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1.1】沙滩-鲨鱼-薄荷

支线剧情中奇亚的大戏份开始了哝!!!

作为已经完成主线的我来说,达亚已经即成事实了,奇亚作为割舍不了支线剧情可以实现的程度并不算高,这篇属于在基兰的又一个危险事件(笑),我还是帮殿下找了一堆麻烦,不过这次大活跃的变成了奇夫。

可是本篇最后奇夫炮灰了,先打个预防针哦~~

最后祝阅读愉快哦~~~

++++++++++++++++++++++++++++++++++++++++


说起海边会想到什么,碧海、蓝天、细砂、阳光、美女、少年? 

 

帕尔斯人并不会在海滩边享受日光,他们都是出海捕鱼或者经营海上贸易,所以绵延的沙滩并不是这么招人喜爱,毕竟港口还是需要深水位比较好。所以这片沙滩几乎无人问津,而发现它的正是王子一行人。前一阵折返打击海盗的时候偶尔发的海滩,现在有了第一批以玩乐为主的访客。

 

 细沙在脚底的触感让亚尔斯兰新奇不已,他活动着脚趾,让阳光烤的热烘烘的细沙在脚趾间滑动,耳边海浪的拍打声听起来也是那么的新奇。

叶克巴达那的夏天阳光是那么的灼人没人愿意在午后出行,换到基兰越往南的城市夏天应该会更加热,但是海滩上玩耍的少年二人组倒是一点也不受影响。

穿着那尔撒斯设计的裤子,随意的在肩上搭了一件薄衣,亚尔斯兰和耶拉姆在海滩上尽情的玩耍。 

远处岩壁的阴影里宫廷画师搭了画布举着画笔认真的对着海岸准备描绘他的蓝图,不知道是阴影不够大还是什么原因没有人跟那尔撒斯站在同一片区域内,法兰吉丝和亚尔佛莉德坐在巨大棕榈树形成的阴凉处,奇夫和达龙虽然也穿了那尔撒斯设计的裤子,但是两人现在还没有离开树荫底下的打算。

加斯旺德倒是一点也无所谓,辛德拉的夏天比基兰要热上好几倍,所以现在加斯旺德站在阳光下近距离的守护着自己忠心不二的主人。

 

古拉杰带着麦酒和果汁出现在海滩边是在中午之前,玩耍了一阵随着太阳光直射的力道加强,连精力旺盛的少年二人组也觉得有些脱力了。

 回到了巨大的树荫底下,晒的微红的亚尔斯兰和耶拉姆看起来格外的好玩,被奇夫调侃着像熟到一半的红苹果。一行人围坐喝着果汁和卖酒,沁凉的饮品舒缓了干渴也为少年们注入了新的动力。

【耶拉姆!我们去游泳吧!】将手边果汁一饮而尽,亚尔斯兰略微高声的朝着耶拉姆说着。

【咳咳!哈?殿下要游泳?】险些被呛到的其实还不止耶拉姆一个,在座的都多多少少被呛到了,一半是被吓一跳,一半是被逗乐了。 

那尔撒斯设计的裤子长度在膝盖以上一点,腰带部分使用了麻线与绢之国绢布串联缝制在一起,既牢固又不缺少舒适感,要是下水游泳也没问题。

脱下身上的薄衣,亚尔斯兰年少的身躯进入众人的视线中,经过十个月被迫的征战,少年王子身上原本就紧致的肌肉更加收紧,感觉精练这个词开始靠近了这个少年,肩胛骨微微凸起在背部勾画出漂亮的曲线,顺着脖颈一直到腰际,挺拔的背脊看起来是如此坚毅,微微发汗的皮肤似乎在呼吸一般散发着青涩的气息。

感觉到投向自己的视线不止一组,让亚尔斯兰突然有些窘迫,回头偷瞄了一下果然如此。

那尔撒斯饶有趣味的摸着画笔,

加斯旺德的表情类似于震惊,

古拉杰则是笑而不语,

奇夫眯起了眼睛感觉从上至下的打量着自己,

达龙略显夸张,微微张开的嘴巴里麦酒都快流出来了,

法兰吉丝倒是视线正常,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不晓得为什么亚尔佛莉德居然遮住了眼睛。

