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10.2】【间歇】夏装那之后

本篇接续着上一篇【夏装】之后,如果感兴趣可以连着上篇一起看(做广告啦!)

脑洞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一样东西,和太太们聊天的时候总能蹦出些奇妙的好玩的脑洞,但具现化实在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让脑洞停留在聊天记录真的也是个不错的选。

原以为可以写成简单的小文,不知道为什么写到一半就不行了……本着挖了坑就要填完的精神,终于努力的完成了……

以上,祝阅读愉快。

++++++++++++++++++++++++++++++++++++++++++++++


黎明头顶的苍穹展现出媚幻的色彩,失去了月光的夜空,被银河中的繁星用璀璨的小光点装饰着,东边的阳光就像渲染的光幕渗入到夜的画布中。就算如此还是阻隔不了星星的光辉,在黑夜中各种光亮开始抢夺最后停留的位置。

 

亚尔斯兰被溜进斗篷里的一丝凉意惊醒了,浑身止不住的激灵,随后不同于自己体温的手臂,一边收缩抱紧,另一边检查着斗篷将整个人严丝合缝的包裹在里面。

 

少年睁开酸胀的双眼,倦意此刻还是如此浓重,但是碰上精悍的脸庞,更多的安心感从腹底升腾起来。

 

【殿下时间还早,您再睡一会儿吧。】

 

小声的达龙在自己君主的耳边劝他再多睡一下。成年男性灼热的气息和低沉的声音都让少年有些不适应,亚尔斯兰止不住的扭动了自己的身体,无意识的动作增加了两人的摩擦。

 

硬质的肌肉散发着不同于自己的温度,少年还有些没有脱离稚气的躯体柔软带有骨感。反差的思绪在亚尔斯兰和达龙的脑中被映射出来,骑士似乎想制服有些睡糊涂的君主,在手臂上施加了些力气。

 

确实睡得糊里糊涂的亚尔斯兰被人一手抓住了,因为替换了夏装而裸露在外的腿,掌心的温度更比斗篷内上升的热量更加灼人,伴随着惊呼少年醒了过来。

 

【不要!】

 

亚尔斯兰看清眼前的人之后,才想起半夜奇夫和达龙交换了,所以陪着自己睡的人应该是眼前的骑士,才放下心就觉得自己腿上有不同的什么。

 

细嫩的肌肤很少接触自己的手和洗浴用浴巾以外的东西,亚尔斯兰的很多地方皆是如此,但是现在自己的大腿上搭着达龙的手。骑士常年用剑的掌心布满了硬茧,粗糙的大手不如说是抓着少年的腿这样更加贴切一点。

 

【殿下?】

 

看着有些发呆还是睡迷糊的亚尔斯兰,达龙试着呼唤他。

 

从睡眼惺忪一下跳跃到清醒,其实还是蛮困难的,没有完全开始工作的大脑时常会做出错误的指示。想起了前一天早上的事情,亚尔斯兰混身发出了惊觉的热量,红潮迅速的爬满身体,在皮肤上印上樱红色。

 

早上顺着自己宽大的裤腿,达龙的手不自然的摸了上来,虽然不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但是这么羞耻的事情亚尔斯兰还没办法好好的去处理。而现在又与他近在咫尺,还坐在骑士盘坐着的腿上,他的手就在自己的腿上,不是隔着布料而是直接碰在上面!少年的思绪被不知名的警铃声搞得方向全无,本能的逃离才是正解,如此这么想着。

 

【不要!住手!还不行!】

 

连着说了拒绝的词,亚尔斯兰跳了出去,整个人在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才觉得能冷静一些。

 

【…】

 

达龙有些错愕的看着逃离的少年,对方红着脸一脸慌张,才想发问背后却传来无奈的吐槽。

 

【骑士大人,天还没亮透呢,能不能让大家在多睡一下啊。殿下也是的不要用这么撒娇的声音连着拒绝啊。】

 

出声的是奇夫,乐师似乎和其他人一样在听到惊呼的时候就抓起了武器,在野外谁知道天上会不会下刀子,所以就算是在休息也是半清醒的样子。

 

