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短篇】王子与白狮

本篇的妄想来自于P站太太的图,虽然起了王子与白狮这样的名字,可惜陛下与白狮的互动几乎没有呢。

其实发布的文稿已经是第三稿了(笑)

献给亲爱的霏/F子,希望甜甜的糖能和您的胃口。 @零雨其濛 

+++++++++++++++++++++++

时至帕尔斯历321年12月中旬,即位才不过3个月,年轻的国王亚尔斯兰为了马上就到来的新年祝祷,接受宰相鲁项的建议,召集了国内的诸侯进行了一次小型的围猎,地点选在王都附近的山林中。

入夜,好不容易结束了公式化的宴席,亚尔斯兰信步走在营地附近,殊不知身后跟着忠诚的骑士。

达龙看到亚尔斯兰离开座位后就不做声色的跟在身后,他深知年轻的国王需要的只是一个人安静一下。

转过身当亚尔斯兰消失在另一个营帐后面时,达龙快步上前生怕跟丢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可是当他跑过去之后却发现人影消失了。就在自己感到震惊时,脚下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低下头达龙看到了一只白色的幼狮。

抬起头看着达龙,从那双清朗如夜空般的眼眸中映出了高大骑士的身影,完全不怕人的小狮子走近了达龙,用头蹭了蹭他。

抱起可人的小白狮,达龙发现他有着一身浅色的皮毛,圆圆的脑袋上一对同样圆润的耳朵,粉色的鼻子和柔软的肉垫,一对漂亮的晴朗夜空的眼珠,细长的胡须一动一动,小家伙撑起自己的身躯用嘴碰了碰达龙的嘴唇,随后仿佛笑了一样眯起了眼睛。

达龙越来越觉得如点水一般的亲吻非常的熟悉,浅色皮毛和眼睛的颜色跟自己心爱的国王是那样的相似,难道!?

被自己想法吓了一大跳,可是刚刚转身就没看到亚尔斯兰,莫非!?太离谱了,可是还是要确认一下,达龙认真的看着小白狮。

【亚尔斯兰,我的陛下…难道…】

【你叫我吗?达龙。】

声音从身后出现着实吓了达龙一跳,慢慢的转过自己的头,黑衣骑士看到直到几分钟之前还在自己视线中的少年国王,而亚尔斯兰正好奇的看着自己。

【啊,陛下!】

【你刚才还叫我名字来着…怎么又改口了?】

带着稍微寂寞的表情,亚尔斯兰忽然看到达龙手里抱着的小白狮时又眼前一亮。

【达龙你手上的…】指着那个可人的小家伙少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乐意看到亚尔斯兰不停变换的表情,达龙打算将手里的小白狮递过去,可是小家伙似乎不怎么乐意,挣扎了之后逃开了。

【好可惜。】看着跑走的小狮子,亚尔斯兰多少有些失落。

【下次再看到,一定让陛下也能摸一下,不过有幼狮在,说不定母狮也在附近,陛下还是要格外小心。】

说着达龙抱住了亚尔斯兰的肩膀,虽说帕尔斯人习惯吃羊肉,可是到了冬天还是会多少感到些许寒冷,何况亚尔斯兰还年少,现在正因为骑士有力而宽大手掌上传来的温度而感到安心舒适。顺势靠到达龙的怀里,亚尔斯兰向后伸出手安抚到达龙的脸上,微微冰凉的感觉让少年露出笑容。

【你跟着我跑出来的吗?】

【是的,陛下您怎么能不带侍卫就在郊外乱走呢。】

【呵呵,明明就是你让加斯旺德不要跟出来的吗,可是他好怕冷哦,有时觉得冬天就不适合他呢。】

看着怀中嘻笑开来的亚尔斯兰,达龙觉得这样就好,这个少年的苦难可能刚刚才开始,宴席上诸侯的反应就能看得出了,自己能为他做的事情无非只有提剑上阵而已。

听着亚尔斯兰描述怕冷的加斯旺德,达龙有些恶作剧一般的在少年耳后说道。

【在我怀里不停的说着其他男人的事情合适嘛?】

瞬间怀里的人僵硬了起来,绷紧了身体,亚尔斯兰回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达龙,随后微微发抖的用快哭出来的声音说着。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只是,好久没跟你这样轻松的说话了,我…】