为了逃开这些视线,强硬的拉起还坐着的耶拉姆,亚尔斯兰逃也是向海边跑去。 

【殿下千万不要游的太远……殿下……】

大声喊话的是古拉杰,把手放在最旁边朝着跑远的少年叫喊。

【知道了!】

回过身朝着同伴挥挥手,亚尔斯兰继续拉着耶拉姆跑进海水里。中午前后海水就像会分割热气的界限一般,下水后明显感觉暑热从身边远离开来,舒适感一下包裹着少年。

 

严格的说亚尔斯兰并不是不会游泳,在王宫中好歹也学习过,但是在如此浩瀚无垠的海边,那些三脚猫的确算不上会游泳。

相比较的其他人,古拉杰这个在海上长大的男人自然没话说,戴拉姆本身就是接邻一个内海的领地,耶拉姆自小也会跟着父母和同伴去捕鱼水性非常好,达龙则是在绢之国的两年中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奇夫虽然没怎么表示,不过看起来这家伙也是如鱼得水,加斯旺德也身手矫健。

围观下来不是王子太弱,而是周围的人太过超人了。 就在下水不久,亚尔斯兰从海里露出脑袋看向沙滩,他发现除了原本就没打算下水的三人组之外,其余的人都前前后后的跟在自己周围,苦笑着少年再一次觉得自己的确是被重视的存在。

向跟在身后的伙伴们招了招手,王子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可是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人的脸,他们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离得最近的耶拉姆更是大叫。

【殿下!小心后面!……】

耶拉姆的后半句话没有进入到亚尔斯兰的耳朵里,因为他被大浪整个人卷了进去。 

 

大海时而安静时而狂野,潮汐的力量是人力所不能对抗的。亚尔斯兰现在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明明是中午阳光最明亮的时候,自己模糊视线中海面的光晕看起来有些遥远。

被海浪拍蒙了的王子,现在在不停的下沉中,脑袋嗡嗡作响,空气好像也用完了,世界安静的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心跳声咚咚咚,亚尔斯兰觉得现在要是自己死了感觉很多人会困扰,但是想要反抗的他完全使不出力气,手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触感慢慢的离开了自己,视线也开始朦胧起来。

最后出现在视线中的是黑色的阴影,流线型的身体和左右一对鱼鳍,在自己的头顶这样的大鱼有3条,围绕着眼中仅有的光晕游动着。

 

大浪朝回头的亚尔斯兰袭来时,看得每个人都冻僵了,仿佛是在12月的冬天一样,冰冷的海水让所有人都动弹不得。海浪把他们推离了亚尔斯兰身边,靠的最近的耶拉姆马上潜了下去,但当他一个人露出海面时,让人疯狂的窒息感袭面而来。

 

 当唇瓣贴上自己时,空气进入了口腔,但对于现在的亚尔斯兰而言,这杯水车薪的空气完全不能让他从缺氧中恢复过来,感觉抱着自己的人将自己往上带,少年的心神也逐渐的跟着清醒,再一次露出水面接受阳光的同时,亚尔斯兰才看清那个人的紫红色发丝与深蓝色的眼瞳,帮忙亚尔斯兰仰着头,奇夫在他耳边不断的说着不能挣扎,这时这样的话语对于一个处于溺水状态少年来说无法让他镇静下来,亚尔斯兰开始扑腾了起来,无法遏制自己的本能反应。

奇夫再一次深深的吻住缺氧微张的唇瓣,这次跟渡气给自己的感觉不同,青年的这个吻即温和又霸道,在松开之后,亚尔斯兰才有机会大口吸进空气,突如其来的亲吻也让少年镇静了不少,终于找回了原来的样子。