【我,不是,那个!】

 

看着慌乱摇手要想解释的亚尔斯兰,出手相救的是耶拉姆。年龄相仿的少年朝着亚尔斯兰招了招手,柔和的说道。

 

【殿下,我差不多要准备早餐了,你要是愿意的话来我这里再睡一会儿吧。】

 

【耶拉姆不要我帮忙吗?】

 

快步走到耶拉姆跟前,亚尔斯兰小声的问着,说着不想睡是假的,但是想帮忙也绝对是真的。

 

【嗯,不用了,加斯旺德会帮我的,殿下快点钻进来,等下被窝冷了就不舒服了。】

 

顺应了对方的好意,亚尔斯兰手脚并用的爬进了耶拉姆的被窝,看着准备离开的少年,同样是少年的王子拉住了对方。

 

【现在时间还很早,耶拉姆也再睡一会儿吧。】

 

【可是要准备早餐呢。】

 

【一起不行吗?】

 

耶拉姆有时候完全无法拒绝亚尔斯兰的请求,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高高在上的王太子会有这样那样奇怪的想法,可是转念又想到在偌大的王宫之后孤零零张大的寂寞就让耶拉姆心酸,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亚尔斯兰的脸庞。

 

【那我也就在多睡一会儿吧。】

 

这么说着少年与少年之间露出了默契的笑容,面对面的两个人都合上了眼帘。和强大的骑士不同,年龄相仿的耶拉姆给人的感觉要柔和很多,和自己相似的体温,由于长年在山上生活,耶拉姆的身体比看上去要柔韧得多。甘草一样的气息包裹着亚尔斯兰,略微带着甜味,是还不适应酒精的少年喜欢的味道。就算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夏天,但是荒野的黎明还是会让人冻僵的,靠着耶拉姆的体温,亚尔斯兰也开始暖和起来,倦意也重新爬上了全身。

 

——————————————————————

 

等再一次醒来看到的就是耶拉姆窘迫的表情了,小侍童和亚尔佛莉德不停的争论着什么,亚尔斯兰还有些困惑,眼前递上了一块沾湿了的方巾。忠诚的辛德拉侍卫恭谨的给自己的主上拿来了擦脸用的方巾,低垂着眼帘加斯旺德看上去有些疲劳,可能是刚刚结束了后半夜的岗哨。

 

【谢谢你,加斯旺德,后半夜的岗哨也辛苦你了。】

 

【是,多谢殿下您的关心,等下吃过早饭可能就能精神点了。】

 

【这样的话就太好了,对了,耶拉姆为什么和亚尔佛莉德吵起来呢?】

 

【是因为耶拉姆跟殿下一起睡着了,没有起来准备早饭。】

 

【哎!难道是我耽误了耶拉姆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殿下,是大家都觉得你们睡得很熟,叫醒任何一个人都有些可惜才没这么做的。】

 

诚如加斯旺德说的,在法兰吉丝和亚尔佛莉德起身之后,那尔撒斯、奇夫和达龙都收拾起睡觉时用的毯子,在准备叫醒耶拉姆的时候停下了。看到两个依偎在一起熟睡的少年,所有人的脸上都浮出了笑容,那种发自于心底深处的怜爱游走期间,就连经常和耶拉姆拌嘴的亚尔佛莉德也耸着肩膀小声的嘟囔,明明还是个小鬼却要没事在我和那尔撒斯之间瞎搅和。

 

留下加斯旺德守护,其他人都开始准备早起之后的事宜了,睡到自然醒固然很惬意,但是眼睛一睁开耶拉姆就发现睡过头了。夹杂着对自己疏忽职责的愧疚,少年有些想去帮忙。亚尔佛莉德怎么能放过这种吐槽耶拉姆的机会呢,拌嘴在所难免,跟往常一样叽叽喳喳不停不休。

 

【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好还是坏,来殿下不去管他们您早上吃面包干和水果干好吗?】

 