【陛下…】

达龙怜爱的看着动摇的亚尔斯兰,少年的专一自己比谁都清楚,明白恶作剧过头了,骑士多少要弥补一下。捧起亚尔斯兰的脸,亲吻落在眉间、脸颊、鼻尖,最后来到期待已久的唇边。

看着脸蛋开始发热的少年,骑士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印上自己的嘴唇,感受着少年较好的唇型,舔舐着对方的贝齿,就在两人想加深亲吻时别人的呼唤传入耳中。

【陛下,您在哪里!陛下!亚尔斯兰陛下!】

发出呼唤的是一个下级士兵,明显他被派遣出来找寻国王。放开手中的人,达龙为亚尔斯兰抹去唇边的痕迹,将他掩护在身后迎向声音的来源。

【你在找什么!】

【哦!太好了,达龙大人,宰相鲁项大人发现陛下长时间没有回自己的营帐,所以安排了几个人出来搜寻,要是您看到了陛下请让他务必早些回去休息呢。】

向骑士行了礼士兵干脆的走向了另外一边。

回过头对着亚尔斯兰送去一个苦笑,达龙只能护送着少年国王回去营帐中。一路上无法过分亲近的两人只能用言语进行沟通了。

 

复国之后的工作量明显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应该说只有那尔撒斯一个人表现出了合适的态度,亚尔斯兰和耶拉姆边学边做有的时候真心苦不堪言。军队方面相对来说更好一些,接替大将军的奇斯瓦特很快整理了帕尔斯剩余的部队,而原本的万骑长达龙和克巴多也鼎力相助,总的来说国王亚尔斯兰稳固的统治是有强大的军队作为支撑的。

作为亚尔斯兰施政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奴隶解放也正式准备在明年的新年祝祷之后推行,这次的小型围猎就是为此来召集诸侯们的,后天结束围猎回去王都就要开始一场没有血腥味的可怕战斗了吧。

看着走在自己半步之前的少年,达龙真心的不希望他过分操劳,可是也不愿意遏制亚尔斯兰对国家的热诚。作为臣下他愿意为自己的君主尽忠尽力,作为恋人他愿意一生厮守在对方身边。

【后天回去叶克巴达纳感觉要打一场大战呢。】

亚尔斯兰轻轻的笑了出来,原来两人想的事情是一样的呢。视线从少年身上离开,达龙坚定的说道。

【陛下大可放心,有那尔撒斯在,他一定会帮助您的。】

【是啊,除了那尔撒斯之外,我还有你呢。】

在自己的营帐前停下脚步,亚尔斯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骑士,微笑着,少年这时多么想抱住他的骑士,可惜守卫的士兵就在附近。

达龙鞠躬着送亚尔斯兰进入营帐后,踱步回去了自己的营帐。

 

这个有些寒冷的夜晚达龙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晚上遇到的小白狮又出现了,神奇的是它居然长大了,慢慢的从幼狮成长为一头英武的雄狮。银白色的鬃毛非常华丽,健硕的身材,但是那双眼睛还是如同夜色般透彻。

【勇敢的帕尔斯骑士啊,你的愿望是什么…】

就在达龙伸出手想回答时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梦境。

【达龙大人!】

走进来的人是耶拉姆,少年因为快走而有些发红的脸颊透出着紧张,刻意压低了声音,耶拉姆在达龙的耳边快速的转述着那尔撒斯的话。

【达龙大人,请您冷静的听我说,陛下不见了,可是我们在陛下的营帐内发现了其他的东西,现在时间尚早,请您不动声色的随我过去。】

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好的达龙和耶拉姆借着山里清早的雾气偷偷的进入了亚尔斯兰的营帐,帐篷内点燃了火炉所以非常的暖和,进入到第二层帘帐内,达龙看到抱着肩膀站着的那尔撒斯。

【到底怎么了,那尔撒斯。】

没有得到回答,顺着那尔撒斯的视线,达龙看向作为亚尔斯兰床榻的地方,众多的软垫中没有睡着自己熟悉的少年,代替他的是一团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

好像是听到了达龙的声音,动了动耳朵,从舒服的软垫当中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白狮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为自己洗漱了一番。最后如同王者一般镇静的坐在床榻上,看着站在下面的达龙、那尔撒斯、耶拉姆和加斯旺德。

