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3.1】国王的日常生活之三 —— 醉酒(R18)

国王日常系列的第三弹(我在讲什么啊……)还是无肉不欢的节奏,原创路人还是非常路人的 

 

介于某毛的提议,全篇黄暴,么啥实质性的内容,捆绑有?语言pl

 

y有?

 

总的来说还有什么值得写的吗?

 

大刘的形象应该全部崩掉了,陛下也算是受尽折磨了(?),请介意的同学谨慎阅读…

 

全篇外链出现问题,请直接戳【哔——】

 

以上,祝阅读愉快~~

 

+++++++++++++++++++++++++++++++++++++++++

 

拿起酒杯,凑近嘴边,葡萄酒的芳香立刻进入到鼻腔,可是端着酒杯的人却皱着深深地眉头。帕尔斯的黑色战神,抓着自己的酒杯恨不得捏碎了它,青铜制的酒杯开始承受不住来自外界的压力,一点一点的开始凹陷。

 

【喂,达龙,你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了,克制一些。】

 

那尔撒斯已经觉得现在这个会场血溅五步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时值5月,春风中夹杂的暑气慢慢地成为了大地的统治者,正位上年轻的国王亚尔斯兰正在招待前来上贡的领主们。宴会选择在室外举行,所有人席地而坐,柔和的阳光洒在青绿色的草地上,舞娘们尽情的歌舞着,身上的闪片反射着阳光让舞蹈更加绚丽。

 

在一旁抓紧烧烤牛羊肉的橱子门发出餐具间碰撞的声音,歌姬舞姬欢快的声音,各领主间皮笑肉不笑的对话声这些都进入不了达龙的耳朵里,现在他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个不断接近自己主人的那个陌生人。

 

那尔撒斯有些冒着冷汗,看着上位那个不怕死的新进领主一副献媚的样子。继承父亲领地的那个年轻人似乎第一次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近国王,原本那对父子对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国王就是惟命是从的,自从先国王去世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高兴了,无能而且懦弱的父亲没过几个月居然也过世了。儿子虽然比较有才华,但是那个态度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太过于阿谀奉承,从而看起来非常别扭了。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微红着脸凑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断地说着话,但是他具体在说什么亚尔斯兰其实根本没有听明白。因为支离破碎的语言根本组织不起来,但是最后,年轻的领主双手颤抖的拿出一个装饰很精美的盒子,亚尔斯兰这天终于从他嘴里听到了一句完整的话。

 

【尊贵的陛下,我献上领地间最珍贵的至宝,虹金刚石。】

 

【虹金刚石?】

 

重复着对方的话语,亚尔斯兰从来没有听过说什么是虹金刚石,说到金刚石的话还有些印象。年轻的领主继续以微微颤抖的双手打开了盒子,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套饰品,由耳环和项链组成。

 

在阳光下饰品间被装饰的宝石散发出虹色的光彩,非常耀目。项链上巨大的金刚石没有被过多的装饰,以简单的项链样式最大程度上的体现了宝石的价值。就在亚尔斯兰抬起头再看向对方时,发现那个年轻领主的脸凑到了自己跟前。

 

【陛,陛下……下,您的眼睛实在太漂亮了,宝石的光芒映射在其中实在太美了,不过跟您是帕尔斯的至宝比起来,这宝石实在太逊色了,呵呵……】

 

如痴如醉的不断接近的年轻人让亚尔斯兰措手不及,不过在这之前自己的危机就解除了。

 

【这位大人,您喝醉了,请让我带您回去休息吧。】

 

加斯旺德在自己的主人受到袭击前就上前把对方拉开了,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年轻领主立刻就被带走了,亚尔斯兰也只能报以苦笑。

 

结束了漫长的一天应酬,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青年国王脱下刺绣精美的礼服,从中午一直到午夜的宴会让那些领主们非常的满意。作为集权统治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合适的周期内,适当的对那些手中握有权利的领主们示好是很有必要的,就算那尔撒斯已经有了将那些领主们都废除推行其他集权的新腹案,可是目前还是必须维持现状的。

 

亚尔斯兰虽然觉得很累,但是他还是非常努力的去迎合那些一肚子坏主意的老头们,尽管中间还有个奇怪的年轻人。

 

取出装在精美盒子中的耳饰,剔透的金刚石在烛光中也能发出虹色的光芒,青年欣喜的看着如此夺目的宝石。脱下自己平时佩戴的黄玉耳饰,带上用白银镶嵌的金刚石耳饰,在镜子里来回的看着,亚尔斯兰像孩子一样笑起来,期待着别人的夸赞之词。

