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2.2】沙漠秘境(上)

啦啦啦,作为命题作文之一我将原文中提到的青铜都市留给了克巴多先生,作为只写腐向同人文的我而言,这篇完全属于架空的文章从构思到完成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笑)其实只是偷懒而已

非常感谢一边看我啰嗦一边帮助我脑洞写完的F子、秃毛(笑)还有我家的神脑洞闺蜜们,有你们太好了。

文章难得的分成上下两个部分,因为害怕太长的阅读量让看官们不适,分成两部分更好一些吧,大概可能也许……


开头还穿着了没事情放闪的达亚……虽然不是直接的……

文章本身的CP配对是克巴多X伊斯方,为什么会是这两个人,我只能表示原先的设定是克巴多X夏普尔的,谁让哥哥死得早,只能弟弟顶上了(喂!)

所以不能接受的同学到这里就可以点关闭了呦~~~~


文章本身穿插了大量的回忆……不知道读起来会不会有不适感……

请随意观看吧,祝阅读愉快……


++++++++++++++++++++++++++++++++++++===

时至帕尔斯历323年6月,太阳已经穿过地平线开始统治世界,暑热一下开始让骑在马上的青年将遮挡阳光的帽子遮上自己的头。

 

马背上规律的上下浮动,视线中在自己一个马身前的伟岸背影,让伊斯方有些迷茫。

 

(一)

【根据最近在城中来往商人的传言,在西南走廊时常会出现海市蜃楼。】

 

说着说着,亚尔斯兰从桌子上抬起了头,看着一本正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将领,露出了一个微笑,青年国王示意伊斯方放轻松。

 

【现在维系贸易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国内平静的密斯鲁是很好的贸易对象,可以的话,西南走廊的安全还是非常需要我们去维护的。】

 

【陛下,那海市蜃楼有什么问题吗?】

 

伊斯方挺直了背脊,他知道少年国王的直接召见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传自兄长对于王室的忠诚也让伊斯方不敢怠慢。

 

【根据详细的描述,那可能不是海市蜃楼。】

 

接话的是一直在亚尔斯兰近侧的耶拉姆,这个原解放奴隶的孩子非常能干,伊斯方本人对耶拉姆的能力表示赞同,而且他也没有轻视别人身份的坏习惯。

 

【这话怎么说。】

 

【嗯…】

 

看着耶拉姆难为的表情,亚尔斯兰轻笑出来。

 

【耶拉姆直接说也没问题哦,我觉得伊斯方不会因为这样而笑话你的。】

 

微微红着脸,耶拉姆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

 

【传言旅行商人看到的是类似于高塔一般的建筑,又听到歌舞声和某种乐器吹奏的声音,而且远处还能看到塔楼上有金属覆盖。】

 

【远处?】

 

【是的,因为每次出现都伴随着沙尘暴,而且最近沙尘暴的次数也明显变多了。】

 

【还有呢,耶拉姆?】

 

看着打算单独决定结束对话的侍童,亚尔斯兰认真的提醒他。

 

【我可不愿意自己的年轻将领去冒不必要的险。】

 

【陛下…】伊斯方没想到亚尔斯兰这么说,心里顿时感觉到一阵暖意。

 

【好啦,其实我在考虑这突然出现的幻象会不会是古代遗迹。】

 

说着说着自己的头一点一点的低下来,耶拉姆有些闹别扭似的捏着手里的文稿。

 

【那块地方原来在帕尔斯建国之前就有文献记载是古代建造连天塔的地方,我在想是不是风沙被吹走的关系,所欲显露了出来。】

 

【不过这么多年都没有类似的报告,会因为风沙而显露出来吗?】

 

无意间伊斯方没有恶意的吐槽,让亚尔斯兰轻笑了出来。耶拉姆象受到打击一般垂下了肩膀。

 

【我不是故意的,耶拉姆你不要介意啊。我的意思是…】

 

看到青年国王抬起手制止了自己的发言,伊斯方有些窘迫。

 

【伊斯方,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现在需要你带一些熟悉那附近地形的士兵前去调查清楚,而且希望你可以带着耶拉姆一起去,这样我的书记官可以第一时间为我带回需要的报告。】

 

【哎!我要一起去吗?】

 

【你不是一直对古代遗迹非常感兴趣吗?】

 

【可是我走了谁盯着陛下您吃饭呢?】

 

