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0.1】【间歇】【超短打】夏装

看了官图开始妄想的码字员,很突然的想起来一件事情,到基兰才能穿夏装,中间还要打特兰,打完了特兰国王就回来了,不是亲爹妈不疼娃,想到这里殿下死忠的码字员玻璃心都要碎了。

最近好苦好苦,给自己发糖,不过这个算糖吗,失落得快,回复的还要快,算了质量下降也没办法了,脑洞开的太大填补起来是坑,开的不够大不算坑鸡肋。

最后会帖官图,大家一起欣赏哦,可爱的殿下的小短裤!O(∩_∩)O


++++++++++++++++++++++++++++++++++++++++++


被赶出培沙华尔城的第三天,亚尔斯兰一行就收到了来自荒原的太阳炙烤。太阳展示着他的威力,用最大限度的热能照耀着大地,骑在马背上都开始觉得越发无力了。

 

【哦~多么希望月亮女神现在就成为世间的主宰者,她的美丽让我无限希望可以成为她的臣民。】

 

这么吟唱的除了奇夫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诚如乐师说的,大家现在都更加的喜爱夜晚,而不是早上。

 

【殿下再往前走一些就有驿站了,我们可以在哪里补充些物资。】

 

看着地图这么解释的耶拉姆,朝着前方指着,鼓励着亚尔斯兰继续前进。

 

【是呢,我们大家再加把劲吧。】

 

其实辛德拉也是个夏日非常酷暑的国家,可是上一次的远征是在冬天,相比帕尔斯的冬天,辛德拉温暖多了。所以亚尔斯兰并没有体会过真正的炎夏,而现在6月下旬的日头,加上不断的南行,让少年王子开始了解夏天的味道。

 

培沙华尔城通往基兰的直线道路上其实只有一个驿站,荒原构成了一路上的主要场景。而简陋的驿站里却让人出乎意料的物资齐全,不管是往北的厚实衣物,还是往南的轻便夏装,便于携带的干粮和晒干的肉片,甚至还有基兰进口的各种辛香料,总的来说外表很简单的驿站,肚子里可是有大学问。

 

因为有那尔撒斯和奇夫的资产,亚尔斯兰一行在挑选货品上不需要过分节制,不过掌握财政大权的耶拉姆还是精打细算的选购着商品,尽管中间还要和亚尔佛莉德争执几句,但一切都很顺利。

 

【殿下换上这身衣服吧,这样到了会舒适一些。】

 

耶拉姆抱来一身衣服,相较亚尔斯兰现在的衣服更加的轻薄,亚麻制的布料看上去有些粗燥,不过少年王子并不在意。在换衣室替换了衣服,亚尔斯兰抱着原先的衣服准备放到行囊里去,走出换衣室时碰上了同样换了衣服走出来的达龙。

 

黑骑士替换了黑色的绢衣,甲胄也很早就脱去了,现在两条臂膀完全裸露出来,胸口和手臂上的肌肉隆起,看上去就是超级紧实有力的。略微深色的皮肤配合起来充满了男性的雄壮美,腹部的曲线也被薄薄地衬衣抱紧了一览无余。以亚尔斯兰对女性的了解,达龙只要站在那里就能吸引到足够多的女性了吧,不自觉的少年嘟起了嘴。

 

换过达龙这一边,少年替换的衣物在他看来也是可爱过头的。宽大的亚麻制衣物到腰际用缎带扎紧,更加突出了少年的细腰,同样宽大的半截裤子长度只到膝盖上方,亚尔斯兰一双形状姣好的腿基本上都可以窥视到了,替换了长靴选用了护腿的长袜,这样反而拉长了腿型。再回到膝盖,在王宫中被呵护着成长的少年白皙的皮肤,和亚麻制的衣料非常的相称。

 

【殿下这身衣服真是非常可爱。】

 

不自觉的骑士讲心里话说了出来,瞥见了少年嘟起的脸蛋,暗自觉得说错了。

 

【达龙才是,露了这么多出来,被女性们看到,一定又会受欢迎了。】

 