【哈……哈……奇夫,谢谢,我……】

断断续续的亚尔斯兰没办法一口气把话说完,他因为缺氧的时间太长现在全身发软。

【好了,你先镇静下来,我们的情况还是太糟了,等下我们要潜下去,所以你再吸一口气。】

一手环住亚尔斯兰的身体,一手安抚了少年的头,奇夫的笑容中多了一份紧张。另一边的叫喊声进入了少年的耳中,亚尔斯兰转过头发现了达龙和古拉杰,不过似乎古拉杰正拉着达龙不让他过来自己身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奇夫,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们两个为什么离开我们这么远呢?】

【殿下,您知道鲨鱼吗?】

 

 

鲨鱼除了在深海中出现之外,它们还会出现在浅海,基兰周围的捕鱼船一直都是鲨鱼们喜欢尾随的对象。渔民会把捕上来的鱼直接肢解装进相对密封的大木桶中,将不需要的头和内脏随意的丢弃到海里,有时也会把混在渔网中不需要的鱼扔回海里,只要跟着这类的渔船就能轻松填饱肚子。基兰附近有着大量的鲨鱼群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此,不过在没有渔船跟随的时候它们都在那里呢?

作为食物链顶端的鲨鱼总是好奇心旺盛,当海面出现很多拍打声时有几条吃饱了的鲨鱼对那些电子讯号产生了兴趣,结伴的游向了浅海,那里也是休息场所之一,俗话说吃饱后需要休息和适量运动吗。

 

 

【鲨鱼?】

少年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在辛德拉,是拉杰德拉介绍同达龙对战的巴赫德鲁时使用的形容词,随后亚尔斯兰回去帕尔斯曾经请教过辛德拉人的加斯旺德,忠心的侍卫官是这样形容这种生物的。

“鲨鱼是生活在海洋中最凶猛的鱼类。它们什么都吃,锯齿一样的牙齿可以轻松咬断船桨,咬穿小渔船,把人撕开一口吞下,是比狮子恐怖的多的生物,而且它们没有痛感,不怕疼痛,所以只有杀死它们才行。”

回忆起加斯旺德的话,亚尔斯兰觉得自己原本就有些发软的身体更加无力了,攀附在奇夫身上,少年有些发憷。

【镇静,不要发抖,目前我们没有危险,好了殿下准备深吸一口气,我们要潜下去游到达龙他们那边去了。】

奇夫搂着亚尔斯兰的腰,让他贴近自己,从两人贴紧的胸膛处表达出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心跳节奏。少年高亢的心跳接触到青年平稳的节奏,随后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感觉是时候的奇夫抵着亚尔斯兰的额头。

【来吧,深吸一口气,我们要潜下去了,这样就能看清鲨鱼的动作,亚尔斯兰一定要镇静,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相信我。】

【嗯!】

晴朗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眸中,奇夫俊美的脸庞就在鼻尖,他深蓝色宝石一般的眼睛中自己的脸清晰可见,惨白的皮肤上慢慢的浮现出樱红的血色。

倒数三声,两人同时深吸一口气浸没到海水中,缓缓下沉的亚尔斯兰抓紧了奇夫的臂弯,再一次那不详的巨大身影进入视线之中。低下头两条鲨鱼正在自己的脚下游动,打着圆圈游动的鲨鱼足足有3米长,可是危险似乎不在脚下而在身边。

当脑后传来什么东西游过的声音时,亚尔斯兰看到从视线之外缓慢的游过来的鲨鱼已经不是下面两条可以比拟的长度了,在心里摸摸的数到十,那条鲨鱼还没有看到全貌,背脊上的汗毛已经全部立正站好了。

灰蓝色的背脊,白色的腹部,壮硕的身体,有力的尾巴,刀子一般的鱼鳍,背上和靠近尾巴的地方都有背鳍,微张的嘴巴里一颗一颗锯齿一样的尖牙长满了整个大嘴,小小的眼睛注视着自己,让少年觉得它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轻拍了自己的背脊,奇夫示意亚尔斯兰放轻松,随后带领着他非常自然的游动起来,保持着看清鲨鱼动向的视线,一点一点的游向达龙和杰拉德所在的浅海。鲨鱼似乎并没有打算攻击他们,但是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亚尔斯兰强压着心里的恐惧感,但是他僵硬的动作让移动变的困难。