【你在意的原来是这个啊……】

 

撑着自己的头,亚尔斯兰拢了拢在脸上的头发,有些懒散的对耶拉姆笑了出来。

 

【话说达龙不是在城里吗。】

 

耶拉姆觉得自从亚尔斯兰16岁的生日之后,这位步入青年的国王越来越成熟了,不!应该说性感,时而不经意的动作也好,笑容也好,都透露着如同新婚以后的甜蜜感。

 

不过在朝臣们面前就是另一种样子了,威仪不可动摇,处事公正严明,思维敏捷,而且非常的善良。耶拉姆觉得如果用色彩比喻的话,亚尔斯兰就是光明版的那尔撒斯了。

 

【我就知道,可是达龙大人也不会天天来看您啊,他也有很多事情吧。】

 

【哎…不能天天来吗?】

 

【真的要天天来吗?】

 

【啊!还是不要了……】

 

伊斯方看着比自己年幼的两位青年小声的对话,感觉非常的尴尬。自从去年镇压叛乱后在议会厅第一次看到有些懒散的国王之后,这个会无意间发出色香的青年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真是让人不敢直视啊。

 

那天事后在克巴多的点拨之下,伊斯方才理清了那些上层人物的关系,也知道了一些绝对不能说出口的秘密,这让忠诚的青年有些不知所措。

 

【伊斯方卿?】

 

【哎!啊,陛下您叫我?】

 

【呵呵,你不用那么紧张,我是问你让他跟你一起去会不会更好些。】

 

【他?】

 

伊斯方没有听到亚尔斯兰说的人是谁,难道指的是耶拉姆?

 

【没问题。】

 

【太好了呢,耶拉姆。】

 

【陛下…】

 

心里暗暗的舒了口气,伊斯方还有些心虚,自己应该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吧,同时身后的房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侍卫官的加斯旺德,辛德拉人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也为他自己赢得了人望。

 

【启禀陛下,克巴多大人到了。】

 

【嗯,来的正是时候,我刚才才跟伊斯方说起,克巴多要一起去呢。】

 

什么!原来说的人不是耶拉姆而是克巴多!伊斯方的脸一下红的跟烧似的,这个全帕尔斯他最难应付的人居然还要一起去侦查。

 

【陛下!侦查有我和耶拉姆,为什么还要多克巴多大人呢?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什么大材小用!叫我来就是大材小用的吗?】

 

克巴多高大的身形已经走到自己的旁边了,马上一股浓浓的酒臭味就钻进了鼻腔,伊斯方皱起了眉头。

 

【克巴多大人难道您是从酒缸里被捞起来的吗?要到陛下面前就不能稍微洗个澡什么的!】

 

【啊?你这臭小鬼少学你哥哥来教训我,叫我来是干什么啊。】

 

【无妨伊斯方,耶拉姆为克巴多卿倒一杯茶。】

 

亚尔斯兰阻止了想说教克巴多的伊斯方,把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青年国王微笑看着伟岸的独眼男人。

 

克巴多其实最早对这个青年还抱有不小的好感,可惜最近是一点也不剩了,而且这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是最要警惕的表情,有那尔撒斯那样的老师谁知道学生会是怎么样的。

 

【克巴多卿最近在王都玩乐的有些开心啊。】

 

素有女人的情人和吹牛大王称号的克巴多,从去年镇压事件之后就游手好闲的过了好一阵子,最近有些变本加厉连操练都偷懒好久了。

 

【所以我打算让你帮我做耶拉姆和伊斯方的保镖,去一次密斯鲁边境视察下,顺便侦查下近期出现的奇怪事件。】

 

心里微微咋了舌,克巴多接过耶拉姆递过来的茶一口喝掉,苦涩的茶水帮助有些被酒精麻痹的舌头回复些许味觉。

 

【好苦。】

 

【太好了,克巴多大人您的舌头还是好用的呢。】

 

抬起头耶拉姆露出了无邪的笑容,克巴多又咋了一次舌,说到弟子这里还有一个。

 

【好,我知道了,什么时候出发。】

 

【尽快吧,伊斯方挑选人的任务交给你了,最好傍晚之前能出发。】

 

【是!下官这就去办。】

 

行了礼伊斯方逃也似的离开了国王的大书房,快步走在宫殿的回廊上。

 