【我只是露出了手臂,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苦笑着达龙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亚尔斯兰会赌气,少年别过头抱着替换的衣服走了出去,骑士只得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拴着马匹的地方,亚尔斯兰负气的往自己的行囊里塞着衣服,动作有些粗鲁,让正在喝水的马儿感到了不快。明确的表达着自己不想被粗鲁的对待,马儿挪了个位置,让少年一下子够不到行囊了。

 

【哎!怎么能走呢。】

 

【难道不是殿下太用力了么。】

 

不知何时走到自己的身边,亚尔斯兰对达龙靠近的距离有点吃惊,保持着背对着对方,少年明显的觉得骑士的体温透过空气传过来。靠的到底有多近啊,在心里这么叫喊着,亚尔斯兰偷偷的转过头。发现达龙真的离开自己非常的近,少年窘迫的马上又转了回去。

 

【殿下都不愿意看着我吗?】

 

苦笑着,达龙看着开始害羞的亚尔斯兰,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少年要开始闹别扭,难道是因为自己说了他可爱。

 

【也不是。】

 

很小声的,亚尔斯兰微红着脸慢慢的转过了身子,尽管面对了达龙,但是低着头的少年不让骑士看到他的表情。

 

【殿下…】

 

达龙用如同叹息一般的声音呼唤自己心爱的人,勾起对方的下巴,闹着别扭的少年开始有些倔强,但是还是抵不过对方稍加用力的手。终于看清了亚尔斯兰的表情,达龙微微的有些惊讶。

 

红红的脸蛋,就连耳朵都开始发烫了,亚尔斯兰那双晴朗夜空一般美丽的双眸没有看向自己,可是眼角边缘有些发红。跟涂抹了胭脂一样,白里透红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

 

【不要再生气了,殿下。】

 

【我没…!】

 

刚想反驳达龙的话,亚尔斯兰看向对方,可是在眼前的居然是骑士不断放大的脸,和自己被吻的事实。突如其来的亲吻让少年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双手慌张的上下来回摆动。

 

抓住亚尔斯兰的双手,达龙一把抱紧了少年。没有发育完全的细巧的身体被揽入怀中,少年一阵僵硬,欣喜青涩的反应,骑士更加用力的扣紧了。

 

被达龙用要把自己嵌到身体里去那样力度抱紧的亚尔斯兰,全身上下都紧张的崩得和石头一样硬,不谙情事的少年不知道要怎么应对。

 

松开过分紧张的亚尔斯兰,达龙笑着在他耳边低语。

 

【殿下你不愿意为我打开双唇吗?】

 

【…】

 

看着骑士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有些撒娇的表情,亚尔斯兰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漏跳了一下,呆呆的张开了嘴,和缺氧的小鱼一样张张合合。

 

【多谢殿下,那我就不客气了。】

 

重新吻上亚尔斯兰,这次达龙顺利的滑入了对方的嘴里,轻柔的在对方的口中游走,与少年交缠。慢慢的浅浅的吻已经满足不了达龙,他加深了亲吻的力度。侧过头转换了角度让亚尔斯兰多少有些应接不暇,有力的手臂抱紧了少年,宽大的双手不再规矩的放在背脊上,逐渐的移动到腰上。

 

亚尔斯兰不知道要怎么表现才对,就在他的注意力全在嘴上的时候,腿上传来不安分的热量。达龙的大手已经摩挲着从裤腿里溜进来了,充满硬茧的掌心温度极高,慢慢往上移动着马上就要碰到大腿根了,少年这次真的有被吓到,他不知道这个让人安心且舒适的热度会怎么对待自己,仿佛被达龙的热量烫痛一样。亚尔斯兰挣扎着脱离了对方的吻。

 

【不行!】

 

出于本能的少年用被抬高的尖细声线低低的叫喊了出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话给对方带来了多大的冲击。达龙如梦初醒的看着有些惶恐的亚尔斯兰,少年气喘着,涨红了的脸颊,双眼中充满了水汽。

 

【殿下,下官失礼了,我去看看那尔撒斯那里有帮忙的。】

 

达龙是逃走的,亚尔斯兰还是看得出来的,骑士转身离开的时候那张脸上都是狼狈,少年的脑中迸发出的想法让他跌入了冰点。难道达龙只是因为过了太久的禁欲生活把自己搞错了。难道他后悔跟自己在一起了……

 

【殿下?】

 