再次上浮呼吸的少年贪婪的大口喘息着,可是就算是这样无论呼吸多久都觉得无法补足缺失的氧气,而相对的呼吸速度也越来越快。

【殿下,殿下,亚尔斯兰,听我说!】

奇夫这次用双手捧住亚尔斯兰的脸,叫了他的名字,看着他的眼睛。

【冷静下来,听我说,这些鲨鱼很明显吃饱了,它们不会随意攻击我们,只要我们不做出会诱发它们攻击的动作就可以了。所以放松,让我带着你,现在离岸边已经很近了,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你完美无瑕的肌肤是留给我的,我爱你,所以相信我,跟着我。】

亲吻着亚尔斯兰的侧脸,奇夫最后留在少年眼中的微笑是那样的温柔而认真。亚尔斯兰因为奇夫没有铺垫的告白而震惊不已,他张大了眼睛看着还在微笑的乐师,对方则示意他们要再潜下去了。

回到水中的亚尔斯兰经管看着游弋在身后的鲨鱼,可是脑中回想的全部都是奇夫的身影。

第一次在培沙华尔城亚尔斯兰曾经询问过奇夫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乐师苦笑的脸庞。

第二次当奇夫承受了达龙挥出的一拳,准备暂时离开之前,他曾经真挚问过是不是可以成为自己的鹰。

第三次当达龙呵斥自己时,又是奇夫挡在自己的面前,安慰自己,接受自己的眼泪,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次奇夫又在用生命保护着自己,可是亚尔斯兰现在无法再接受另一个人的心意,满满的愧疚感在少年心中蔓延。苦闷的他皱紧了眉头,当两人第三次上浮时,亚尔斯兰回头看到他们现在离开达龙和古拉杰已经非常的近了。

【不要想多余的事情,现在朝着骑士大人游过去就是了。】

在亚尔斯兰的背后用力一推,奇夫松开了一直握紧的少年的手。当亚尔斯兰回过头时,奇夫已经又潜回了海里。

【殿下!】

就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达龙已经拉住亚尔斯兰将他拽进怀里了。

【殿下再忍耐一下,我们现在就带你回岸上。】

借由古拉杰两个人的力量,亚尔斯兰觉得现在自己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向前游动,但是看不到奇夫的情况让少年最后还是挣脱了帮助。

【等一下!奇夫!奇夫他还没有跟上来!】

高声的对着达龙大喊,亚尔斯兰深吸一口气决定潜下去看个清楚。

 

午后的阳光把海水照射的晶莹剔透,斑驳的剪影让干净的海水可视度极佳,亚尔斯兰看到离开自己有些距离的地方任然盘踞着三条鲨鱼,奇夫紫红色的头发现在极其显眼。镇静的乐师保持着一定的速度慢慢的游着,时不时挥动了手臂让鲨鱼们在自己身边转动,是在吸引它们的注意力吗?亚尔斯兰无法想象奇夫现在的内心活动,当自己被恐惧占据心里的时候,乐师的镇静让人佩服。

当鲨鱼们发现眼前的猎物变成一人时,它们的兴趣慢慢的变得更加浓厚,最大个的鲨鱼再一次游近观察那个人类,看似柔弱的四肢感觉咬一下就会断裂,不过吃饱的现在是不是要去咬上一口确认一下逐渐占据了鲨鱼的大脑。

奇夫发现异状是在一条鲨鱼率先改变游动的方向开始的,似乎对四下观望已经厌烦了,有力的甩动着尾鳍,加快速度游过奇夫身边,带来的湍流让乐师有些难以保持平衡。紧张感又一次回到自己身上,奇夫快速的上浮至水面,深吸一口气再回到海里。