【喂!伊斯方!】

 

克巴多还想跟逃走的人说些什么,可惜青年已经跑走了,才想追出去却被亚尔斯兰叫住了。

 

【等一下,克巴多卿还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独眼的伟丈夫这次看到了亚尔斯兰颇具威严的表情,连一向吊儿郎当的克巴多都觉得自己应该打起精神认真听国王的话了。

 

 

 

(二)

整理了自己的行囊,伊斯方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认真听国王的话,错过了拒绝克巴多同行的机会。

 

回想起第一次听到克巴多这个名字是从已经亡故的兄长那里,年长自己14岁的兄长夏普尔是个严谨认真的人。

 

【伊斯方你听我说,军队里来了一个很特别的青年哦,身体条件非常不错,而且很勇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爱说大话,要是能改掉这点一定会受到重用的。】

 

第一次看到兄长这样的夸奖一个陌生人,让年少的伊斯方非常新奇,他每次等着兄长回来听他说有关于这个叫克巴多的人的故事。这个能力超群的青年人很快就被提拔了,应该是非常愉悦的对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兄长每次都会苦涩的结束这个话题。

 

年幼的伊斯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理解夏普尔对克巴多的评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是兄长对于那个人实在是非常的重视这点在年幼的伊斯方心里埋下了深深的一笔。等到夏普尔正式被册封为万骑长开始,兄长就不能时常回到领地和伊斯方团聚了,经管非常的寂寞但是伊斯方忍耐了,每次等到兄长回来伊斯方总是缠着夏普尔腻在一起说话、骑马,夏普尔也对这个弟弟疼爱有加,不过在话语中出现最多的人就是克巴多了。

 

当兄长夏普尔身亡的消息传回领地时,伊斯方感觉像世界末日一般,自己最敬爱的兄长死了,而且不是战死,是被俘受尽折磨最后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对于伊斯方而言夏普尔死前的心境是这个做弟弟的能想象的出来的屈辱,当晚抱紧自己的身体,伊斯方咬着牙,颤抖着遏制住自己冲动的心情。多么想现在就提起剑冲出城,将那些鲁西塔尼亚人个个杀光,多么想为兄长报仇,多么想为兄长洗刷耻辱。吱嘎吱嘎被咬的牙齿发出可怕声音,青年第一次有了嗜血一般的冲动。

 

可是夏普尔把领地交给了伊斯方守护,自己不能辜负兄长的嘱托,年轻的伊斯方无处发泄自己的怨气。当王太子亚尔斯兰的檄文传到到领地后,伊斯方率领部队马上启程赶赴培沙华尔,他终于有了为兄长复仇的机会,也是在那里他真正第一次见到了夏普尔口中提到的克巴多,那个独眼的吹牛大王。

 

帕尔斯历321年6月,回到离开才一个月的培沙华尔城,伊斯方多少有些觉得可惜,青年在城中漫无目的的踱步着突然发现了正在喝酒的克巴多。

 

果然和兄长夏普尔描述的一模一样,酒壶从来不离手,真让人搞不懂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清醒的时候。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克巴多无论是身高还是体格都非常的魁梧,而且酒水对他而言就跟白水一样好像没什么效果,也让青年多少有些嫉妒。

 

【克巴多大人,您又在喝酒了。】

 

伊斯方凭借着自己对克巴多的好奇靠了上去。

 

【啊?你是……你是夏普尔的弟弟?】

 

克巴多有些惊讶的看着伊斯方,从青年的眉宇间透露出兄长的身影,让微醉的伟丈夫有些注目。

 

【是的,我是夏普尔的弟弟,我叫伊斯方。】

 

活力从这个青年身上迸发出来,克巴多眯起只有一只的眼睛,然后大笑了出来,用力的搓揉了伊斯方的头,顺道拍了拍他的背脊。

 

克巴多拍着伊斯方的背脊在青年看来杀伤力爆表,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伊斯方含着眼泪瞪着克巴多。

 

【您是在打我吗?好痛啊,背上现在一定都是您的手掌印。】

 

捂着自己的背伊斯方抗议道,可是之后青年就不是抗议了,马上就变成了哀嚎。

 

【说什么呢,我还没有用力气呢。】

 

这么说着的克巴多再次拍起了伊斯方的背脊,而且还坏心眼的用了些力气。

 