将少年从恐怖的思维中拉回来的是一个亲切的声音,奇夫弯下腰侧着头看着在发呆的亚尔斯兰。眼前出现了如银色月亮一样的美青年,蓝宝石般的迷人双眸,紫红色的艳丽发色,奇夫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英俊男子。反观自己既没有出众的外貌,也没有过人的智谋,到底有什么能吸引达龙那样的勇者爱慕着自己,可能一切都是误会,跟刚才达龙如梦初醒的表情一样,自己也该醒醒了。

 

达龙和那尔撒斯需要的是王太子的自己,和安德拉寇拉斯三世政见不同的自己才是他们辅佐的对象。快一年的禁欲和日夜相处,达龙是搞错了吧,他现在一定是醒了吧……

 

【殿下你怎么了?】

 

【不,没事,我没事奇夫。】

 

已经快无法忍耐了,亚尔斯兰马上别过头,因为眼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了,心口被堵住的痛,让少年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他不愿意自己的想法是事实,就算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国王和王妃的骨肉,都麻木了的少年,竟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殿下!】

 

拉过准备走开的亚尔斯兰,奇夫让他埋在自己的胸前,强压着对方的头,浅色的发丝有好几根都飞散在肩头。薄薄地绢衣一下就吸收了水分,透过衣物接触到了皮肤,奇夫轻轻的叹了口气。

 

温和的抚摸着少年的背脊,美青年玩味的笑着,将亚尔斯兰整个人搂进了怀里。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殿下要是允许的话我会帮你去报仇的哦。】

 

【不行!我不能让奇夫你受伤。】

 

【我注定是被打败的那个啊。】

 

苦笑着奇夫看着抬起头的亚尔斯兰,少年皱着眉头,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了,可是也失去了一些光彩。

 

【我可能会错意了,多谢你奇夫,不过现在没事了,所以…】

 

亚尔斯兰脱离了奇夫的怀抱,那无法替代的温度,绝不是面前的人可以给自己的,绝不能贪恋别人的温度,不能再习惯那样的温柔了。

 

【谢谢你,奇夫。】

 

留在脸上的笑容很纯粹,这是奇夫印在眼底的景象,让人非常心疼。

 

——————————————————————

 

谁都看得出,离开了驿站之后亚尔斯兰不在状态,相比较刚刚到达驿站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时少年的雀跃,似乎在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耶拉姆,你让殿下做什么了?他怎么这么消沉?】

 

亚尔佛莉德靠近耶拉姆很小声的问着,小侍童露出有些好气的脸。

 

【我怎么知道啊,只是让殿下去换了个衣服而已啊。】

 

【那一定是你挑的衣服殿下不喜欢,我就说殿下更加适合那件衣服吗。】

 

【啊?怎么可能啊,你挑的那那是衣服啊,明明就是长裙了好吧!】

 

耶拉姆和亚尔佛莉德的争吵越来越大声,从衣服吵到带着的干粮,最后在那尔撒斯的嫌吵闹之后结束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都没有引起亚尔斯兰的注意,少年罕有的低头注视着前进的路,完全不去关注任何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骑士大人您知道这是怎么了嘛?】

 

很小声的,奇夫驱驰着马匹靠上达龙和沙普兰。随后聪明如流浪乐师的男人马上就猜出了几分明目,因为骑士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锁紧的眉头和连眨眼都省去的注视。

 

嘴角挂着笑,奇夫夹紧了马肚加快了脚步,来到亚尔斯兰身边。

 

【我说殿下,我们应该停下来准备扎营的事情咯。】

 

僵硬的转过脸,亚尔斯兰没有焦点的双眼看着奇夫,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那就停下吧,我累了。】

 

先头的三人组和垫后的三人组都不同程度的发出了惊呼,少年在这些征战的日子里没有说过累,一直是那么坚强。可是现在居然从他的口中说出累了,是对什么累了,从零开始的窘境还是…

 

晚餐之后,那尔撒斯到准备开始守夜的达龙那里坐下。

 

【不是我说什么,殿下的样子跟你有关吧。】

 

【…】

 

【总有一天那孩子会长大,他今后的人生需要很多人去支撑他,但是说到底你我能停留多久都要看他的选择。】

 