拿来餐食的是法兰吉丝,无论何时何地这位女神官一如既往的美颜动人,优雅的坐到亚尔斯兰的身边将装着面包和水果干的小盆子递给加斯旺德,法兰吉丝为亚尔斯兰整理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多谢法兰吉丝,吃什么都可以,那我先开动了。……啊嗯。】

 

嚼着哄得香脆的面包,亚尔斯兰接过辛德拉人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热茶水,环视了一周。

 

【其他人呢?】

 

醒来就没有看到那尔撒斯、达龙和奇夫,亚尔斯兰询问开始为自己绑扎头发的法兰吉丝。

 

【他们出去巡视了,顺便去找一下附近的水源,虽然我们带着的水很充足,但是装满已经空掉的水袋还是有必要的。】

 

【嗯……嗯嗯……】

 

吃完了为自己准备的早餐,离开的三人就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想起昨天和清晨的事情,亚尔斯兰有意的回避了与达龙的亲近,就连很自然的肢体碰触都被完全避免了。感觉是自己神经过敏,少年觉得只要达龙走到哪里自己都能知道,他的体温透过空气可以直接碰到自己。就像现在,整理着行囊的骑士抓起厚毯准备走到背行李的骆驼那里,穿过亚尔斯兰的身边。就是这样完全碰不到的一闪而过都让少年全身紧绷,屏住气息直到对方走出3米开外才解除警报。

 

到底是怎么搞得。这么苦恼着,亚尔斯兰抬头发现告死天使正在自己的头顶盘旋着,带上护手。

 

【告死天使!】

 

让带有翅膀的好友降落在自己的手上,无意识的抚摸着灰鹰的羽毛,亚尔斯兰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另一个人走进了。

 

【在想什么心事呢殿下?】

 

【吓!】

 

从右后颈传来的声音带着说话人的气息拂过少年的耳朵,让本来就有些灵魂出窍的亚尔斯兰全身颤栗,受到惊吓的还有告死天使,它被走神的伙伴甩到了一边。可怜的灰鹰只能自己扑闪着翅膀来维持平衡,随后用平稳的姿势降落到马鞍上,梳理起有些炸起的羽毛来平复情绪。

 

【殿下!……您没事吧……】

 

奇夫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吓到亚尔斯兰,看着少年慌乱的样子,乐师觉得有些可爱过头了。饶有趣味的看着魂不守舍的少年,奇夫揣测着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然而这些都难不倒这位大众情人,漂亮的蓝宝石一样的眼珠在眼眶里打转了一圈,随后看着亚尔斯兰。

 

【不要突然冒出来啊,奇夫。】

 

虽然口气听上去有些埋怨,但是亚尔斯兰并没有真的生气。他仍旧低着头,却瞪着乐师。

 

【我可没有要吓到殿下您的意思呢,只是我整理完自己的东西,发现您这里完全没有进展,所以打算来帮帮您的哦。难道让骑士大人来帮您整理更好一些吗?】

 

亚尔斯兰的那双晴朗夜空般的眼睛,清澈明亮。在日光之下偶尔能看到星空的美,奇夫现在就是这么觉得的,凑近看,美丽的眼眸深处露出的迷茫和自己的身影都魅惑着乐师。

 

【奇夫。】

 

【是。】

 

亚尔斯兰平静的呼唤着奇夫的名字,后者则发现前者已经不再慌乱了。

 

【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

 

【哦,殿下拜托的事情,不要说一件就是十件一百件,我奇夫都会为你办到的。那殿下是想要天上的星星还是地上的珍宝呢?】

 

说着史诗般大话的颂歌,奇夫自带的星星也有些晃眼,亚尔斯兰遮着眼睛苦笑起来。

 

【那些我现在都不需要呢,可以的话奇夫能不能抱抱我呢。】

 

【哦~~殿下要我抱抱您呢,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啊……啊?您说什么?】

 

奇夫顺着自己的套路继续歌颂一般的说着,但是等他明白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还是停了一下。

 

【嗯,和我拥抱一下吧。】

 

亚尔斯兰重复了自己的要求,然后看着奇夫的脸色从健康的红润色变得有些古怪,看起来有点发白又有点发青。

 