【哎!好痛!请您住手啊,克巴多大人。】

 

伊斯方逃到了一边,可是克巴多居然追在后面,让青年有些不知所措。

 

【我错了,一点也不痛,所以请您住手。】

 

【什么吗,我说怎么会痛呢,对吧。】

 

【啪!】【噫!】

 

克巴多说着这次是毫不留情面的一掌拍了下去,发出短促的悲鸣伊斯方这次咬紧牙关不发出声音。独眼的伟丈夫如同对待老友那样一把抓着青年的脖子,说着好勇敢好勇敢的嬉笑起来。

 

一来二去伊斯方马上就和克巴多混熟了,青年发现这个人除了爱吹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而且作战非常的勇猛,打败特兰的新月之战克巴多也是战果丰硕,而收到封赏后克巴多也会好爽的分给自己手下的士兵犒劳他们,作为将领而言他非常的大方和公正。

 

就在伊斯方觉的应该准备再一次踏上收复王都的行军时,意料外的人降临了培沙华尔城。国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和他的王妃泰巴美奈,然后就在到达培沙华尔的当日王太子亚尔斯兰被放逐了。

 

【抓住他们!】

 

【小心那是达龙大人!】

 

【要抓活得!】

 

入夜之后培沙华尔城热闹异常,达龙等人为了逃离城池算是费尽心思。冷眼旁观的克巴多继续喝着他的酒,就在这时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的人先是探头探脑,发现只有克巴多一人后,伊斯方松了口气。

 

【呼…还好您这里没有人看守…我因为去帮亚尔斯兰殿下送行就被监视了,真讨厌呢。】

 

【哈哈哈,要不要你也来喝一杯呢。】

 

【嗯,也好,请也给我一壶吧。】

 

接过克巴多抛来的酒壶,伊斯方爽快的喝了起来,两人分坐在桌子两边有的没的交谈着。

 

【对了,克巴多大人您知道吗,我哥哥每次回到领地谈论最多的就是您的英勇事迹哦。】

 

【嚯哦。】

 

【而且哥哥还说如果您能改掉一些坏毛病,一定可以得到比现在很好的待遇的。】

 

打了一个嗝,伊斯方趴到桌子上懒散的继续嘟囔着。

 

【哥哥他啊,一定很喜欢您呢,不然他不会因为您的疏忽而着急,呵呵,有时好嫉妒哥哥口中的您来着呢。】

 

【喂,小鬼你喝醉啦!】

 

【才没有呢!才一壶酒,我怎么可能会醉,而且,嗝!我也不是小鬼!】

 

砰的撑在桌上站了起来,伊斯方明显醉了,可能是喝闷酒的关系,醉的特别快。青年绯红的脸颊,眯起来的眼睛,有些傻笑的看着克巴多。

 

【哪,克巴多大人喜欢哥哥吗?不是我自夸,夏普尔哥哥一定是最好的哥哥呢!】

 

【好了醉鬼,快点去睡吧。】

 

一把提起伊斯方的领子克巴多想把他扔到床上去,可是青年死命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开始撒起了酒疯。

 

【不要不要!您还没告诉我到底喜不喜欢哥哥呢!】

 

【喜欢!】

 

【哎?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夏普尔!你这个烦人精!】

 

【果然您也喜欢哥哥呢,我才不让给你,呵呵呵。】

 

【好了,快点给我滚蛋,真是的,我的酒都要难喝了。】

 

【那就不要喝了,陪我说话吧!】

 

一把按下伊斯方抱上来凑近的脸,克巴多觉的这小鬼不适合喝闷酒,醉的太夸张了。

 

【好痛!克巴多大人您下手轻一些啊,好痛。】

 

听到伊斯方不断求饶,克巴多放松了手里的力气,青年随后蹲到了地上把脸埋在腿间,发出了类似哭泣一般的声音。

 

【夏普尔哥哥…我好想你啊…你在哪里…伊斯方好想你啊……】

 

决堤一样伊斯方开始不停的哭泣,克巴多现在有种冲动一脚把这个吵闹的孩子扔出去,可是看着他嘤嘤哭泣的样子又觉得自己要是能这样放肆的表达感情一定会很舒坦。

 

【好了,好了,乖乖。】

 