 

 ——————————————————————

 

【耶拉姆,这两天有看见达龙吗?】

 

亚尔斯兰一边处理着三天来堆积的公事,一边问着在为自己泡茶的耶拉姆。好不容易可以不用陪着那些领主们了,回过头来处理这些天积累下来的公务,青年还不忘记挂这些天在身边却无法相处的那个人。

 

【送走了那些个领主,达龙大人好像被提议去休息一天。】

 

微微的歪着头,亚尔斯兰想不明白这些天自己应该是最累的那个,怎么没人劝自己去休息一下呢。

 

【达龙大人这些天神经绷得太紧了,其实我也觉得他去休息一天比较好。】

 

继续琢磨耶拉姆的话,亚尔斯兰还是没有明白其中的缘由。

 

【那我去看看他吧。】

 

小声嘀咕着,亚尔斯兰没让耶拉姆发现自己的小计划,重点是他不想让人打扰与情人的幽会,如果是达龙在王宫之外的住所是不是会不一样呢,这么想着青年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早些将这些公务做完就能偷溜出去了呢。

 

 

 

——————————————————————

 

【……非常抱歉呢,您特意来找达龙大人,但是他现在不在家里呢……去哪里了?应该是西城那边的妓馆吧,这些天达龙大人回来之后都会过去哪里呢……哎!您怎么了,没事吧,脸色不好呢……年轻人……】

 

脑子里都是为达龙打理屋子的老夫妻的话,亚尔斯兰在黄昏过后偷偷的一个人跑出来,想着去看望一下达龙,可是他不在家里也就算了,居然跑去了妓馆。

 

对自己有种被背叛了的感觉,亚尔斯兰有种说不出的伤感,已然拥有了自己的他,到最后还是觉得女性更加好吗……已经准备跑回王宫的青年无法跨出自己的脚,因为真的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

 

等明白自己现在身处何地时,亚尔斯兰非常震惊的发现已经站在妓馆的门口了,人来人往的热闹声音瞬间灌入耳中。怀着忐忑的心情,亚尔斯兰第一次从大门走进了妓馆,不知名的香味让青年有些不舒服,混合着酒的味道,让亚尔斯兰一下捂住了口鼻。

 

【你在做什么呢!卡斯莉卡!贵客已经等了很久了!怎么你又穿男孩子的衣服跑出去了!】

 

一个穿戴者华贵首饰的女性朝亚尔斯兰径直走过来,不由分说的拉着他走起来,维持着捂住鼻子的动作,青年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对方先开口了。

 

【卡斯莉卡你的命真好呢,居然被大将军达龙大人指名呢,还想着一无是处的你,居然能被那样的帕尔斯第一勇士包场真是太幸运了,我也好想服侍那位大人呢,所以啊,你一定要向大人推荐姐姐们呢,反正你贫瘠的身体肯定满足不了对方的。好了快去换衣服吧。】

 

把亚尔斯兰推进了一间小屋内,女性就等在门口继续自言自语道,看着屋子里简单的摆设。狭小的房间里突兀的摆着一张很大的床,上面放着一条刺绣华丽的长裙,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亚尔斯兰机械的脱去自己的衣服,抓起长裙穿了起来,耳朵里还没有遗漏女性的自言自语。

 

【真不知道你是那里能被那位大人看上,又是平胸,床上功夫也差,还有你的脸实在是太普通了,难道达龙大人就喜欢你这样的,不过你也很高兴吧,能被那样的大人抱在怀里……说起来,达龙大人这两天的心情很差呢,虽然每天都来,可是脸色一天比一天差,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我说你换个衣服怎么这么慢,我在跟你说话呢!】

 

【算了,算了,嚯哦……果然是人靠衣装啊,换了件新衣服,人都漂亮很多了吗。不过你是长成这样的吗?】

 

看着换好衣服的人,女性有些蔑视的看着亚尔斯兰,不过在她的嘴里,现在应该是叫卡斯莉卡吧。最后被送到一间摆设奢华的大屋内,屋内点满了蜡烛,被开门关门影响着烛光摇曳起来,亚尔斯兰一眼就看到坐在众多软垫中喝着酒的达龙。略显颓废的那个人,自己并不熟悉,当对方看到自己时,战栗顺着脊柱爬到了头顶。

 

 

 

——————————————————————

 