我可不要才表明了心意就去死呢,自嘲的笑了,奇夫抽出腰间别着的小刀,只有手掌长度的小刀怎么看都不可能给这么大的鲨鱼以致命一击,可是自己有预感才不会就这么说再见呢。

越来越接近岸边沙滩和海水形成的相对高度也在不断减低,鲨鱼们似乎没有因为是浅海而退缩的意思,它们游弋的速度越来越快,背鳍在海面上划出一道一道海浪线。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现在是正午,阳光可以穿透到海岸线上,奇夫的脚在接触到海底沙滩时,青年心里踏实多了。

当手臂接触到鲨鱼看似光滑实则粗糙带有皱褶的皮肤时,奇夫觉得自己正在与死神共游,三条鲨鱼交替的缩小了包围圈,发动攻击似乎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这时一条较小的鲨鱼笔直的朝奇夫游了过来,感觉不出它有攻击的意思,乐师也迅速收起了手上的小刀,双手抵在鲨鱼的鼻尖。

 

亚尔斯兰惊恐的看到有一条鲨鱼笔直的朝奇夫游去,而奇夫却收起了手上的武器,一瞬间伸出双手抵住了鲨鱼,静止了不到两秒钟,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维持着一只手抵住鲨鱼的姿势,另一只手到一边缓慢的不停歇的翻转着鲨鱼,是的,最后长达三米的鲨鱼整个肚子朝上翻过来了!而且鲨鱼就这样安静了下来,仿佛动作停止了一般。

同样看到的还有达龙和古拉杰,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维持着不断的后退直到离开海面,三人面面相觑。

【达龙,你看到了吗?】

【是的,殿下。】

【我在海上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有见过呢。那个乐师到底是什么人啊。】

 

等到奇夫最后从海里冒出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快步跑到奇夫身边跪下,亚尔斯兰看着四仰八叉躺在沙滩上的青年。紫红色的头发贴在脸上盖住了眼睛,少年小心翼翼的拨开后一双深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己,手安抚上脸颊,奇夫笑了出来。

【殿下还好吗?表情好古怪啊,你看我可是好好的在这里呢。】

【是呢,太好了……】

啪嗒啪嗒眼泪夺眶而出的时候,亚尔斯兰觉得自己动容了,这个男人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可是自己又能为他做什么呢……

【殿下,殿下!?】

原本躺着的奇夫突然坐了起来,并不是因为亚尔斯兰的泪水,而是乐师发现少年不正常的体温。而少年最后也摇摇晃晃的跌入了骑士的怀抱,感觉像断了线的人偶一般,异常的高温让原本稍微缓和的气氛又紧张起来。

 

 

耳边传来混乱的声音,有指挥的,有慌乱的,有惊叫的,还有来自两人的呼唤……

 

亚尔斯兰感觉自己又回到海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脚底没有陆地,头顶没有天空,看不到的危险在游动,让少年惊恐不已。

 

厚重的眼皮,还是敌不过光线的刺穿,当亚尔斯兰撑开好似千斤重的眼帘时,阳光刚刚离开了基兰的海平面。

【殿下你醒了,太好了呢!】

耶拉姆有精神的声音出现了,侍童端着茶杯来到少年王子身边,抱扶着让他喝下水,早已干咳的亚尔斯兰抱着茶杯咕咕咕的喝了起来。

喝过水重新躺回去的亚尔斯兰感到浑身酸痛,而且皮肤上的触感非常的不舒服。

叫来了医生,在结束了简单的诊治后,得出了几个结论,王子实实在在的因为疲劳在发着高热,不巧的是不适应阳光直射的皮肤有不同程度的晒伤,这样加剧了病情,总的来说需要静养和调理。

最后离开时医生叮嘱就算是没有胃口也一定要多吃些有营养的食物,环视了在自己身边的近侍们,亚尔斯兰发现唯独缺少了奇夫,少年多少有一些失落,但是心底却松了一口气。

 

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寝室后,达龙留了下来,他用医生准备的甘油涂抹在亚尔斯兰的皮肤上,以缓解晒伤带来的不适感。