说着类似哄小孩的话,克巴多从腋下把伊斯方举了起来,把他放到床上,用自己的斗篷帮伊斯方擦擦眼泪,谁知道得寸进尺的青年居然顺势抓起斗篷擤起了鼻涕,噗噗噗的吹的好响。

 

感觉那件斗篷也用不了,克巴多索性把它让给了伊斯方。擦过眼泪、擤过鼻涕的青年好像冷静了下来,不过抽涕还没有停止。

 

【我好想念夏普尔哥哥啊,克巴多大人您呢?】

 

【想啊,可是已经死了要怎么办呢。还死的这么没有价值。】

 

克巴多后半句话说的非常小声,可是伊斯方还是听到了,他激动的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克巴多的领口。

 

【你说什么!死的没有价值!哥哥他可是到最后都忠于国家和国王的啊!】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忠心可言!不是一切都完了吗!】

 

伊斯方没有想到克巴多会朝他怒吼,愣在原地的青年瞪大了透明的琥珀色眼睛看着他,克巴多脸上的表情非常的苦闷,感觉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原来你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啊,我们一样呢。】

 

捧着克巴多的脸,伊斯方笑着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克巴多的下巴上。

 

【夏普尔哥哥怎么能舍得丢下您这么好的同伴呢。】

 

【我对夏普尔的喜欢不是同伴之间的喜欢。】

 

【哎?】

 

迷惑的看着克巴多,伊斯方被酒精弄迟钝的脑袋思考不了对方的话语,歪着头看着独眼的伟丈夫。

 

【是这种喜欢。】

 

抓起伊斯方的下巴,克巴多吻上了微启的嘴唇。

 

 

叽叽喳喳,培沙华尔城虽然处在边界处可是周围的山岳还是非常丰富的,不时会有小鸟停留在城里,清晨它们吵闹个不停让青年从宿醉中开始清醒过来。

 

抱着头,伊斯方觉得自己的脑袋还在嗡嗡的作响,昨晚记得因为逃走的人引起的骚动,自己偷溜到了克巴多的房间里跟他一起喝酒。而且好像还很失礼的哭闹起来,脸颊上瞬间红得发烫,抱着自己的脸,伊斯方突然发现身体异常的沉重,而且双股之间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腰上传来顿感和无力酸楚的双腿。

 

【嗯……】

 

背后厚重的鼻息声吸引了青年的注意力,伊斯方支持着脱力的身体勉强转过身,熟睡的克巴多的脸近距离的出现在自己鼻尖。震惊到发不出声音的伊斯方张大了嘴,记忆像洪水一样侵袭了青年的大脑,抓住不让自己逃走强而有力的手臂现在还在腰间缠绕。伊斯方感觉自己快要冒烟了挣扎着爬起来,薄毯从肩膀滑落肌肤直接接触到了空气,让青年打了一个冷颤,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身上仿佛是打仗一般留下了诸多痕迹。

 

蹑手蹑脚的穿戴好衣物,伊斯方最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克巴多的房间。

 

深吸了一口气,当房门关上的瞬间睁开了自己唯一的一只眼睛,克巴多沉默的坐起身,当伊斯方在怀里醒来时自己也就跟着醒了,偷瞄着青年时而紧张时而害羞最后震惊的表情,克巴多选择继续装睡。拖着疲累身体逃走的青年,独眼的伟丈夫也不打算挽留,他自己也弄不清楚昨天晚上为什么会发展成那样的关系,可是自己身下嘤嘤哭泣的青年的确让自己食指大动。说着不把哥哥让给你,但是我可以陪着你的青年非常的可爱,不停喘息并且抱紧自己,那双透明的琥珀色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不停的说着好痛好痛。至今为止这声音都仿佛萦绕在耳边,克巴多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倒头继续睡觉。

 

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体力透支的伊斯方一头栽倒进床铺中,而青年只能选择趴着睡,还要为自己揉着疲惫不堪的后腰。记忆基本上已经从大脑深处全部复苏了,昨天喝了酒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找人撒娇,想起了克巴多苦闷的脸,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伊斯方现在都搞不清楚。可是独眼的伟丈夫的那几句话自己记得非常清楚,他喜欢的人是兄长夏普尔,还是恋爱的那种喜欢,而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整整切切的成为了兄长的代替品呢,双眼皮开始打架了,伊斯方觉得一清早自己都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已经无法继续思考了,青年在太阳刚刚爬上城楼的时候又睡着了。