这些天看着亚尔斯兰脸上堆满笑容迎合那些个领主,达龙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加上那些老头居然不着痕迹的碰触青年也让自己抓狂不已。无论灌多少酒完全没有醉的感觉,今早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加宴会的领主,那尔撒上劝自己早点回去休息,果然是应该好好休息下,不然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来。

 

之前在街道上很偶然的遇到了一个和亚尔斯兰长得有些相像的女孩,当时穿着男装的少女正在被喝醉酒的人欺凌,走进才听到双方的对话,原来这个女孩是妓女,而男人是她的常客,可惜还是个人渣。

 

自然的为对方解了围,少女介绍自己叫卡斯莉卡是在妓馆工作的人,长相一般的自己不是头牌,但店里有很多漂亮的姐姐。直接喷笑出来的达龙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但是借此就算与对方相识了。

 

这几天非常的郁闷的达龙,借着这个长相和亚尔斯兰有些相似的少女让自己的心情舒缓些。所以每天结束了王宫的勤务一定会到这家妓馆报道,付了钱将卡斯莉卡一整天都包下来,完全也是出于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保护欲。达龙多么的希望自己的陛下也能这样被自己保护起来。

 

在妓馆只喝酒的达龙出手倒也算阔绰,可是妓馆的老鸨可不会放过任何一只进了门的肥羊,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大将军,所以嘱咐手下准备华丽的服饰给其貌不扬的卡斯莉卡。急着赶制出来的长裙做得尽显华丽,费用自然也要让肥羊吐出来才是。在看到被包装好的人推入房间的瞬间,达龙知道自己的某根神经断掉了。

 

酒精仿佛积累了三天的时间,才在达龙的身体里开始发挥作用,朝着卡斯莉卡招了招手,看到一向对自己表现活泼的女孩突然拘谨起开,让达龙觉得新鲜。可是说不出的违和感让骑士感到有些古怪,但是也说不上来。

 

唯唯诺诺的坐在离开自己又些距离的软垫上,达龙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人。虽然觉得卡利斯卡和亚尔斯兰有些相像,但其事根本不像,最多是相同的发色而已吧。

 

【我看你今天为什么和平时不像呢?】

 

卡斯莉卡颤抖了一下,头低的更加低了,完全用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了脸,从她露出的耳朵和脖子都红起来表示在害羞吧。

 

达龙轻轻的笑了出来,自从自己第一次接触过亚尔斯兰之后,就再也没有拥抱过女性了,说实话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不过完全都不会后悔,能拥有自己最心爱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呢。

 

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纯真的女孩着实让达龙想恶作剧一把,平时不能算巧舌如簧的骑士并没有因为酒精而变得笨嘴拙舌,反而讲出了平时绝对不会泄露的邪恶话语。

 

【卡斯莉卡,今天穿的这么漂亮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慌忙着甩着头,卡斯莉卡默不作声的否认着,抓紧了自己膝盖处的裙子,完全不看向达龙这边。

 

【那还是说好久没有人抱你,有些寂寞吗?】

 

明显的颤动了身体,女孩好像非常沮丧的侧转了些脸颊,在垂坠的头发间窥视着达龙的表情,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虽然我不会碰你,可是我能帮你回忆些快乐的记忆呢。】

 

说罢达龙又些恶趣味的看着女孩的反应,卡斯莉卡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骑士再次开口诉说着,还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闭上眼睛,我们来想象吧。】

 

这么说着,达龙支起手臂扶着自己的头,看着女孩乖乖的闭上眼睛,然后继续愉快的说着。

 

【我的手轻轻的伸进了你的衣袖间,打开了绳结,手指伸进缝隙里,隔着布触碰着你的胸口,动作十分缓慢,你也因此而感到焦急,手心里的温度真的很舒服,被我温柔的揉弄后,你的那里也开始慢慢变湿了。】

 

看着不断轻颤的女孩,觉得非常有趣,亚尔斯兰也是这样,不管怎么习惯都会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害羞不易,尽可能的温柔的安抚他,让他感到舒服,最后完全放开的青年展现的是自己回味无穷的魅力。

 

【要不要在这时接吻呢?】

 

看着卡斯莉卡原本闭紧的嘴唇微微打开,达龙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触碰着我的舌头,没错,舌头就这样缓缓地缠绕在一起,手指描绘着你腰里的线条,顺着滑下,一直到小腹,啊——布真碍事呢,你想要怎么做?】

 

(…………哔——…………)←请戳

 

 ——————————————————————

 