达龙觉得这是自己第三次看到这只白狮了,第一次是昨天晚上,第二次是在梦里,第三次则是现在。

觉得这只白狮可以沟通,骑士向前踏了一步。

【陛下,亚尔斯兰陛下在哪里?】

看着骑士白狮眯起了眼睛,随后站了起开,抖了抖身上的鬃毛,甩动了尾巴,仰着头朝向一边。

【要我跟你走吗?】

点了头,白狮居然叼起了一直放在一边的宝剑鲁克奈巴特然后冲过帘帐离开了,追出营帐越发浓厚雾气笼罩着大地。

跟在亚特罗帕提尼会战时的浓雾不同,这次的雾气更加的特别,看得清又看不清。

【达龙你怎么看那只狮子,很明显它没有敌意,但是现在它不但带走了宝剑,还有可能是唯一知道陛下下落的。】

拢了拢明亮色的发丝,那尔撒斯看着雾气浓郁的树林,搜寻着他需要的信息。

【我认为应该跟着白狮过去看看,毕竟这是我第二次亲眼看到他。】

【什么你之前见过它!】

【昨天晚上,不过那时还是一只幼狮。】

【你是说一夜之间狮子就长大了?】

【可能在我梦里长大的吧。】

【什么!…】

【那尔撒斯大人看哪里!】

顺着耶拉姆指的方向两人马上就看到刚才的白狮,他银亮的鬃毛在雾气中非常的容易辨认,保持着含住宝剑的样子,转过身就像在召唤达龙一样,轻快的走动起来。

吹了口哨,不一会儿自己的爱马沙普兰就来到了跟前,达龙翻身上马,即使没有马鞍骑在马上的身姿也没有任何动摇。

【那尔撒斯我先追过去看看,剩下的就麻烦你应付了。】

看着挚友人马合一的钻进了充满雾气的密林里,那尔撒斯轻叹了口气,半夜梦到白色狮子的自己领着小侍童前去查看国王营帐的决定是正确的。本应该在门口站岗的士兵昏迷不醒,进入营帐内发现忠诚的加斯旺德也昏迷着,先嘱咐耶拉姆把加斯旺德弄醒,自己则先一步进入内帐,看到的居然是亚尔斯兰的床上睡着的白狮。

看到人进来的狮子镇定的抬起头,在眼神交汇的时候脑中就浮现出话语“叫黑衣骑士前来,吾主期待之人。”之后的事情就是刚才开始的一幕了,那尔撒斯抓了抓才整理好的头发,转过身他吩咐着耶拉姆和加斯旺德。还好今天还有一天围猎,现在还能用国王清早就出去狩猎的借口搪塞,看着浓重的雾气那尔撒斯决定先给自己来一杯热红茶暖暖身子。

 

雾气如棉絮一层一层的在眼前展开,达龙驱使着爱马在林间穿梭,白狮的脚步时停时行,就像在带领着达龙前进一般,最后他们在一片不大的空地中停下了。

跳下马,达龙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他不想惊动白狮,可是又觉得哪里有什么。

突然鼻尖碰到了什么,再一下,抬起头的骑士看到漫天的大雪飘落下来,白色的冰晶一片一片的飘下来,轻的好像鹅绒一般,被空气衬托着慢慢的飞落。

白狮似乎对雪花格外的感兴趣,放下宝剑,在草地上轻快的跑动了起来,这时达龙才发现白狮跑动时完全没有声音,仔细一看跑动中的狮子逐渐的开始用双腿跑步,然后在雪花飘过眼前的瞬间一个少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侧对着自己的少年,全身细腻的肌肤自己是认识的,而且站在漫天的大雪中如画一般相称。回过头看着自己的露出了微笑,少年快步的走进骑士随后一头扎进了怀里抱紧了他。

低下头,达龙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抱紧这个亚尔斯兰,同样的脸庞、发色、身形,就连那双晴朗夜空的双眸也是如出一辙,但是本能告诉自己这个少年不是亚尔斯兰。

看出达龙的心思,少年后退了几步,露出了俏皮的笑容。赤裸着全身的样子让达龙不知道应该把眼神放哪里才好,最后解开自己的斗篷围到了少年的身上。就算他不是亚尔斯兰,达龙也不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雪地里赤条条的。

