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9.1】放手

培沙华尔城对奇夫来说太无聊了,乐师百无聊赖的坐在城墙上拨弄着自己的琵琶,回想之前在辛德拉还是纷争不断,刀光剑影就让人心跳加速。奇夫很喜欢紧张的气氛,不过目前招募同志的平稳阶段就激不起乐师的兴致了。

 

看着不断进入城中的士兵,充满男人的地方实在是让人不愉快,奇夫皱着眉头,灵巧的跃下,踩着轻快的步伐,乐师打算去为这枯燥的日子找点滋润的东西去。

 

 

 

【殿下?】

 

被呼唤的亚尔斯兰抬起头,看到在门口往里张望的奇夫,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少年马上起身去迎接来者。

 

【奇夫你怎么来了呢?】

 

让乐师进屋坐下,亚尔斯兰难得的也从长时间的伏案中解放出来。伸着懒腰,少年活动了下自己的肩膀,看着乐师有些无趣的表情。亚尔斯兰心领神会的知道奇夫在烦恼什么,军事要从的培沙华尔城没有姑娘呢。

 

【奇夫难道是在因为这里没有姑娘而不愉快吗?】

 

仔细观察着乐师的表情,亚尔斯兰试探性的问了。

 

【呵呵,殿下真是太聪明了,不过也不只是如此。】

 

笑着眯起眼睛的奇夫,向着亚尔斯兰伸出手。

 

【我不是还能陪伴在殿下身边吗,而且太长时间趴在桌上会让身体生锈的,来吧殿下,我们一起出门骑马吧。】

 

外出骑马这个提议对于年经14岁的亚尔斯兰而言太有诱惑力了,而且本人也很想出门透透气、吹吹风来着,就在亚尔斯兰还在犹豫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人轻轻的搂住了。

 

奇夫看着亚尔斯兰对外出骑马的建议露出好想去的表情时,就知道第一步成功了,他起身悄悄的搂住了少年稍纤细的身体,在他耳边再次蛊惑起来。

 

【有我陪着您出门,我们能远离这城里的诸多烦恼。】

 

诚如奇夫所说的,最近前来投靠亚尔斯兰准备一起复国的志士太多了,人多就会多纷争。虽然亚尔斯兰努力的一视同仁,可是小摩擦还是断绝不了。

 

前阵子加斯旺德和萨拉邦特的争吵就是一个典型,亚尔斯兰非常头痛这类的事情,接受了那尔撒斯的意见将中书令交给鲁项。表面上是风平浪静了,可是两派之间的貌合神离还是非常明显的,就连亚尔斯兰都知道这样是没办法出征的。

 

看出亚尔斯兰又开始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奇夫索性将自己的头搁在少年的头上,轻轻的蹭了蹭,让对方回神。

 

亚尔斯兰一边轻笑着一边推开奇夫,不过下一秒嬉闹的两人就停下了,少年这次认真的挣脱了乐师的怀抱。

 

门口的黑衣骑士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用什么表情表达比较好,但是自己现在真的非常恼火。

 

【达龙,你有什么事情呢。】

 

快步走到骑士面前,少年有些尴尬的抬起头。

 

【我是来送报告书的,殿下现在是在休息吗?】

 

【啊…嗯…刚刚我一直在看兵书来着,绢之国的文字我还不是最熟练,有些地方还要研究一下。呐…达龙…】

 

【殿下,你不是答应会和我一起去骑马的吗。】

 

打断了亚尔斯兰和达龙的对话,奇夫横插入两人之间,搂着亚尔斯兰的肩膀奇夫露出了撒娇的俏皮样子。

 

【嗯,可是…】

 

亚尔斯兰越过奇夫看着后面的达龙,但是黑骑士却没有看向他,寂寞感爬满了全身,明显有些失落的少年还是挤出了笑脸。

 

【但是我要看过达龙的报告书再去,好吗?等我一下吧奇夫。】

 

摊了摊手奇夫退到了一边,亚尔斯兰认真的看着达龙送来的报告书。从黑骑士身上传来的刺刺的感觉也让乐师心情愉快,完全不知身后空气战斗的亚尔斯兰也让人觉得非常可爱。

 

 

 

达龙的报告书只是简单的罗列了最近的军备状况,部队训练的事项。其实这些最近都是那尔撒斯在处理的,由耶拉姆定时将这些转交亚尔斯兰研读,作为学习的材料。

 