骑士粗糙的手指在王子细腻的皮肤上轻柔的抚动着,两人都没有说话,亚尔斯兰微微发汗的身体还是温度颇高,达龙只能小心翼翼的涂抹着。连坐着都觉得疲累的少年,根本无力去羞耻些什么,自己的整个背脊现在都在别人的眼中一览无余,用尽一切力气支撑自己的亚尔斯兰垂着头,收起甘油擦干净自己的手,达龙帮少年穿好衣服让他躺下,再搓了冷毛巾盖在少年的额头上。

【殿下这样舒服一些吗?】

【嗯,好多了,但是甘油涂在身上有些不舒服,黏黏的。】

【忍耐一下就好,只要您能多休息身体就会好起来的。】

躺在床上的亚尔斯兰终于有些力气了,吃过了耶拉姆煮的牛肉粥,少年困惑的看着骑士。

【达龙,你怎么看奇夫?】

【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管是武艺还是智慧,都已经可以成为一名万骑长了,不过奇夫本人不会喜欢中规中矩的军营吧。】

【我不是指这个。】

当亚尔斯兰碰到达龙放在自己床边的手的时候,明显达龙原本避开的眼神一下动摇了,这些都看在少年的眼中。

【达龙……你是怎么看奇夫呢?】

再一次亚尔斯兰看着达龙问道,这次骑士没有避开少年的眼神,他看着亚尔斯兰晴朗夜空一般的双眼,微笑着。

【奇夫目前是我最大的敌人,他现在在殿下心中占据了原本全部属于我的您的心房,而现在殿下正在为这个烦恼是吗?】

一下被说中了心事,亚尔斯兰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蛋更加的热起来,别过眼神的少年用手遮着自己的脸。

【我……我……】

【没事的,现在不用去想那些,殿下还很年轻。】

说着达龙拉开亚尔斯兰捂着脸的手,亲吻上去,落在手背手心里的吻淡淡的,却像落在心里那样踏实,让少年激动的情绪平复了很多。

【您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思考,无论您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不会离开您,这一生我都将守护在您的身边。】

将亚尔斯兰的手放回薄毯中,在颈部掖了掖,重新将放在额头的毛巾换掉,达龙宽大的手掌盖住了亚尔斯兰的双眼,才浸过冷水的手冰凉的好舒服,少年马上因为药物的关系进入了昏睡,不过跟刚才被噩梦缠绕不同,这次他的梦境变了。

 

发汗黏着的不适感被温热但非常清凉的触感代替了,自己被人温柔的褪去所有的衣物,脸颊、脖颈、胸口、手臂、背脊、肚子、大腿还有那里都仔细的被人擦拭着。背脊和肩头晒伤的地方有什么清凉的膏状物体在被涂抹着,跟之前医生给的甘油不同,非常的清爽,而且皮肤有透气的感觉,结束了所有的工作,穿好衣服,一只冰凉的手搭上了自己的额头,这样也好舒服。

【嗯,好像没有热度了呢。】

虽然很轻,但是亚尔斯兰还是认出了声音的主人,噌的睁开眼睛,少年看到了被月光衬托的美青年,真的如同银色月亮一般的美丽。

【奇夫!】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昏睡了一整天的身体开始不听指挥了。

【怎么了殿下,我哪里都不会去哦。】

在床边坐下,奇夫扶起亚尔斯兰让他依靠在软垫上坐好。

仔细看着奇夫的脸,亚尔斯兰觉得有些违和感,换了个角度,借着月光他看清楚了。俊美的脸庞现在看起来极为疲倦,眼下都出现了黑眼圈,皮肤也因为劳累看起来没有光泽,头上和身上都有些灰尘。