【这个么,这么一大早,虽然大家都在忙,可是没准谁会注意到,不是殿下那个……】

 

【不行吗?】

 

仰起头看着还在纠结的奇夫,亚尔斯兰无意识的摆出了让人无法抵挡的表情。这时乐师也只能缴械了,抱着会被很多人背后戳死的风险将少年搂进了怀里,温柔的让被抱着的人都感觉到发自内心怜爱。

 

奇夫的体温没那么高,隔着薄薄的衣服自己也能感觉到他的身体,胸口、侧腹、手臂,让人嫉妒的肌肉分布,乐师超高的武艺也来自于他强悍的身体,另外还多加一份柔韧,所以才能这样收放自如呢。

 

【殿下,感觉怎么样呢?】

 

轻声的在自己耳边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奇夫的歌声也很美妙呢,越来越能理解为什么女性们都抵挡不住来自乐师的诱惑,再加上他本人的举止,想到这里亚尔斯兰笑了出来。

 

【嗯!可以了,谢谢你奇夫。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话一定会爱上你的。】

 

告别了奇夫,亚尔斯兰转身走了出去,有些苦笑的,乐师梳理起仍旧停留在马鞍上的告死天使的羽毛。

 

【就算您不是女孩子,我还是希望您会喜欢上我啊。】

 

扑闪着翅膀,告死天使歪着头看着眼前的人类,不知道他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

 

【加斯旺德!】

 

朝正在把行礼放上骆驼背的辛德拉侍卫挥了挥手,亚尔斯兰走到了加斯旺德的跟前。加斯旺德礼貌的低下了头,已经成为习惯的对待主人的礼节在少年看起来还是有点不适应。

 

【啊,啊,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加斯旺德不用这么行礼啊。】

 

【不,您是我重要的君主,对您表示尊敬是我的本分。】

 

严谨的辛德拉人似乎不能接受随意的招呼自己的君主,亚尔斯兰觉得现在也拗不过他,随后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加斯旺德,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

 

【是的,殿下您请吩咐吧。】

 

【你能拥抱我一下吗?】

 

【……】

 

对着亚尔斯兰的要求,加斯旺德睁大了琥珀色的眼睛,吸进肺里的那一口气好长时间都没有呼出来,紧绷着全身。

 

【不行吗?】

 

【吓!……】

 

彗星一击,加斯旺德不断的在心里暗示,没事的你的皮肤足够黑看不出脸红,没是的不会败露的,没事的只是拥抱一下而已!

 

【不是的……殿哈……%¥@】

 

加斯旺德突然连帕尔斯语都不会说了,深吸了一口气,辛德拉人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平复着情绪,然后看着自己的君主。

 

【殿下我失礼了,请原谅我的僭越。】

 

【嗯,请吧。】

 

张开双手,亚尔斯兰环住了加斯旺德,辛德拉人也将少年拦在双臂之间。似乎习惯了酷暑的加斯旺德的皮肤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冰凉一些,前襟完全打开着,让脸颊可以贴在胸前,心脏强有力的跳跃着。加斯旺德的武艺也得到过达龙的赞同,果然身体也是非常的结实。

 

松开开始僵硬的侍卫官,少年笑了起来。

 

【让加斯旺德离开自己的祖国来帕尔斯不会太过勉强你吗?】

 

【不,如果不是殿下,我恐怕很早就没命了吧。除了想报答您的恩情之外,殿下也是我一心一意想要侍奉的君主,请您不要再这么想了。】

 

看着加斯旺德慢慢的回复原状,亚尔斯兰告别他走向别处。

 

——————————————————————

 

【法兰吉丝,现在有空吗?】

 

放下小小的布包,女神官转过身看着走过来的少年。

 

【是,殿下有什么要事吗?】

 

【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只是想麻烦你一下呢。】

 

【嚯哦,请您说说看吧。】

 

法兰吉丝墨黑色的长发被她随意的拨到身后,等待着亚尔斯兰的要求。

 

【请你拥抱我一下可以吗?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啊。】

 

看到女神官因为自己的要求有些睁大了眼睛,亚尔斯兰连忙摇着手准备解释,可是随着法兰吉丝露出笑容,少年紧张的肩膀才放松下来。

 

