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0】续

帕尔斯历321年5月,亚尔斯兰率领十万士兵朝首都叶克巴达那进发。先锋由伊斯方、萨拉邦特、特斯组成,之后的阵营由达龙和奇斯瓦特统领,再到亚尔斯兰的本阵。

帕尔斯军的攻势无往不利,就在一切进行的很是顺利之时,传来了东北方的特兰入侵的消息,讽刺的是最早来通报的居然是辛德拉的新国王拉杰德拉。

亚尔斯兰听从了那尔撒斯的建议先回头平定特兰,被问到是否会感到遗憾时,亚尔斯兰觉得一切进行的太顺利才奇怪呢。

迅速回撤的帕尔斯军马上跟特兰在培沙华尔城的攻防上胶着起来。在新月的夜晚,根据那尔撒斯的奇策让特兰的军队摸瞎的首尾自攻,再由毫发无伤的帕尔斯军一举将其击溃,可谓皆大欢喜。

 

亚尔斯兰一如既往的站在城墙上等待将士们的回归,即使在新月之夜,王子还是一眼就找到了黑衣骑士,当看清楚走近的人后,亚尔斯兰第一次冲下了城楼。耶拉姆被吓了一跳,虽然亚尔斯兰的武艺还需要磨练,但这位王子有时候的行动力还真是厉害。

骑着马归来的达龙看起来有些累了,看到他甲胄开裂,血迹又满脸都是,亚尔斯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能有谁可以伤到达龙呢,再者说他有没有受伤呢。跑下城楼的亚尔斯兰找寻着黑衣骑士,四处张望后发现达龙已经将爱马递给马夫自己朝住宿的房间走去了。

【达龙!】

亚尔斯兰一边喊着一边穿过陆陆续续归来的士兵们,他们纷纷为亚尔斯兰王子让出通道。另一边达龙听到熟悉的呼唤也停下了脚步,回身刚刚想行礼却一把被亚尔斯兰拉住了。

【有没有受伤?】

亚尔斯兰抬起头认真的注视着达龙的脸,才想伸手为他擦去脸上的血迹,就被达龙自己制止了。

【殿下,下官没事,现在要回去清洗一下,您要一起来吗?】

达龙偷瞄了一下亚尔斯兰身后,应该说自己的同伴们心领神会呢还是好管闲事,总之离开他们有段距离站着法兰吉丝、奇夫、耶拉姆、亚尔佛莉德、那尔撒斯、加斯旺德他们无形的站成了一道墙阻挡别人的视线,不过也快到极限了。

 

回到寝房卸去甲胄,用水擦拭身体,最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在达龙做着这些事亚尔斯兰就在他身后看着他。连黑衣骑士都觉得这样被看着有点变扭,可是王子还是用他晴朗夜空般的清澈双眸看着骑士的一举一动。

 

在大部队5月初决定开拔之后,培沙华尔有过一次人为的纵火事故。虽然很快就被制止,而且真凶也在第二天确认死亡,但是那晚对达龙而言绝对比上战场还惊心动魄。

那天晚上为了防止骚动是银假面希尔梅斯造成的,达龙一直守在亚尔斯兰身边,连一直忠心的加斯旺德都被派出去后,王子无意中吐露了心里话。

【要是时间能停止该有多好。】

达龙完全明白亚尔斯兰喃呢的话中包含的意义,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跟亚尔斯兰在一起的时间达龙也想无限延长。但是自己是个要上战场的人,即使对自己的武力很有信心也难保不会天外有天,达龙决定不能给亚尔斯兰任何错觉,他打算埋藏自己的真心,只要表现自己的忠诚心就好。

就在骑士步步后退之际,王子表现出了少年特有的直率和勇敢。

【达龙,我…】走到达龙面前的亚尔斯兰抬起微红的脸庞。

达龙觉得自己一阵晕眩,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情感,为什么非要拒绝对方的心意。但是顽固的骑士又一次想到如果有一天长大的亚尔斯兰后悔选择了自己,那要怎么办。现在一切都不算晚,只要自己还是王子的骑士,是王子的剑就好。