可是现在达龙居然自己将报告书送来,可见骑士想见少年的心情是多么的迫切,碍于身份的限制他又无法像乐师那样洒脱,所以现在达龙浑身上下散发着苦闷的气息。

 

【嗯,这些情况我都了解了,达龙这份还没给那尔撒斯看过吧,要拿去哪里吗?】

 

认真的读过报告书,亚尔斯兰抬头看向达龙。收起自己的感情,骑士现在又是那个骑士了。

 

【是,我等下让部下送去那尔撒斯哪里,殿下你们要出去骑马吗?】

 

【嗯,不过现在也不能骑很久了…】

 

看向窗外的少年看到有些西斜的太阳,脸上多少露出了一些遗憾。

 

【没事的,我们可以在晚饭之前回来,呐,我等了很久了哦。】

 

奇夫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强硬,亚尔斯兰微微的偏过头,淡淡的笑了。

 

【是呢,让你久等了,达龙要一起去吗?】

 

转过身,少年有些兴奋的邀请了骑士,不过黑衣骑士却拒绝了。

 

【不了,殿下下官之后还要去那尔撒斯哪里跟他商议先锋的事情,我替您叫来法兰吉丝吧。】

 

说罢,达龙微微行了礼就退下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亚尔斯兰脸上都是愁容,苦涩从身体里流出来。

 

【好了,开心一些,我们走吧。】

 

奇夫拉起亚尔斯兰的手快步走起来,少年不一会儿就无暇多想那些让他不愉快的事情了。

 

 

 

风从耳边呼呼的划过,夕阳下金红色的光晕浸透着湛蓝的天际,抬起头看到告死天使展翅翱翔着,那自由的身影吸引着少年的目光。

 

【殿下,这里就算是平原,您好歹也要看着前面的路啊。】

 

开口的是耶拉姆,他担心着亚尔斯兰光抬头看鹰,而不注意地面。

 

【嗯,是我不好呢。】

 

腼腆的笑着,亚尔斯兰将视线搬回到地平线上,不一会儿一个身影进入了少年们的视线中。

 

兔子,一群兔子,它们嗖嗖嗖的开始奔跑起来很明显是看到了马匹和鹰。

 

【殿下今晚吃烤兔子吧!加斯旺德帮我一下。】

 

耶拉姆拿起挂在马鞍上的弓箭,架上弓箭,拉起弓弦,咻!一只在狂奔的兔子飞了起来,射到一只。

 

看着策马狩猎的两人,亚尔斯兰自然的放慢了速度,把手放在嘴的两侧朝着前方喊道。

 

【耶拉姆!加斯旺德!我不去了,你们早些回来啊!】

 

叮咚的琴声在耳边响起,看向后方的最后一个同伴,亚尔斯兰笑着看向奇夫。

 

【明明是奇夫你提议出来骑马的,我还以为你会邀请法兰吉丝呢,怎么就我们几个呢?】

 

【殿下偶尔我也想单纯的陪在你的身边,让你开心一下啊。】

 

【呵呵,如果我是女孩子一定会很乐意听到你说这些的,奇夫的外表真的很漂亮呢。】

 

【无论我长得再漂亮,也无法成为那个人心里的人呢。】

 

【哎?难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调转马头,亚尔斯兰快步骑行到奇夫身边,乐师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眨了眨眼睛,伸出上半身更加靠近亚尔斯兰。

 

【殿下想知道吗?】

 

明知故问一般,奇夫故意让自己看起来非常神秘兮兮的。

 

【你愿意告诉我吗?】

 

亚尔斯兰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打听别人的私事,可是一直向女神管大献殷勤的奇夫难道喜欢的别人?这又让少年非常的好奇。

 

看到亚尔斯兰露出的表情,奇夫心里有些沾沾自喜,不过思路清晰的乐师知道少年的心思。自己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所以他的目光投向哪里自己一清二楚。

 

【不告诉你,你猜?】

 

将食指抵在自己的嘴边奇夫乐呵着唱起了歌谣,伴随着琵琶悦耳的琴音,一个人自顾自的骑行起来。亚尔斯兰跟在他的身后听着悠扬的歌声感觉非常惬意,仿佛让自己烦恼的一切都随着风远去了。

 

 

 

亚尔斯兰再一次觉得奇夫就像飞鹰一般,来去自由,没有什么能束缚他的,不如说将其束缚在身边还不如让他自由飞翔更好一些,而现在这个人居然选择停留在这里,难道奇夫喜欢的人就在同伴之中?!