【殿下这个愿望很容易实现哦。】

 

说完法兰吉丝就轻轻的抱住了亚尔斯兰。女性丰盈的身体让少年怀念起记忆深处对乳母的记忆,那个不怎么漂亮的乳母也是经常这样温柔的抱住自己。区别与普通的妇人,女神官的身体更加紧实,淡淡的香气。亚尔斯兰的女性关系并不复杂,自己的母妃泰巴美奈也从没有这样抱过自己,垂下眼帘,少年离开了女神官的怀抱。

 

【法兰吉丝遵照着密斯拉神殿上一任女神官长的旨意来帮助我,到目前为止都辛苦你了呢。本来你留在培沙华尔也行,毕竟你是神官,父王不会为难你的。现在却要跟着我们在荒野里露宿。】

 

【殿下我的确是遵照了那位啰嗦的已经过世的女神官长的旨意前来帮助您的,但是我认为愿意留在您的身边是我自己的想法。】

 

朝着亚尔斯兰眨了眨自己漂亮的翡翠色眼眸,法兰吉丝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精灵在很多时候愿意陪伴在心灵纯洁的人身边,而殿下您就是这样的人,在我眼中您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精灵。而撇开那些不谈,我也非常期待看到殿下您所创造的帕尔斯的未来,请让我在您的身边看着这一切吧。】

 

【嗯。能受到你的期待,我可要更加努力才是呢。】

 

——————————————————————

 

【那尔撒斯?】

 

无奈的看着吵吵嚷嚷的二人组的那尔撒斯,完全没发现背后有人走近,多少对自己的大意有些吃惊,明亮发色的青年军师转过头朝着少年君主微笑起来。

 

【殿下您叫我吗?】

 

【嗯……耶拉姆和亚尔佛莉德这次是什么在吵架呢。】

 

越过那尔撒斯,亚尔斯兰看向一边吵架一边整理行装的两人。

 

【他们已经将吵架当做空气来处理了,来殿下我们去那边。】

 

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那尔撒斯推着亚尔斯兰走到另外一边,看着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两人就连智冠帕尔斯的那尔撒斯也束手无策。

 

【啊,我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嚯哦,要我帮忙?】

 

眯起眼睛,那尔撒斯随意的拢了一下掉到脸上的头发。

 

【嗯,那尔撒斯能不能拥抱一下我。】

 

维持着之前的表情,停留了几秒钟,那尔撒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是没什么问题哦,但是殿下,可能之后会有些小骚乱还请您不要被吓住哦。】

 

这么说着那尔撒斯将亚尔斯兰抱进了怀了,稍长随意搭在肩上的头发也有一些落在了少年的肩上。

 

第一次见到那尔撒斯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充满了书卷气,明亮色的头发和端正的面容给人的印象很柔和。在接触了之后发现其实这个人并没有看起来这么温柔,超过常人的智慧也让人欣喜他是作为同伴的人。很多时候看着那尔撒斯的智慧和达龙的武勇,让亚尔斯兰一再庆幸这两个人是同伴而不是敌人,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要面对这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能有什么办法。

 

即使离开了书桌,那尔撒斯身上仍旧有一股墨香,比起拿剑可能这位自称画师的男人更加愿意使用画笔。

 

【那尔撒斯,为什么你和达龙愿意留在我的身边,父王那里不是能更多的展示你们的才华。】

 

【殿下,我不招您父王的喜爱这您也是知道的。】

 

【但是用到目前为止的功绩……】

 

【不,那些在您自大的父王看来都是我这个小人卖弄头脑的小伎俩,他可不愿意将一个麻烦人物留在身边。至于达龙么,殿下真的希望他留在国王的身边吗?】

 

含着笑意,那尔撒斯感觉到手里面的少年僵硬了起来,透过纤薄的布料少年的体温传达过来,自己手臂碰到的地方传出更高的温度。

 

【我!那个,达龙他,不是。】

 

就好像做了坏事被发现一样,亚尔斯兰结结巴巴的开始窘迫起来,但马上环境就发生了变化。

 