【你怎么看上去这么狼狈呢?】

【没事,我只是骑马出去找了些薄荷回来,基兰这里的药店居然都卖完了,真的开玩笑嘛,刚刚涂抹在你身上的软膏是不是舒服一些。】

【嗯,清清凉的好舒服呢……哎!刚刚帮我换衣服的也是你吗?】

【呵呵,是我啊,怎么了?】

窘迫的低下头,亚尔斯兰抓紧盖着自己的薄毯,羞耻感从脚底慢慢的爬上脸颊。

【那衣服也是你换的?还有擦身……】

【对啊,都是我一个人哦。擦身的水里也放了薄荷叶,感觉很舒服吧。】

【很舒服……】

老实的做了回答,亚尔斯兰觉得已经不是被服侍的问题了,少年害羞的样子在奇夫看来非常的可爱,他不经意的揉了揉亚尔斯兰的头。

【只要你安好,我什么都愿意。】

这次亚尔斯兰正视着奇夫的脸,晴朗夜空的双眸中印出的是奇夫认真的表情,聪明的少年马上理解了所有的事情,不过痛苦的是他无法选择。皱起眉头的亚尔斯兰苦闷的咬住了嘴唇,无意识的用了过大的力气。

眼看嘴唇都要被咬破了,奇夫心疼的用手轻轻的压着亚尔斯兰的下巴让他放开咬住的唇瓣。

无法克制的奇夫凑近了亚尔斯兰,就在气息近到咫尺之时,有个没有力气的阻力出现在自己胸前,低头发现少年的手抵在自己的胸口,尽管没有用力,但是亚尔斯兰拒绝了。

【……我……】

封住想说话的嘴,奇夫还是微笑着。

【好了,殿下你也累了,休息吧,来躺下来。】

重新躺回床上的亚尔斯兰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奇夫,乐师帮忙盖好薄毯,在颈部掖了掖,然后冰凉的手覆盖上自己的眼睛,如同摇篮曲一般,乐师吟唱着以前乳母也经常哼的歌谣。

亚尔斯兰还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他不知道从何说起,就像天平上放着完全不对等的东西,他无法比较达龙和奇夫两人,但是他也不愿意失去其中的任何一个人,烦恼着烦恼着,少年进入了梦境。

 

手里把玩着淡紫色的小花,奇夫离开了亚尔斯兰的寝室。不期而遇的那尔撒斯正准备去查看王子的情况,两人交换了下眼神开始低声交谈起来。

【哦,军师大人,殿下现在睡熟了,情况不错,已经没有热度了。】

【那真是太好了,等明早吃过早饭再休息下估计就会好起来的,对了奇夫是去山里找薄荷了吗?】

【啊,这个啊,的确呢,基兰市面上贩卖的薄荷都太差了,不过碰巧我知道附近有个地方能采到一些更好的,就去打了个来回吗。】

说的轻描淡写,奇夫摆了摆手,表示要回去睡一觉了,看着乐师走远的背影,那尔撒斯自言自语起来。

【明明就是骑着马来来回回的赶了一整天的路,还说的这么轻松,为了殿下的确是尽心尽力了呢,不过奇夫到底知不知道薄荷花的花语啊。】

 

亲吻着手上淡紫色的小花,奇夫轻笑了出来。

【“愿与你再次相逢”和“再爱我一次“吗,我真的在渴求什么呢……】


Fin.


++++++++++++++++++++++++++++++++++++++

嚯嚯嚯,结束了呢,其实这篇的开头很早之前就写好了,当时满脑子达亚的我实在是不想让奇夫领炮灰,所以就放弃了,只有在之后的文章里旁敲侧击的提及这里面的内容。

鲨鱼翻转肚子那个是某纪录片里播放的真实情节,可是请各位看到这里的同学们注意了,这不是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可以办到的事情。鲨鱼真的非常危险,它们对血和在海面上的扑腾非常敏感,请格外注意。不过话说回来一般海水浴场都是安全的吧,都有防鲨网来着……

话说有想吐槽的吗,请这么做吧……

另有画师愿意画在海里的奇夫抱着殿下的图吗?(估计不会有……)


以上!感谢捧场……谢啦!!☆⌒(*^-゜)v

评论(7)

热度(30)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