 

加快马匹的脚步,追上奇夫,亚尔斯兰因为自己的猜测有些亢奋,少年脸上的光彩让他看起来神采奕奕。

 

【奇夫喜欢的人难道在我们之间吗?】

 

【殿下…】苦笑着,奇夫感觉到少年误会的理解,可是他现在没有意图要去解释清楚,就在乐师有些苦恼要怎么开口时,耶拉姆和加斯旺德提着猎物回来了。

 

适时的结束对话,四人回去了培沙华尔城,晚上用餐时亚尔佛莉德指责耶拉姆居然用打猎的猎物做料理,她觉得不公平,整顿晚餐都在两人的争吵声中度过,让在座的人都头痛不已。

 

 

 

 

 

时间一转眼已经是5月了,月初那尔撒斯的报告指出部队已经可以开拔了。尽管亚尔斯兰觉得还需要多一些的时间让所有人磨合,可是好像已经到了极限。作为前夜祭的夜晚,培沙华尔城里所有人都在为了明日的出征喝酒祝福着。

 

早早的被酒味熏得有些醉意的亚尔斯兰被法兰吉丝护送回去自己的休息室了,当上位者离场之后现场的气氛更加活跃了。可是明显分开做的两派人还是没有交汇的意思,打破僵局的还是奇夫。

 

乐师轻巧的拿着酒瓶走到伊斯方的身边告诉他一箭让他兄长脱离苦海的人就是自己,年轻气盛的青年对自己的兄长敬爱有加,因为酒精血气方刚的伊斯方直接把剑袭向了奇夫,无责任的士兵们不断的起哄着,说着教训这个无理的乐师之类的话。

 

【从一开始就在王太子身边保护他的我,比起你们这群后来的盲从者,用处要大得多了。】

 

这样回敬了哪些好事者,火上浇油的让所有人都剑拔弩张。

 

两人的乱斗不分伯仲,蓝色的火光不断的从相交的剑刃之间弹出,就在两人准备伺机而动时法兰吉丝的出现终止了交战。

 

最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亚尔斯兰,少年皱着眉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同志之间要刀剑相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亚尔斯兰希望可以调停此事,伊斯方丢下剑伏倒在地,传自兄长教诲的忠于王室,让青年诚惶诚恐。相比较奇夫,流浪乐师表现出的坦然自若又是一副模样,他拾起了自己的剑。

 

【没什么大事,只是人生观有些不同罢了。】

 

跟在亚尔斯兰身边的达龙这时居然一拳挥在奇夫俊美的脸上,黑骑士大声呵斥道!

 

【奇夫如果不是你一直在挑衅伊斯方,怎么可能打起来!】

 

【就算是这样,那又怎样呢?】

 

转过头更加露骨的挑衅眼神,奇夫看着达龙,两人之间的气氛比起之前更加骇人,深知达龙武勇的一般骑士们很难想象一个流浪乐师居然敢正面挑衅黑骑士,而且奇夫在达龙面前一点也不逊色实在让人费解,难道刚才乐师并没有使出全力吗?

 

【不要以为你跟殿下亲近就可以为所欲为。】

 

压低了声音达龙的话听起来非常有份量。

 

【嚯哦,我倒觉得你是不是有些保护过度了?战士中的战士啊。】

 

奇夫不遑多让的毒舌让气氛更加紧张,此时少年略微高亢的声音出现了。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吧!】

 

亚尔斯兰走到两人之间,面对着奇夫他还想说些什么时,奇夫自己先开口了。

 

【长久以来即受亚尔斯兰殿下的照顾,可是看样子我实在是不适合在宫廷任职,与其与这些人打交道我不如自由的离开更加好一些。】

 

【奇夫!…】

 

看着转身离开的乐师,少年下意识的拉住了他,可惜拉住的是奇夫脖子上的围巾,被险些勒到的乐师无奈的回过头,稍微走近亚尔斯兰,顶着达龙杀人的目光,奇夫在少年面前单膝跪下。

 

【殿下曾经说过我是如飞鹰一样存在的人,如果我愿意停留您会为我撑起一片树荫,对吗?】

 

【是,我的确这么说过,所以你可以…】

 

【可惜的是这片树荫不太合我的心意。】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的奇夫掰开了亚尔斯兰的手,从里面抽走了自己的围巾。

 

【殿下我现在想要离开这里回去天空了,您会放我自由的对吗?】

 

亚尔斯兰看着奇夫深蓝色的眼眸觉得自己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就算那是离别,少年面露着苦涩,小声的问着。

 