【我知道…也想不去改变那些信念,但是有些东西似乎超出我自己的想象了。】

 

从达龙的声音中流露出的苦涩就连那尔撒斯都感觉到了,拍了拍挚友的肩膀,军师又要回头去调停争吵的两人组去了。

 

奇夫抱着琵琶在发呆的亚尔斯兰边上坐下,少年依靠着树干,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悄然挂上枝头的银月。脑中反反复复都是早上达龙离开时的样子,越来越多的不安在心里面积聚。

 

【殿下,要不要听听看我的琵琶?】

 

【说的也是呢,就麻烦奇夫你了,为我演奏一曲吧。】

 

【遵从您的御意。】

 

亚尔斯兰接受了奇夫的好意,乐师也演奏了让人舒心的乐曲,悠扬起伏的音律让少年不自觉的回忆起这些时日的经历。从亚特罗帕提尼平原达龙找到自己的那一刻起,自己和他的命运就被串联在了一起,可是比起相互扶持,自己被他带领拯救的次数更多一些吧。

 

为自己引荐了那尔撒斯,得到了帕尔斯第一的智慧,达龙时时刻刻的都帮助自己,到达培沙华尔城之后的辛德拉,达龙每次在自己需要展现武勇时提剑而上。和巴哈德鲁的死斗,圣马奴耶尔城的果断进军,特兰的新月之战。

 

将自己的视线投向火堆旁,准备着守夜的达龙,亚尔斯兰闭上了眼睛,少年下了一个决定,履行自己的责任。奇夫的乐曲正巧在这时结束了,少年这时露出了微笑,纯粹而且甜美。

 

【殿下似乎决定了什么。】

 

【嗯,是做了决定,为了再次前行,我的确需要做好一些觉悟。】

 

【不过暂时你不用这么操心哦。】

 

轻柔的抚摸着亚尔斯兰浅色的发丝,奇夫把琵琶放到一边,挪动身体靠到少年身边,伸出手很自然的抱住了他。带着白天汗水的气味,混杂着少年的气息,奇夫很愉快的收紧了手臂。

 

【怎么了?奇夫】

 

【荒原的夜晚有些冷呢,殿下的体温现在抱起来刚刚好。】

 

【呵呵,要是对女性撒娇的话,奇夫的功力真是不可小觑呢。】

 

【可惜法兰吉丝小姐根本不领情啊,只有殿下能安慰我了。】

 

【是是,啊呼——被你这么抱着我还真有点想睡了。】

 

【那就睡吧……】

 

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亚尔斯兰的眼角都挣出了眼泪,哈欠接连打了几个之后,少年就开始不住的往奇夫的怀里靠过去。美青年很乐意的接收了靠过来的少年,调整了姿势让他睡的更舒服一些。

 

时间再往后轮转一些,加斯旺德前来替换留守后半夜,辛德拉侍卫小声的和达龙交谈了几句。

 

【达龙大人,后半夜请交给我吧,殿下那边拜托了。】

 

【啊,我知道了。】

 

走到亚尔斯兰面前,达龙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抽筋了,少年舒服的睡颜也就罢了,但为什么会在奇夫的怀里呢。而同时美青年乐师也醒了过来,苦笑着对骑士说。

 

【真是来的太及时了,骑士大人,方便的话请抱走殿下吧,我的手麻掉了。】

 

——————————————————————

 

略微有些颠簸,让亚尔斯兰从熟睡中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大脑开始对现状开始解析。看不到紫红色的艳丽发色,取而代之是被束起来的黑色长发,俊美的侧脸被一张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侧脸取代了,抱着自己手臂的感觉,还有温度——达龙!