所以没有等亚尔斯兰开口说完,后退一步单膝跪地的达龙选择用誓言约束两人,【我达龙起誓永远追随亚尔斯兰殿下一人,献上我最忠诚的誓言。】

 

被拒绝了,都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拒绝了,亚尔斯兰苦笑着,我永远只能是你的君主啊,这么想着少年还是展现了年轻带来的无畏和勇敢,他俯下身,捧起达龙抬起来的脸。亚尔斯兰在达龙的额头上印上自己的亲吻,庄严而圣洁。

【达龙,我以帕尔斯王太子的身份祝福你,愿密斯拉的众神加佑你,在战斗中无往不利,凯旋归来。】

虔诚的祝祷词为了心中唯一的那个不可被替代的人,说罢露出了微笑。

亚尔斯兰露出的笑颜让达龙心痛不已,这个少年要让人怜爱到什么地步才好。自己花了这么大的决心换来的只是这受伤的脸庞,达龙这时除了后悔还有无尽的自责。两人持续相互的对望,有很多话都想跟对方说,可是都说不出口,苦涩从身体里满溢而出,灌满了整间屋子,直到报告骚动结果的那尔撒斯的出现才结束。

 

想到这里,达龙想起短短的一个月中,亚尔斯兰遇到了两次危险,可在他身边保护他的都不是自己,在夏夫利斯坦原野的是加斯旺德,与特兰混战时是奇夫。达龙深知武艺精进需要的是时间,可是前两天奇夫回归的那天夜里达龙还是忍不住对亚尔斯兰怒吼了起来。

【冲动要有个限度,和部队脱离了只有死路一条!】

被骂的亚尔斯兰刚刚还因为奇夫的归来开心不已,就被达龙当头棒喝,脸上可怜的表情让人看着就心酸。奇夫倒是一脸悻悻然的将亚尔斯兰藏在身后,挑衅的对达龙说。

【今晚是我救的殿下,所以现在殿下归我了。】

说完就带走了亚尔斯兰,随后投向达龙的眼神从愤怒转向怜悯多一些,连达龙自己都知道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丢人。

妥协的骑士本来想去道歉,可是到了亚尔斯兰的房门口碰巧出来的人是奇夫,乐师还顺便整理了下衣服,这个轻浮乐师在王子房里两人独处了这么久,一下达龙的脑袋里就有什么东西断裂了,实际耳朵里听到的却是衣襟摩擦的声音,自己已经一把揪起了奇夫,在这时还一脸轻松的乐师举起双手。

【冷静些,冷静些,我懂你的心情,可是你刚刚这么大声殿下铁定会吓到不是吗。】

听着奇夫的话达龙也觉得自己太冲动了,才松开奇夫的衣领,就瞬间被人拉紧了领口,凑到耳边的乐师用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不知道在我不在的期间你跟殿下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个傻孩子唯一牵挂的人只有你,如果因为你受伤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抢到手,带到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去!】

看着乐师离开的背影,达龙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到底带给亚尔斯兰的是什么。推门进去床榻上王子已经睡了,走近细看,双眼都有些浮肿,难道是哭过了吗,心疼的轻轻拂过他的脸庞,微微张开眼睛的亚尔斯兰看清楚来的人是谁后,一下翻身背对起达龙,有一种莫名想哭的冲动涌了上来。

看到转过身微微颤抖的亚尔斯兰,达龙选择在床边坐下安抚的拍拍王子的后背。

【下官很清楚殿下为了无辜的村民而愤怒,那殿下有没有想过要是失去了您,我要怎么办?】

手下的身体随着自己的话语僵硬了,阻止了亚尔斯兰要转向自己的身体。

【下官只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请您什么都不要听到。】

达龙继续轻拍着亚尔斯兰的背脊。

【下官只是一介武人,除了可以为殿下扫清看得见的敌人外,其他的并不拿手,而且现在国家动乱,下官不能给殿下一生一世的承诺,与其让您之后伤心,不如现在就让下官陪在您身边更加合适。请殿下允许我的任性。】