【呐,你还会回来吗?】

 

对于亚尔斯兰的问题,奇夫愉快的勾起了嘴角,跟以往哪些询问还会不会再见面的人不同,奇夫这次将真正的心意袒露了出来。

 

【殿下难道要让我做您的鹰吗?】

 

【无理的家伙!】

 

达龙一下插入两人之间用斗篷斩断了相互投望的视线,看了黑骑士一眼,奇夫果断的转身离开了,一边走一边抬高声音说道。

 

【达龙!好好的照顾殿下!】

 

【奇夫…】

 

知道乐师去意已决,少年还是非常的惋惜,愣在当场久久不动。

 

【殿下,您不要太过难过,这只是那尔撒斯和我们商量好的一出戏。】

 

在亚尔斯兰身边耳语的是达龙,他不忍心看少年如此神伤。

 

【假的!】

 

当听到这是一出戏时,亚尔斯兰看着达龙的眼睛都发亮了,黑骑士苦笑着说是的。

 

【那一拳也是演戏?】

 

对于少年的提问,黑骑士露出了苦笑,微微欠了身。

 

【之后我会向奇夫道歉的。】

 

【我能去送送他吗?】

 

【我想不行,但是现在如果去靠南面的窗户,我想殿下能看着奇夫出城。】

 

顺着达龙指的方向,亚尔斯兰不着痕迹的快速移动过去,不一会儿一人一马就出现在视线中。白色的头巾自然的随着马匹移动一起一浮的飘动着,转过头来的人视线一下就对住了,亚尔斯兰仿佛自己能看清楚奇夫眼睛里的光彩。

 

 

 

骑上马,剑已经磨好了,箭桶里也插满了30支弓箭,钱袋里的金币和银币发出的叮当声让人舒心。奇夫准备好了行囊不过却无人为他送行,不过完全不在乎的乐师这次有些寂寞了。

 

悠然的骑着马离开住了几个月的城堡,虽然是按照剧本演出的戏剧,可是那一拳应该就是骑士心理积怨的表现了吧。摸了摸有些发疼的脸颊,奇夫还是轻笑了出来,明明已经是演戏控制了力道,可是真的打到脸上还是蛮痛的。

 

转过头,视线自然的就被窗台上的浅色吸引了,红色外墙的培沙华尔城,黑色的窗户上浅色发色的少年也同样看着自己,无法挥手告别,奇夫只能尽量让马匹走的更慢一些,让他的身影在目光中停留的时间更久一些。

 

亚尔斯兰的身后达龙也在,黑衣骑士现在是在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着自己,奇夫可不知道,不过他也不想知道。

 

 

 

夹紧马肚重新赶路的奇夫想起了亚特罗帕提尼会战之前的一星期,他告别了住了十几天的寡妇的家里,那女人从商的丈夫给她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还非常年轻的她很愿意招待向奇夫这样的男子,两人的关系也如鱼得水。

 

在准备好行囊出发的清晨,女人穿着绢丝的长袍肩上搭着刺绣精美的围巾,慵懒的看着准备马匹的乐师,红唇最后轻笑了出来非常美丽。

 

【奇夫啊…如果你愿意听我的忠告,之后的一个月内可千万不要跟着美女乱跑哦…不然你会不小心弄丢了你的心哦。】

 

转过头看着女人,奇夫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女人笑着走进他的怀中,绵长的亲吻之后继续说道。

 

【虽然你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是像你这样的人一旦认真起来,可是会毫无条件的为对方付出一切哦。呵呵,好期待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你献上最真挚的情感呢…】吃吃的笑着,女性摆了摆手走回了屋里。

 

不明白她的话,骑上马的奇夫在自己肚子里嘀咕着,要是有一个绝世大美人的话估计可以让自己掏心掏肺吧,不过也是一时快活而已,得意的骑着马奇夫完全想不到自己正一步步的走向那女人说的情节里去。

 

 

 

【说起来,那女人好像会占卜,而且还非常灵验呢。】

 

一手牵着缰绳,一手玩弄着自己前额的头发,奇夫有些快活的回忆着8个月前的相遇、相识和相伴。自己现在正无怨无悔的为了别人的笑容而奔波,这是之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事情,自嘲的笑了笑,奇夫抬头看到太阳划破黑暗出现在地平线上,为大地带来光和希望。

 

+++++++++++++++++++++++++++++++

 

奇夫炮灰了,达亚主线写的实在太多了,也改不过来了,只能各种穿插了……

评论(5)

热度(23)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