——————————————————————

 

【殿下!】

 

突然的浮空让亚尔斯兰回忆起自己多次被提起来的经历,谁可以单手轻松的将自己举起来,在这些日子里已经是在清楚不过的了。再加上那个熟悉的吼声,少年的表情即无奈又有点愉快?至少最后那尔撒斯是笑着对自己摇手告别的。

 

【呐,达龙能把我放下来了吗?】

 

看着身边的景色在迅速般变换着,就算是荒野也有些树木和枯草团。亚尔斯兰对着将自己掳走的骑士开口问道,对方很明显的僵硬起全身,随后停了下来,可是没有放下少年的意思。

 

【殿下…殿下为什么要…】

 

达龙看不到亚尔斯兰的表情,自然少年也看不到骑士的脸,可是两人贴近的身体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对话就这么开始了。

 

【殿下您怎么…不…】

 

【达龙你到底要说什么?】

 

【您怎么能别人随便抱你呢!】

 

【为什么不可以呢?】

 

【这不是当然的事情吗!能抱您的只有我啊!哎!不是…那个…】

 

【达龙你是这么想的啊。】

 

【不,那个下官实在太不知轻重了,怎么能说这么僭越的话呢。】

 

【放我下来。】

 

因为看不到亚尔斯兰的表情,所以达龙并不清楚少年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说的,他有些后怕,害怕万一放开了少年会不会失去他,骑士无言的收紧了手臂。如果达龙这时候能看到亚尔斯兰的表情,他就不会有后怕这样的顾虑了,因为少年整张脸都红透了,和成熟的苹果一样透亮娇艳的红色。

 

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亚尔斯兰想逃开达龙的钳制,这样是很危险的,骑士只能不弄伤对方的情况下按住他。但是减少了衣物和还没有好好适应这项变化的少年又反应过度了,达龙宽大的手掌托着亚尔斯兰的小屁股,手掌的温度很容易的就透过了薄薄的布料传达给了少年。

 

【呀!达龙你在摸哪里啊!】

 

【殿下请您不要乱动啊,这样很危险!】

 

【但是你的手!】

 

砰!

 

要扛着一个14岁快15岁的少年并不是一件累事,但是要是对方在挣扎就算是达龙这样的勇士也不能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扛的稳稳当当。失去平衡的两个人眼见就要撞到地面了,荒野的地面土质看似不硬,但撞上去一定很痛吧。亚尔斯兰闭紧了眼睛做好撞击的准备,可是真正撞到的是有些柔软的地面,但还是好痛。

 

捂着自己的脸颊,亚尔斯兰坐了起来,胯下坐着很明显不是地面的支撑物,紧实而且温暖,这样的座椅对过分敏感的少年而言又是刺激。惊弹着准备站起来,亚尔斯兰却被达龙抱进了怀里,被骑士苦闷的表情震慑到的少年,这次就不打算反抗了。

 

果然自己熟悉这个怀抱,和别人的完全不用,达龙的身体更加紧实,相比加斯旺德的肌肉更加有力,和那尔撒斯身上的墨香不同,达龙身上有一种强有力战士的气温,比较奇夫的柔韧,更多了一份坚强。这个人既是守护着自己最坚实的盾牌,同时也是自己的利剑,抚摸着宽厚的背脊,给予自己的实在太多了。

 

【呐,达龙,在培沙华尔城的书房里读兵法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本民间小说。】

 

停顿了一下,亚尔斯兰架在达龙的肩膀上的头歪向了一边,整理了回忆继续说下去。

 

【可怜的女孩被恶领主看上了,帮助她逃离的青梅竹马原来只是想霸占她家的田地,被发现败露之后,青梅竹马居然起了杀意,在千钧一发之际碰巧路过的青年救下女孩。那个青年还帮助女孩夺回了家里的田地,巧妙的周旋了恶领主。最后才知道青年其实是隔壁领地的新领主,无以为报的女孩只能以身相许。】

 

说完了故事,少年吸了口气,还打算接着说。

 