那晚亚尔斯兰是在达龙的安抚下不知不觉入睡的,之后两人因为特兰的进攻趋于白热化而嫌少碰面,新月战役就开始了。

 

亚尔斯兰从进门就跟着达龙,在背后看着他脱下甲胄、衣物,直到上身完全裸露出来,王子才发现直勾勾的看着别人是会不好意思的,但还是认真的看着。

完美的腰部曲线,紧实的肌肉,和自己相比略显黝黑的皮肤,上面还有很多细小的伤口和疤痕,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个战士,亚尔斯兰再一次意识到自己跟达龙的差距。

想起前两天晚上达龙的自白,亚尔斯兰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达龙对自己的心意,诚如达龙自己说的他是一个战士,现在还要浴血奋战不能给自己什么承诺,但是不再拒绝自己就已经让人欢欣雀跃了。

 

随后在犒赏功臣时一直在外围帮助那尔撒斯布置计策的特斯收到了最大的封赏,而达龙也为此感到高兴,引发了后面的对话。

【殿下的作法实在是太好了。给像特斯那样脚踏实地工作着的人高度的赞赏,正足以激励所有的士兵们,这就是所谓王者的器量啊!】

【达龙,凡是只要关于殿下的事,你就能把它当成感动佩服的材料啊!】

吐槽他的除了那尔撒斯不会有第二个人,但是就那尔撒斯而言不去嫉妒功劳大小的达龙才让人钦佩。不过转念一想,宫廷画师露出了一个坏笑,用手肘敲了敲骑士的胸口。

【你跟亚尔斯兰殿下已经都说明白了吧。】

自然知道各种缘由的达龙,一下被抢的说不出话。

【咳咳!什么?你怎么都知道啊。】

心里很清楚这个朋友实在是智冠一国,可总是被猜中心事也让人很是尴尬。

【看着殿下的脸就知道了,每天都像在蜜糖里泡过一样。】

摊了摊手那尔撒斯离开去说服俘虏去了,留下达龙一个人继续咳嗽。

 

 

 

命运总是在你没准备的时候到来了,6月中旬刚刚结束了特兰攻防战的培沙华尔迎来了两个对亚尔斯兰而言关系重大的人,安德拉寇拉斯王和他的王妃泰巴美奈。

原先那尔撒斯的如意算盘是借着救出国王和王妃的筹码,来同国王谈条件,现在这个国王居然自己逃了出来,还带着王妃驱马车来到了培沙华尔,连达龙都觉得这已经超出人类的范畴了,只能说安德拉寇拉斯王的执念太可怕了。

国王似乎只需要半天的休息时间,就在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的时候,亚尔斯兰却显得格外超然。他很清楚国王对自己的态度,在猜测到自己有可能不是那两个人的孩子后,所有的一切都合理化了,现在与其担心国王对自己会说什么,还有另一件事情让亚尔斯兰行动起来。

【达龙?】

进到达龙和奇夫的房间,幸运的是现在屋子里只有达龙一个人,他正眉头紧锁的看着地面,亚尔斯兰进入屋子后,反手将门锁了起来,因为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并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看到亚尔斯兰进屋子锁上了门,达龙自然的伸出了双手,与其说自然不如说他觉得这是亚尔斯兰现在最需要的。

果然,王子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怀抱,小小的身躯用力的抱紧了自己,达龙也同样的抱紧了亚尔斯兰,轻抚着他柔顺的浅色发丝。

噗噗笑出来的王子,微红着脸,歪着略微抬起的头。

【我还以为你不会抱着我呢,呵呵。】

笑容看起来是这样的寂寞,难道即便在心爱的人怀里,还是觉得遥不可及吗?

