以后就没有进食的那尔撒斯食指大动,可是现在那尔撒斯对吃饭也有些心有余悸,因为他还在等另一个人。

 

【你在做什么呢,快点吃吧那尔撒斯。】

 

亚尔佛莉德催促着那尔撒斯快些用餐,对于一直在往门口看的人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

 

【耶拉姆没有和你一起吗?】

 

已经习惯两人一直一起送餐了,对于只有亚尔佛莉德一人,那尔撒斯表示不解。

 

由于工程进度的要求,那尔撒斯和耶拉姆分开时间段监督工事,吵着要帮忙的亚尔佛莉德被耶拉姆抓着跟他一组,所以这两日几乎都是只有送餐时候可以碰到面。

 

【耶拉姆吗,的确没看到他呢,难道已经去工地上了吗?你快点吃,我等下也要过去了。】

 

挨不过亚尔佛莉德的催促,那尔撒斯只能开始吃了起来,饥肠辘辘的他没一会儿就把餐食扫除一空,收起餐盆少女仍旧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从自己的窗台看出去,广场上的火把还点的非常明亮,工人的声音不绝于耳。从这个距离自然看不到具体的情况,也不可能知道耶拉姆是不是已经去监工了,那尔撒斯有些在意因为他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过耶拉姆。

 

 

 

【咚咚】

 

敲门声将那尔撒斯的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进来的人果然是耶拉姆,他手里端着餐盘,里面似乎装着什么汤。

 

【我前面看到亚尔佛莉德从楼里出去,那尔撒斯大人已经用过晚餐了吧,我回去了。】

 

【等一下!】

 

拉住了准备转身离开的少年,那尔撒斯侧了身要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到底怎么了耶拉姆。】

 

【没事,您吃饱的话我还是拿回去吧。】

 

【等下,谁说我吃饱的,你做的饭菜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拿来吧。】

 

伸出手,那尔撒斯等着耶拉姆将盘子递给他。看似不情愿,但是最终少年还是讲盘子放到了雇主的手里。

 

凑近了鼻子,那尔撒斯闻到了浓郁的菌菇散发出来的香味,这是自己在巴休尔山最喜欢的蘑菇浓汤,说实话的确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喝过了。

 

【耶拉姆你是为了准备蘑菇而浪费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吗?】

 

蘑菇是喜欢长在潮湿的环境中的一种菌类,常见的地方自然是山里,古加拉特城附近的山地非常适合蘑菇的生长,但是要找到他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从少年有些发黑的眼圈就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心思来找这些食材。

 

抚上少年的脸颊,指腹划过眼睛下染上颜色的地方,那尔撒斯感到从所未有的温暖。

 

【让我来尝尝味道吧。……呼噜噜……嗯!太好喝了,猜猜看,耶拉姆这次牛乳放的更多了些吗?】

 

看向小侍童,那尔撒斯一下子语塞了,耶拉姆就算低着头也能看出在脸红,因为耳朵和后颈都跟着发红了,说实在的非常可爱,那尔撒斯从来没有看到过耶拉姆害羞过。

 

【耶拉姆,耶拉姆。】

 

【什么,那尔撒斯大人,额……】

 

那尔撒斯为了看清耶拉姆的表情弯下了腰,耶拉姆因为雇主的呼喊回过神,猛地抬起头,两人的气息一下进到咫尺。少年的鼻息就在自己的眼前,雇主唇齿间浓汤的奶香味钻进了少年的鼻腔,两个互相在对方的眼眸中看到自己,这样的距离可能是这么多年来最近的一次。

 


 

Fin.

 


 

后语:文章停在这里可能有人会掐我,但是请不要着急,现在有预案将那耶的剧情单独拿出来写一下,基本上就会开始脱离本篇的描述了。

 

下一篇会有神前决斗,╮(╯▽╰)╭又是一个好梗,敬请期待。

评论(4)

热度(34)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