【达龙,我可能不是国王和王妃的儿子呢,尽管我还很迷茫,但是如果那是真的我就无法回报你们对我的付出了。原以为可以慷慨的在复国之后赏赐些什么,难道我也只能以身相许的来报答你们吗?】

 

【你们!殿下!以身相许只能是我啊!】

 

一把拉开距离,达龙有些着急的看着亚尔斯兰,随后看到少年有些迷惑的表情,骑士转念想到可能少年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以身相许。

 

【殿下,请恕下官无礼,您知道什么叫做以身相许吗?】

 

【难道不是帮忙做事吗?可能在那尔撒斯那里会有些问题,毕竟耶拉姆和亚尔佛莉德都好能干的样子。】

 

明显被曲解了,但可能也有好处,不过说到底究竟是何人在培沙华尔的书房里放了这么无聊的书啊!此时培沙华尔城内好多人喷嚏四起,奇斯瓦特回忆当时的场景,还以为是开战前发生了集体流感这样的囧事,幸好打完喷嚏似乎也就结束的样子。

 

【以前听到吟游诗人传唱的歌谣里,好多都是女孩以身相许给高贵的男子,然后幸福的生活着,难道不是去他们家做帮佣吗?这样还能多挣些钱回来,隔壁家的大姐姐以前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哎,其实不是那个意思,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殿下能告诉下官难道您是想着以身相许的事情才拥抱大家的吗?】

 

【嗯,是这样啊。】

 

【那有没有和谁说过这个想法?】

 

【还没有呢,刚刚想问下那尔撒斯我能为他做什么就被你打断了。】

 

心里大喊太好了,达龙却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清了清喉咙,骑士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少年。

 

【殿下您不需要考虑报答我们的事情,能辅佐您是我们自愿的。撇开君臣,下官的这份爱慕不知道殿下您是不是打算回应呢。】

 

……

 

看着少年脸庞的颜色转换,达龙温和的笑了,手掌摩挲着攀上亚尔斯兰的脸颊,害怕自己掌心的硬茧弄疼对方,骑士控制着手里的力气,感受着少年不断上升的体温。蜂蜜酒壶打翻了一样,甜甜的醉人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动,亚尔斯兰好像被酒薰的有些迷糊了一样,眨了两次眼睛,晴朗夜空般的眼眸被蒙上了一层水雾,浸润着夜一般的透亮。

 

亚尔斯兰对达龙凑近的脸庞还有些抵触,绝对不是出于拒绝,只是少年还不习惯这样的接触,嘴唇相抵之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无论是第一次在培沙华尔城里,还是第二次在驿站旁,亚尔斯兰都非常的紧张。初次是紧张达龙会不会拒绝自己,再一次是紧张要怎么应对,但这次是紧张什么少年有些想不到。

 

被达龙用舌头撬开自己的嘴,亚尔斯兰只能顺从对方的要求乖乖的张开嘴。侵入到自己口腔的对方柔情似水,充满着热情缓慢的亲吻着自己,诉说着对自己的爱意,少年知道只有这个男人才能让自己这样怦然心动,其他人就算是在重要的伙伴,他们也给不了自己这种名为爱情的情感。

 

【我可以回报达龙的爱慕,所以……】

 

指腹划过亚尔斯兰湿润的嘴唇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达龙凑到两人鼻息间的距离停下了。

 

【殿下大可不必承诺什么,让下官爱慕着您,能这样接触您就够了,殿下要背负的是整个帕尔斯,让下官支持着您就好。】

 

【嗯…】

 

乖巧的点了点头,亚尔斯兰回到了达龙的怀抱中。


FIN.


++++++++++++++++++++++++++++++++++++++++

吐槽是少不了的,说殿下不造以身相许合适吗,回不合适吧,说一定不能知道!不然就不好玩了。

没什么搞笑天赋的码字员,吐槽倒是很到位……呛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希望以上的小文能让大家欢乐一下,以上。

巴望着王都三通版的本子,汇率不停的涨涨涨,运费我还负担的起吗……求安慰啊……_(:зゝ∠)_

评论(13)

热度(55)

© 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 Powered by LOFTER