达龙低下头,让自己的额头抵着亚尔斯兰的额头。

【殿下,虽然我不敢给您承诺,但是我对您的心意绝对不是假的,无论您是否需要我,我都是您的骑士。】

达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亚尔斯兰绷紧了身体,两人额头相抵传达来的热量,让亚尔斯兰全身发烫,在面前说话的吐息也让年少的王子心跳不已。

不谙情事的亚尔斯兰不明白应该怎么做才好,脑瓜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他抬起头迎上达龙的脸,停留在对方嘴唇上。不知道到什么时候结束才好,亚尔斯兰闭紧了双眼。

【殿下这个时候嘴巴打开才对。】

说罢骑士在王子下巴上的手指微微用力,让他张开嘴巴,不明白的亚尔斯兰只能照做,随后他被吓得任由达龙摆布。

从开启的唇间,骑士熟练的滑入了自己的舌头,虽然可能比不上奇夫的女性关系,但到了达龙这个年纪对情事还是了如指掌的。

自己手臂中的少年是有多少不谙世事,从他绷紧的身体上就能知道了,但即使如此骑士也没有放开他的意思,随即加深了亲吻。

 

亚尔斯兰被伸进来的达龙的舌头吓了一大跳,他第一次与人亲吻自然也就不知道亲吻分很多种,原先达龙只是舔着自己的牙齿,但发现亚尔斯兰有逃开的意思后,他反而把舌头探进了自己口中,卷起自己的舌头引导至他的嘴里,随后牙齿轻轻的啃噬及吸吮让亚尔斯兰膝盖发软,酥麻感从背脊一路向上到达头顶。

呻吟般的喃呢从嘴角自然的泄露出来,亚尔斯兰只能攀附在达龙的肩膀上,双手早被骑士引导着挂上了他的脖子,自己则被骑士牢牢固定的抱紧着。

耳边除了心跳声,还能听到交换亲吻时的咕嘟声,说到底那才是亚尔斯兰真正害羞到不行的声音。慢慢开始缺氧的少年微微的开始挣扎,适时放开他的骑士看着把头埋起来的少年轻笑起来。

【殿下,用鼻子呼吸的话,我们还能再来一次,要继续吗?】

盅惑般的低语,让亚尔斯兰无法抵御,慢慢的抬起头,那双夜空般清澈的双眸因为情欲而浸润的异常妩媚,达龙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复叠上自己的嘴唇,再一次开始温情的轻吻。

 

直到象征正午的钟声响起,亚尔斯兰才离开达龙的房间,走在走廊上的王子如同死心了一般扯动了嘴角,没错他可以想象自己的父王会怎么对待自己,亚尔斯兰做好了心里准备,无论国王会做什么安排,自己只能顺从,决不能让身边的任何人发生状况。

屋内,穿戴整齐的黑衣骑士也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守在王子的身边,不管挡在面前的是谁。

 

安德拉寇拉斯是一个充满精力和积极性的国王,他命令亚尔斯兰一个人再去征集五万士兵回来,对这样的安排达龙怎样都无法接受,才想反抗的他就被亚尔斯兰阻止了。

最后亚尔斯兰一个人仅仅只带着告死天使就在傍晚被赶出了培沙华尔城。即使大多数人都颇有微词,介于国王的威信也只能闭嘴。

入夜在外围合作的帮助下,成功逃脱的骑手们不敢停歇,直到清晨,大家在路旁的树荫见到了半日不见的王子。

亚尔斯兰在确认飞奔而来的骑手们的身份时,用力的呼喊。

【达龙!~~我在这里!】

如果声音可以用“光芒闪烁”来形容的话,亚尔斯兰此时的声音就是这样。那尔撒斯、耶拉姆、法兰吉丝、奇夫、亚尔佛莉德、加斯旺德,在一一呼唤着同伴们的名字后,达龙代表大家郑重的表示无论国王会降下何种惩罚,都不能阻止他们追随亚尔斯兰的意思,一行八人加一只鹰朝着南方行进,目的地是港口城市——基兰。

++++++++++++++++++++++++++++++++++++++++

先感谢看到最后的看官们,这里的小温存是否满意呢?

感觉用达亚做主线推进剧情,其他的作为支线补充进来,这样写感觉不错呢。

不晓得各位看官是否满意呢,呵呵。

因为最早完成的就是达亚路线,所以一亲芳泽的到最后只有大刘一人呢。(感觉在玩RPG游戏?)



评论(10)

热度(12)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