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8.1】妄想小剧场 之一 拉杰德拉的美梦 【短篇】

本片文章是亚尔斯兰一行回去帕尔斯以后,拉杰德拉午睡时的妄想,完完整整的是拉杰德拉个人的南柯一梦,作为别人梦里的殿下自然也实实在在的occ了一把,请不喜欢的同学绕行,谢谢。

另:辛德拉的西面是帕尔斯哦,所以各位懂得。

祝阅读愉快哦,至少当初完成这篇的时候是非常愉快的呢~~~

++++++++++++++++++++++++++

春季的辛德拉午后微微吹来的风中带着各种花的香味,拉杰德拉站在露台上享受着还算清凉的午后时光,身边服侍的女子个个美艳动人,但是新国王的脸上却有说不出的表情。最近拉杰德拉总是选择面向西面的露台来休息,就算美女相陪有时候也会出神而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

拉杰德拉的臣下都感叹原先有些毛躁的王子也成长为沉稳的国王了。但没有人知道拉杰德拉其实只是在发呆而已,经常感叹自己是一个世界上最勤奋的国王的拉杰德拉,现在已经在露台上睡死过去了。

【啊,啊,我睡着了吗?】这样一人喃喃自语,拉杰德拉现在在一个纯白的空间中。

【哦哦!梦境原来是这样的啊!为什么是纯白的呢,没有人在吗!喂~~】

把手放在嘴的两边,向前呼喊着,拉杰德拉对梦境充满了新奇感,这个人本来就好奇心旺盛。

【白色的太无聊了,给我一个奢华的宫殿吧。】

梦境忠实的还原了本人的愿望,所以现在出现在拉杰德拉梦里的是一个奢华的巨大房间,来自绢之国的顶级织物装饰的门帘,密斯鲁国繁复图样的地毯,辛德拉标志的象牙工艺品,家具上都包裹着金镶边,各式的宝石争奇斗艳。

房间被装饰的不能再奢华,拉杰德拉满意的看着这个房间,【嗯,嗯】一边点头一边得意的抱着自己的手臂。

【接下来是美女了,怎么样的美女才好呢?】

拉杰德拉难得的开始伤脑筋了,登基做国王已经有一阵了,美女自己也已经有些玩腻了,那这么奢华的梦没人陪伴怎么好呢,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让拉杰德拉心跳不已。

【哇,这么奢华的房间是怎么回事啊,哦,这不是拉杰德拉殿下吗。】

如此寒暄着出现在拉杰德拉面前的是亚尔斯兰,从紫罗兰色的落地挂帘后面走出来的亚尔斯兰,穿着辛德拉式的衣服,只是头上并没有裹着头巾,毕竟那个根本就不适合他。脸上挂着微笑的亚尔斯兰让拉杰德拉很是惊讶,这个厚脸皮王子没想到亚尔斯兰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为了掩饰自己的惊讶,拉杰德拉上前想给这个少年一个拥抱,可是还没有走两步,亚尔斯兰就开口了。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拉杰德拉殿下你的拥抱哦。】

略微有些坏心眼,亚尔斯兰眨了眨眼睛,随后拉杰德拉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了。

挣扎了一会儿发现绑的很牢靠的拉杰德拉放弃式的仰起头。

【明明是我的梦境,为什么我会被五花大绑啊!】

无力的呻吟着,亚尔斯兰蹲下与拉杰德拉的视线同高以后,愉快的说【看样子,拉杰德拉殿下还很喜欢被绑着吗!】

即使知道亚尔斯兰不可能这么说,但是拉杰德拉还是像受到打击一样垂下了头。

【亚尔斯兰殿下,如果您能发发慈悲为我松绑的话,我会报答您的。】

放弃了的拉杰德拉看着亚尔斯兰希望可以得到帮助。

【嗯,放了你让你来反咬我一口吗?还是让我问问那尔撒斯再考虑要不要放开你吧。】

这么说着亚尔斯兰站了起来,向着另一边好像要叫谁一样抬起了手。

【天哪!不要,千万不要叫那尔撒斯!】

拉杰德拉慌张的惊叫起来,唯独那个帕尔斯军师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对自己评价甚高的拉杰德拉好多次都败在那尔撒斯的手上,而且被对方玩弄在鼓掌之间,除了屈辱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已经怕了那尔撒斯的智谋了。

回过头来看着拉杰德拉的亚尔斯兰歪着头,一副很遗憾的表情,【不叫那尔撒斯吗?他来的话一定会更加好玩的啊。】

感觉再不阻止亚尔斯兰,不晓得在他口中是不是会听到更加让自己害怕的名字,拉杰德拉决定要开始反击了,只要没有得力的部下,这个少年自己还是可以摆平的。

【如果是我的梦的话,这该死的绳子就给我松开吧!】

发出一阵怒吼,拉杰德拉奋力的挣脱了束缚着自己的绳索,一把抓过亚尔斯兰把他摁在地上。意外的是亚尔斯兰没有反击,而是呵呵的笑了出来,拉杰德拉定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

【你弄痛我了。】言语中没有埋怨的意思,而是多了一份甜腻。


 
 


【国王大人!国王大人!请您醒一醒!】

被惊醒的拉杰德拉看着身边大声嚷嚷的人,仔细一看是自己的军务官,【下官有急事向您汇报!】

拉杰德拉从美梦中被拉回到现实,虽然很气愤,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会因为一场梦而责备部下的人,所以只能无奈的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命令军务官去议事厅等自己。

拉杰德拉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梦境停在一个很关键的地方,即使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也让人遗憾不已,可是让拉杰德拉震惊的是自己明明不是一个喜好男色的人,却做了一个有关于邻国年少王子的梦,梦中的王子色香的让人垂涎.

完全没有任何罪恶感的拉杰德拉看着远处西沉的太阳,看来自己睡了一个过长的午觉,不晓得现在亚尔斯兰王子在干什么呢,一边这样想着拉杰德拉一边转身回到房间里,因为他要去处理公务了,哎,自己真是个忧国忧民的好国王啊。


帕尔斯培沙华尔城,亚尔斯兰正和耶拉姆一起认真的阅读着绢之国的书籍,突然觉得后颈一凉打了个很大的冷颤,吓了一跳的耶拉姆关心的问道【殿下是着凉了吗?】

春天的帕尔斯还有些微凉,【不不,只是觉得后颈有些冷。】

亚尔斯兰一边说着一边摸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于此同时达龙也觉得一阵恶寒,难道是王太子殿下发生了什么意外,对于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达龙也感到奇怪,可是怎么也放心不下,然后决定去看望一下亚尔斯兰。

Fin.

——————————————————————————

想问下看到这里的看官是否有感想呢,非常欢迎评价哦~~

话说请多给些评价吧~~~

之后的文章因为很早就写成了,所以看起来会更加连贯舒适一些的

敬请期待(话说有人会期待吗,打头……+_+)


评论(22)

热度(23)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