 

 

 

 (三)

把马鞍和行李都安放好,伊斯方结束了在培沙华尔的回忆,现在身后熙熙攘攘的几十个人就是自己挑选的准备一起外出的士兵。有人和亲人告别,也有人抱着孩子说笑,从亚尔斯兰继位以来军队进行了大幅的改革,更多的人变成支付薪水的职业士兵。

 

【伊斯方大人,您挑选的人已经都到齐了,还有什么指示吗?】

 

眼前出现了一名非常高挑的青年,他有着褐黑的皮肤和深绿色的眼瞳,这个名为孔拉的年轻人是伊斯方的副官。

 

原先奴隶出身的他身体素质非常的好,在解放奴隶之后军队中特别招收了一些身体能力很高的年轻人专门开始培养,孔拉就是其中之一。

 

【没有了,孔拉,剩下的等耶拉姆和克巴多大人到了就可以出发了。】

 

【克巴多大人也会在啊。】孔拉的表情告诉伊斯方,他并不喜欢那个独眼的将军大人,不过伊斯方觉得没有必要干涉,也就无视了。

 

【伊斯方大人。】

 

牵着自己的马,耶拉姆一路小跑靠近了伊斯方,今年也16岁的耶拉姆长高了不少,青年明显有些亢奋的表情让伊斯方觉得自己要是也有个弟弟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呢,我已经准备妥当了。】

 

【孔拉,你去集合一下队伍我们准备出发了。】

 

转头嘱咐了身边的副官,伊斯方自己也牵着已经整装待发的马匹转过身朝向大门口。

 

【难道不等克巴多大人了吗?】

 

【没有必要等他吧,而且看起来他也不怎么想一起去啊。】

 

【可是毕竟是陛下的命令,难道您要违背吗?】

 

【不!我怎么会违背陛下的命令呢,只是……】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骑着马悠哉悠哉的克巴多进入了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出行的人员总算聚集齐了,一行人默默的在夕阳中朝西面行进。

 

毕竟是侦查任务,所以部队中的气氛还算轻松,选择入夜出城也只是单纯的避开了正午的阳光而已。

 

今夜的月色非常的明亮,伊斯方一行人只是埋头赶路,除了从身后的士兵之间传出细小的交谈声之外几乎没有人说话。

 

伊斯方本人绝不是一个寡言的人,可是他不知道到底怎么跟克巴多相处,其实原本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太僵硬,可是去年的镇压事件之后克巴多硬拖着伊斯方去喝酒,那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让青年越发弄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了。

 

【克巴多大人您刚才抓着陛下的领子把他扔出去,这样太过分了吧!】

 

追在克巴多的身后,伊斯方不断的抗议着,其实他自己也有被救了的感觉,陛下上个月才刚刚过了16岁的生日。照理说应该成长为青年人,可是不晓得哪里搞错了,方才慵懒的支着头的样子,让身为男性的伊斯方也有种被诱惑的感觉,克巴多打断的真是时候。

 

【啊?我救了你好不好,你跟萨拉邦特一脸傻样,我也真是小瞧了那个小鬼国王。】

 

轻微的咋了舌,克巴多自己也没有想到,容貌平庸的亚尔斯兰居然能怎么明艳动人,实在太意外了。罪魁祸首的达龙倒是神清气爽,让连续十几日外出征战的自己多少有些气不过。

 

【好了,陪我喝酒去。】

 

一把抓住伊斯方的肩膀,克巴多不客气的推着青年快步走起来,因为两人身高腿长的差距,伊斯方三步之后总会被推一下,青年最后自顾自的跑了起来,回过头嬉笑着对独眼的伟丈夫嘟囔着。

 

【别给陛下乱起绰号,人家好歹有个解放王的称号呢,而且陛下今年已经16岁了,才不是小鬼呢!最后谁晚到酒馆就请客!】

 

说罢伊斯方就偷跑起来…才跑了没几步就一头撞上了宰相鲁项,相比毛躁的伊斯方,鲁项的反应要镇静很多。不过对着满脸黑线的宰相,伊斯方只能苦恼的被带走了。

 

终于到了常去的酒馆,伊斯方抱着麦酒的大橡木桶杯抱怨着宰相的啰嗦。

 

【宰相大人的说教实在太可怕了,我情愿上阵杀敌也不要听他唠叨。】

 