当门没轻轻的打开,达龙就惊醒过来,宿醉让他头痛欲裂,连续喝了三天的酒真不是一个好主意,坐起身,看向门口。一头浅色头发的女孩蹑手蹑脚的提着鞋子走进来,看到坐起身的达龙,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尽量压低声音的说话。

 

【达龙大人,昨晚我偷偷跑出去的事情没有败露吧?】

 

【啊,应该没有败露吧,对了,卡斯莉卡……】

 

就在达龙想说什么的时候,房门被小声的敲响了,门外传来老鸨的声音,非常的有礼貌。

 

【达龙大人,您醒了吗?小的特意来问你是准备继续包下卡斯莉卡吗?】

 

【不……】

 

就在达龙准备告诉老鸨自己今天就会离开妓馆的同时,自己身边传来了细小的呻吟声。

 

吐出鼻息的人缩了缩肩膀,好像是因为薄毯被扯开凉意钻了进去,而有些不舒服,然后顺着温度高的地方自然的挪了一下。

 

卡斯莉卡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客人,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大将军在自己面前一直都是那么镇静的样子,可是现在却露出了一副明显非常动摇的表情,瞠目结舌的看着身边的人。从自己的位置实在是看不清那个睡在里面的人是谁,可是达龙非常的不想让任何人发现他,原因是已经死死的用毯子将对方遮盖起来了。

 

【啊!还要再一天!】

 

【哦……是的,小的明白了,您昨晚一定是很累了,我实在是太不识趣了,现在就去问您准备餐食呢。】

 

门口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直到听不到,送了口气达龙转向卡斯莉卡。女孩到是很心领神会的帮忙放下了床边的巨大帘幕,稍微窥视了一眼睡在里面的人。跟自己发色略微相似的人沉沉地睡着,裸露在外的肩膀看起来不是那么纤细,而且上面有牙印……

 

【卡斯莉卡,你还是不要再看了。】

 

【哎?我没有看的那么仔细呢……话说,达龙大人她是谁啊?】

 

【这个也请你不要再多问了,他是我唯一重要的人。】

 

【那您之前的几天也是因为她,所以才心情郁闷的吗?那现在我估计您应该会高兴的吧。】

 

【这已经不是高不高兴的问题了,你去找些日常的衣服来吧,不,还是我去吧。】

 

这么说着从床上下来的达龙开始穿戴衣物,顺便继续叮嘱女孩。

 

【如果他醒了,让他等我一会儿,千万不要说多余的话,知道了吗!】

 

【嗯!包在我身上呢!】

 

等到达龙走后,女孩还是阻断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她仔细的打量着对方的睡颜,直到看到那双晴朗夜空一般的眸子才吓一跳的逃开。

 

挣扎着爬起来,亚尔斯兰浑身酸痛,醒来第一眼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孩看着自己,多少也有被吓到的感觉,可是对方先自己逃开了,隔着床帘隐约的看到女孩的身形。

 

【呐,你是达龙大人的情人吗?】

 

【算是吧……】

 

张口才发现,亚尔斯兰的声音完全变了,嘶哑的根本听不出原样。

 

【呵呵,你真应该庆幸哦,达龙大人对您可是一心一意的呢,好像从几年前开始就有传言说达龙大人就算去了妓馆都不会抱女人呢,还有些爱说坏话的家伙说帕尔斯第一的勇士也不行了呢,呵呵。】

 

活泼的女孩给亚尔斯兰带来了他从来不可能听到的情报,试探性的多问了几句,爽朗的女孩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两人就这样一直聊到达龙折返为止。

 

【听说,你从几年前开始就不碰女人了,真的吗?】

 

【您怎么会说起这个呢。】

 

为亚尔斯兰擦拭过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达龙有些拘谨,可能是自己的传言被亚尔斯兰听到的缘故吧。

 

【那是从几年前开始的呢?】

 

【三年前就开始了。】

 

达龙自暴自弃的说了出来,顺便为腰带最后打上节。

 

【哎,那时候我还没有夺回王都吧……】

 

【是啊,但是那时您已经告诉我您的心意了,我同样的也爱着您。既然已经得到了您的心,怎么还能随意的去抱别人呢。】

 

达龙的话说的那样的理所当然,害羞的人反而是亚尔斯兰,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青年背对着对方,岔开话题一般的略微太高了声音。

 

【达龙以后还是不要随便喝酒的好呢,喝醉了会变成那样,实在是不得体。】

 

【是,一切都遵照您的旨意。】

 