 

【!】

 

【你可以走了,奇夫。】

 

【不要这么心急得赶我走啊,如果不是你惹殿下不高兴的话,怎么会被冷落呢。】

 

【这些也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了,我会陪着殿下的。】

 

【好好。】

 

说罢,奇夫摊了摊手准备离开了,他自然发现了醒过来的亚尔斯兰,不着痕迹的美青年眨了眨眼睛,刻意的压低声音继续和达龙交谈。

 

【我说骑士大人,你到底做了什么惹殿下生气了?】

 

【我说啊,不能打扰到殿下休息,之后我会找时间和殿下谈谈的。】

 

【现在就可以哦。】

 

【啊?呵!殿下,吵到您了吗?下官真是……】

 

【你们慢慢聊,我去睡啦。】

 

经管达龙并不想现在谈论什么,可是奇夫贼笑着指向自己怀里,让露出厌烦表情的骑士立马收回了情绪,他有些无措的看着亚尔斯兰。维持着抱住少年的样子,达龙有些拘谨的看向别处,但是手臂却相反的收紧了。

 

【明明都不看着我,却还要抱紧吗?达龙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让你留在这里的理由是出于对王室的忠诚心吗?】

 

【不!殿下,我……】

 

【如果是忠诚心的话,留在父王那里不是更好吗?】

 

【殿下,绝对不是这样的!我……】

 

【看起来应该是后半夜的替换了,达龙放下我自己去休息吧。】

 

亚尔斯兰似乎并没有打算让达龙将话说完,少年害怕着自己再待着对方的怀抱里,会不会让自己的决心动摇,挣扎着准备起身的少年被轻松的拉了回来。两人随后展开了无声的攻防,但是没过两个回合,亚尔斯兰就亲身体会了达龙作为战士中的战士的威力,自己根本逃脱不了,再加上对方似乎也不愿意放开。

 

【为什么……】

 

【殿下?】

 

达龙不知道为什么亚尔斯兰这么抗拒着自己,但是当他看到少年快哭出来的表情时,骑士更加迷惑了。

 

【早上还后悔吻了我,事到如今……】

 

【下官的确后悔这么莽撞的吻了您。】

 

【果然!】

 

【但是这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果然后悔了。】

 

【等一下殿下,您一定是误会了。】

 

【还误会,怎么会误会呢,达龙你后悔跟我……】

 

亚尔斯兰的话没有完全说出口,因为达龙将他们全部吞了下去。抢过少年的双唇,骑士狠狠的吻了上去,和白天的吻一样,浓重深刻激烈。被翻滚的无法吞咽的唾液,沿着少年的嘴角滑到下巴上,慢慢的放开亚尔斯兰,达龙并没有离开,而是抵着他的额头凝视着他。

 

【殿下,我的心意是不是有足够的传达给您呢。我是多么的爱着您,您全然不知吗?】

 

【那为什么早上你要逃走呢。】

 

看着眼眶中还有泪水的亚尔斯兰,达龙露出了浅浅的笑。

 

【下官很怕一不小心把殿下您直接吃掉。】

 

【吃掉?】

 

亚尔斯兰歪着头,先前伤心的表情不见了,转而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达龙会吃人?】

 

【不不,只是一种说法而已,就是深爱着对方永远不想分离的意思。】

 

【哦……这样啊。】

 

少年的懵懂,让骑士更加的怜爱了,整理了两人拉扯时弄乱的披风,达龙重新抱着亚尔斯兰,用披风阻挡夜间微凉的空气,在少年的耳边低沉的说着。

 

【殿下请您不要随便靠近别的男人,这样会让我嫉妒发狂的,请千万记住呢。】

 

温暖的怀抱让亚尔斯兰感到舒适而舒心,虽然达龙说的很多名词自己不是很懂,但是嫉妒发狂少年还是理解的,原来达龙也会妒忌,偷偷地笑着,亚尔斯兰闭上眼睛在最安心的人怀里继续被打断的睡梦,而且这次定会是一个确确实实的美梦。

 

Fin.


++++++++++++++++++++++++++++++++++++++++++++++++++++++++++

 感谢阅读至此的看官,不晓得各位对闹别扭的程度是否想吐槽呢……

奇夫这里仍旧是替码字员各种爱护着殿下的存在,标奇亚合适吗?

随后奉上官方最新一期的人设。


非常可爱的殿下有木有,虽然中间的某些桥段借用了其他太太的台词,但大部分还是码字员自己的妄想……以上。

 

【新イラスト&キャストコメント】
『アルスラーン戦記 風塵乱舞』登場人物ビジュアルを公開!第1弾はアルスラーン&ダリューン!小林裕介さん、細谷佳正さんのコメントも到着→ arslan.jp/2/news/index00

 


评论(2)

热度(60)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