【谁叫你自己先偷跑的。】

 

克巴多有时候觉得自己多了一个活泼过头的弟弟,伊斯方也喜欢和克巴多一起喝酒聊天,听着不羁的伟丈夫说大话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就这样两人在旁人看来关系很好。跟夏普尔那时不一样,很多人都以为伊斯方会和克巴多对立,就像他哥哥那样,可是两人的关系却非常的融洽。

 

【我说克巴多大人你不觉得陛下和达龙大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特别吗?】

 

【嚯哦,难得你的眼睛还没有瞎掉吗。】

 

【哎!您也发现了不是,其实上次宫内骚乱的时候,那晚达龙大人不是受伤了吗,陛下紧张的过分了一些对吧。】

 

伊斯方特别的压低了声音,生怕别人听到的左右观望了一下,确认没人注意到他们后凑近了克巴多还想说些什么。

 

【你啊,又喝多了吧!】

 

伸出自己粗壮的手臂,克巴多一掌捂起了伊斯方的嘴巴,让他闭嘴。另一只手拿出适量的酒钱放在桌上准备离开,伊斯方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伊斯方也知道在外面谈论王宫中的刺杀事件很不妥,可是不能遏制自己好奇心的青年还是跟在独眼的伟丈夫之后。

 

【呐,克巴多大人还是跟我说说吧,我自己又猜测不到。】

 

【啊?你真是的,这里离开你住的地方不远吧,我们过去哪里好了,快去买酒,我的要价可是很高的哦。】

 

【哎…好吧,您等我一下!】

 

伊斯方再一次与克巴多面对面的坐在桌子的两边,不过和上次不同,这次伊斯方喝的不是闷酒。

 

【亚尔斯兰和达龙那两个小鬼的关系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没头没尾的克巴多在一口气喝完一瓶葡萄酒以后开口了,说着的确是好酒喝掉的是伊斯方一个月五分之一的俸禄。

 

看着自己的工钱就这样瞬间进入了别人的的肚子,伊斯方多少有些感触良多,可惜还没有什么时间让他感触重磅信息炸弹就砸到脑子里了。

 

【什么?】

 

【哈…他们两个人是恋人关系啊,而且还是那种至死不渝的爱情呢,傻不傻啊,当然是女人最好咯。也不知道达龙看中亚尔斯兰那小鬼什么了。】

 

【能这么爱着也好让人羡慕啊,但是心爱的人在身边才是最好的呢。】

 

抱着自己的酒壶,伊斯方从瓶口往里看,昏暗的灯光无法照亮壶底,黑暗空洞的壶身内就是现在青年自己的内心写照。

 

【夏普尔哥哥…】

 

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明灯已经熄灭了,伊斯方觉的有时候自己一旦空下来就会无限空虚,接受在王都内任职的赦令,只是不想回到充满与兄长有关回忆的故乡。可是这座充满了兄长描述的王都又好到哪里去呢,还有面前这个兄长挂在嘴边的男人。

 

从伊斯方知道其实克巴多也是爱恋着夏普尔的时候开始,青年就觉得自己释然了,可是现在他又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看着我做什么?】

 

克巴多从刚才就发现伊斯方看着自己的眼神非常古怪,类似于不悦和嫉妒之间的样子。

 

【克巴多大人明明喜欢着兄长大人,也觉得是女人更好一些吗?】

 

【我说你啊……】

 

【那为什么总是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呢?明明喜欢的是女人。】

 

【…】

 

【我虽然不可能像女人那样要你负责什么,可是好歹你也对我稍微好一点呢,每次都这么粗鲁,我可是男人,负担很大的啊。】

 

克巴多看着越说越激动的伊斯方,觉得离开酒馆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嫌吵闹的抓过对面坐着的青年,张开嘴狠狠的在对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完全拗不过克巴多怪力的伊斯方在明白自己被咬后瞪大了眼睛,呆愣愣的看着对方。

 

【果然,吵吵闹闹的时候这样最能安静下来,而且伊斯方啊,没想到你还能做下酒菜吗。】

 

说完松开手,咕咚咕咚卡巴多继续喝着自己的酒,完全不管不顾对面的青年从震惊到震怒的脸。

 

【我说!不要太过分了!】

 

一把夺过酒壶,伊斯方自己抬起头喝了个精光,然后用砸碎一般的力气摔在桌子上。

 