【还有!我对你的自制力已经感到厌烦了,我应该很早就对你说过了……想要你的全部。至今为止,你一直忍耐着对我的心情,我全部都想要,全部!所以我都会接受的……只要不是这么突然的,如果达龙喜欢慢慢的来的话,我……】

 

【陛下,请稍等一下。】

 

捂着青年还想说下去的嘴,达龙扶着自己的额头,眼神飘忽的来回游走。

 

【昨天晚上真的是个意外,所以我绝对不会再做这么过分的事情的。可是看您也很有感觉,如果您喜欢的话……】

 

这次反过来是达龙的嘴被捂住了,亚尔斯兰红透了的脸要开始冒烟了。

 

【谁喜欢那样的事情了,真是的,我现在全身都还在发痛呢,回去要怎么解释手腕上的伤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只能害羞的将话题结束掉。

 

 

在这之后:

 

闲暇慵懒的午后,亚尔斯兰一个人坐在走廊上晒着太阳,脑子里想着等下克巴多就应该来汇报培沙华尔城的情况了吧,这个被派去驻守边境要塞的大将军会定期回到王都述职。原本奇斯瓦特驻守时是接到国王旨意才能回来的,可是克巴多被派驻前就跟亚尔斯兰谈好了条件,一定要三个月回来一次,停留的时间那怕是三天也好。当时实在是没有明白对方为何如此执拗于时间,不过等听完了之后的对话,亚尔斯兰就明白了。

 

【…你啊,我虽然直到你回来是向国王陛下汇报的,可是居然先跑来我这里,开什么玩笑啊!…快给我先过去陛下的书房!】

 

【早一刻,晚一刻汇报不是一样吗,再说了书信早上就递交进来了,就算不见到我也行吧,等一下,不要拉我啊,伊斯方……】

 

听对话就知道过来的两个人是谁了,就在两人拉拉扯扯从自己身后路过时,亚尔斯兰向他们打了招呼。

 

伊斯方传自兄长夏普尔对王室的忠诚,让他在看到国王的时候就已经本能的站好行礼。看向克巴多,这个吊儿郎当的伟丈夫好像摆脱了牵制很愉快的耍了下手臂,微微向亚尔斯兰行了个点头礼。

 

【呦,陛下,不在书房里等我,跑到外面来晒太阳吗?】

 

【你!陛下,请原谅克巴多的无理。】

 

【没事,没事,诚如克巴多卿说的,早上培沙华尔城的汇报书信就已经送到我的桌上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多亏了你的驻守呢。】

 

【没什么,小意……思。】

 

克巴多的话还没有说完,伊斯方就拍了他的后背,瞪着比自己还要高大的男人。

 

【在陛下面前说话,用敬语!】

 

看着两人一触即发的争斗,亚尔斯兰咯咯咯的笑了出来,突然想起了什么,青年对着独眼男人问道。

 

【克巴多卿见到达龙喝醉过吗?】

 

【啊?达龙那小子,喝醉?他啊喝醉了一点都不好玩,立刻就睡死了……】

 

【哎?马上就睡着了?】

 

【是啊,喝醉了回房倒头就睡,完全不会有什么惊人之举。】

 

【怎么会……】

 

【嚯哦……陛下难道想灌醉达龙吗?】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慌忙的亚尔斯兰摇了摇头。

 

【你以为陛下和你一样无聊吗?】

 

【你说什么伊斯方,小鬼……】

 

【好了,好了,二位不要再争了,对了克巴多卿能在叶克巴达那停留的时间也不多,还是多和伊斯方卿相处吧,你们都可以退下了。】

 

留着僵直在原地的两人,亚尔斯兰慢步走回了自己的书房。

 

【嗯,小国王现在也很懂得察言观色,你说是吧,伊斯方。】

 

克巴多转头看到已经魂飞魄散的伊斯方,感觉等下会有一场爆发,突然觉得麻烦不已。只不过之后的确有很多人听到了古怪的哀嚎声,甚至惊动了王宫的侍卫,可是到底也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Fin,

 

 

 

 

 

希望阅读至此的看官可以满意,╮(╯▽╰)╭其实是码字员自己痴汉了一把,平静的生活多少需要点调味料呢。

 

原作第二部分开始就是到处征战,真的要准备打魔王了……好吧希望田中大伯可以给读者的我们一个满意的结局……

 

求绝对不要天人永隔啊………………都死了也行,只要不要留下一人到了白发苍苍合眼之前来一句“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就好。ε(┬┬﹏┬┬)3

 

 

 

 

 

 


评论(20)

热度(149)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