爱抚上骑士的脸庞少年第一次开口了。

【你的愿望是什么?】

跟梦中一样,达龙这次轻轻的环住对方真诚的说出自己的愿望。

【希望可以和陛下,我心爱的亚尔斯兰永远在一起。】

【真的吗?!】

声音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背后,转过身穿着薄薄单衣的亚尔斯兰赤脚站在自己跟前。手里的少年消失不见了,留下那件还有些余温的斗篷。

 

【唰啦……】

用自己的斗篷包裹起亚尔斯兰一把抱起了他,达龙看着坐在自己臂腕上的少年,靠近他的脸颊发现凉透了。

【陛下会冷吗?】

【不会啊,不过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的确会有些惊讶呢。】

抱紧温暖的达龙,亚尔斯兰放松了身体像小猫一样贴近宽厚的胸膛。

【刚才你说的是你的愿望吗?想跟我在一起为什么不对着我说呢?】

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亚尔斯兰笑了,温柔的如同阳光一样的笑容,为达龙轻拂去头上的雪花,冰凉的触感让少年打了一个冷颤。

更加抱紧了手里的人,达龙抓起亚尔斯兰的手放在嘴边哈着气,最后亲吻在他的手背感觉温度。

【下官的确非常希望可以和陛下永远在一起,可是现在实在是不愿意从队伍的第一线上退下来,这实在太矛盾了。而且越是跟您在一起,越是希望您的目光只看着我一个人。】

露出苦涩的表情,达龙轻叹了口气。

【陛下…下官还想过如果您有中意的女性,王妃的人选…】

达龙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亚尔斯兰用双手封住了,少年有些激动的喘着粗气。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哪里来这样的人!我不可能爱上你以外的人啊!】

理解达龙话里意思的亚尔斯兰最后软化了身姿,抱紧了骑士,少年在他的颈窝里述说着。

【我其实只想要你一个人,但是却有着国家这个责任,你愿意留在我身边陪伴我吗?不要离开我。】

【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呢,我的陛下,我的爱人,我的亚尔斯兰…】

【终于叫我的名字了……】嬉笑着亚尔斯兰捧起达龙吻上了他的唇,浅浅的淡淡的,【真的有好久我们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相处过了呢。】

【是啊,从基兰开始到您顺利登基,大家都非常的忙碌呢。】

【我的愿望只是可以单独见你一面呢,是不是太简单了一些?】

【可能就是密斯拉神听到了您的愿望才让我能这样抱着您。】

【是呢,时间总是从指缝之间溜走,可不能在浪费时间了呢。】

说罢,亚尔斯兰就吻上了达龙,亲吻非常的青涩,很少主动的少年有些犹豫的还是探出了自己的舌头,舔了舔骑士的嘴唇。当松开的上下唇露出缝隙时,少年灵巧的钻了进去,学着被骑士亲吻时的步骤。

由浅至深,慢慢的在对方口中寻找能让人更舒服的地方,不过不知道是为什么,不一会儿亚尔斯兰的主导权就被慢慢夺走了。达龙交缠着亚尔斯兰的小舌头,舔舐着他口中敏感的地方,臂弯中的少年开始急促的呼吸,不一会儿就因为自己的吸吮逃离开来。

撑起自己的身体,亚尔斯兰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了,无论接吻多少次,到最后逃开的永远是自己,就算学会了用鼻子呼吸,但是每每到最后还是接不上气。看着眯起眼睛微笑的达龙,少年嘟起了嘴。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输呢。】

【陛下我可没有和您比试呢。】

【跟你说过了,两个人的时候叫我名字就好了。】

【是是是,亚尔斯兰,要不要再来一次,这次看看您的气是不是比我的长一些呢。】

【比就比,谁说我每次都会输。】

嬉笑着亚尔斯兰再次抱起了达龙的脸奉上自己的嘴唇,而骑士也抱紧了手上的少年国王加深了亲吻。

Fin.

+++++++++++++++++++++++++++++

感谢阅读至最后的看官,不晓得够不够甜?对于14岁的少年而言我觉得亲亲就好了,等长大了就能体验更多了吗,哈哈哈

多谢观赏   O(∩_∩)O


评论(16)

热度(44)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