【克巴多大人!我好歹对你还不错吧!这酒真的很贵,喝着我的酒还要咬我这是什么道理啊!】

 

【真是麻烦,你就不能不要学你哥哥说教的样子吗!我看着就心烦,干脆让你尖叫就好了,那样还好听一些。】

 

【什!…】

 

被克巴多的话吓得说不出话,伊斯方很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虽然自己这个年纪去妓馆很平常,可是在这方面非常洁身自好的伊斯方去的并不多。再加上偶尔会一个人出现“帮”自己解决一些困恼,青年进而省下了一笔开支,好像是件不错的事情,可是伊斯方并不最开心就是了。

 

突然意识到现在两人独处一室绝对是个坏主意,伊斯方一边扯着僵硬的笑脸说酒喝完了出去再买过,一边朝着门口移动。当初决定座位时坐在里面就是一个败笔,眼前自己的去路自然被粗壮的手臂阻拦了。

 

伊斯方算得上是灵巧的战士,而且头脑活络的青年在战斗方式上不拘小节,所以就战士而言伊斯方绝对算得上将军级别了。可惜眼前的对手是现役的将军…而且青年在力量和经验上都无法与之匹敌,按照以往的经验自己是逃不了了。

 

对着突然不说话的伊斯方,克巴多也是还没有客气的意思。如果房间足够大青年有把握能逃开,可惜和往常一样,现在自己被扛在肩上扔到了床上。

 

伊斯方觉的克巴多要是女人的情人的话,一定是这家伙的体力过剩吧,粗鲁的只知道自己爽快,完全不管别人的感觉。

 

看着将腰带扣好的魁梧的背脊,伊斯方松了口气。除了第一次无止境一样的交缠之外,每次克巴多都很爽开的结束了,这样对伊斯方而言的确轻松太多了。

 

酒精和适量运动的作用,青年在暖和的被子里慢慢的被倦意征服,突然一双大的离谱的手盖到自己眼睛上,传过来的温度让人非常安心。

 

【累了就睡吧。】

 

没有做声,伊斯方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听到佩剑拿起系到腰间,皮靴摩擦地板发出的声音,开门声……就当克巴多就要离开时。

 

【你是什么人?】

 

【克巴多大人…吗?】

 

【就是我。】

 

【可是这里是伊斯方队长的休息室啊。】

 

【难道我就不能进去吗?说到底你是谁啊!】

 

就是因为你的这种口气才会被贵族们盯上的,想起兄长夏普尔的话,伊斯方无声的裂嘴笑了出来。

 

【失礼了,我是伊斯方队长的副官,我叫孔拉。】

 

【就算是副官这个时间过来也没必要啊吧,而且伊斯方那家伙已经睡了。】

 

【睡了? 您…二位刚才喝酒了吗?】

 

【就是这样。】

 

【克巴多大人是酒豪酒量自然非常大,可是伊斯方队长酒量只是一般,所以…】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灌醉了你家队长?】

 

【那里,我只是想说适量饮酒有助于健康,过度的话伤身。】

 

行礼时甲胄发出了声响。

 

【即然队长睡了,我就告辞了,克巴多大人也准备走了吧,恕我冒昧能跟您同行吗?】

 

虽然很有礼貌,可是青年的意思是让克巴多尽快离开。听出了弦外之音独眼的伟丈夫也无所谓,他本来就打算离开了,关上门脚步声随着远去而消逝。

 

本来就半梦半醒的伊斯方想着之前的对话,不知道孔拉这么晚来找自己做什么,不过最后的一句话是在赶走克巴多实在让人不解。平日里少言寡语、做事认真的这个副官很少会表现出对别人的情绪,可是这次他明显讨厌克巴多真是非常稀奇的事情呢。

 

从那一次之后,孔拉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对克巴多的敌意,虽然伊斯方很费解,不过也不影响日常的工作,青年自然不会多加干涉,可是眼前的事情让人觉得需要插手了。

+++++++++++++++++++++++++++++++++++++++

上半部分结束了……

原创了个伊斯方的副官,不过这位表现出敌意的角色瞬间一个转头就被作者扔到不晓得哪个角落里去了,so,没太多戏份……提早说出来好吗……

请连接下半部分继续看吧……后篇传送门

评论

热度(17)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